›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9年05月19日

【劏房蝨樂園】$2,300劏房每晚要噴殺蝨水 政府懶理義工出動免費捉蟲

建立時間 (HKT): 0519 06:00

夏天,為大家帶來美腿,更大鑊的,係帶來蝨患。

梁偉林每月領取$1,800綜援租金津貼,半年前搬到葵涌舊唐樓40平方呎、沒窗沒熱水的板間房,連水電費每月 $2,300,熄燈之時,送蝨患。「(啲蝨)好似開大食會咁㗎。痕啦,你瞓到半夜突然有嘢咬你,就醒了,拍落去滿手血,就知係蝨。唔夠瞓㗎,但我有安眠藥食,還好。」夏天板間房裏卅多度又悶又熱,偉林穿齊外衣長褲長襪,開大兩個風扇來睡覺,床頭的牆上,斑斑黑印像狂野的塗鴉。他用滅蝨水噴濕紙巾蓋上,殺得幾隻,阻得一時,有時嬲嬲地用火機燒牠們。牠們咬人愛淺嚐,行兩步又咬一口,傷口多數三五成群。偉林的枕頭上,牆上都是點點血迹與血痕,是殺蝨時留下的。偉林每晚都會噴殺蝨水,趁蝨子靜下來時食安眠藥睡覺 :「少噴一晚蝨水就全跑出來,我有時落街坐到9點多,眼瞓才回去睡。沒法啦,只能租舊樓,舊樓多數都有蝨有白蟻,也沒法子。」

滅蝨義工大作戰
亂放蝨蛋,好易將蝨趕到隔籬屋,曾有整層公屋,或者整個單位的劏房都是蝨的新聞。請滅蟲公司,小單位收費千多二千元,保養期三個月,但要清空屋中雜物得另收費,清潔不夠徹底又會復發,窮人難以負擔。阿軒是「建。祝義工隊」的主席,發起了「建祝/足印滅蟲聯盟」,並由「施永青基金」贊助,每星期都會為社工機構轉介的低收入戶滅蝨。出動一次9至10人。

他們會預先全屋灑滿俗稱DE粉的矽藻土,牙膏裏都含這成份,對人體無害,但蝨沾到它,會被吸乾水份而死。幾星期後入屋,遍地屍骸。

第一步是全走廊先噴滿會殘留的滅蝨水,免「生還蝨」逃鄰家。

床褥(「食物」之所在),床頭,牆邊,床角為蝨竇重災區,折掉後全噴滅蝨水,膠袋封好免蝨跑出來,貼上警告字句免鄰居取用,才送去垃圾房。

雜物,特別是木傢俬,藤椅、竹蓆、紙、窗簾布、衣物、插蘇口等都是牠們藏身地,能丟就丟,不能丟就要用60度熱水或熱風機殺蝨。

他們另徵集了二手傢俬為蝨戶替換,事後義工們到體育館洗澡換衣服,清潔乾淨才回家。

30博士教授組滅蝨組
床蝨一隻最長4.5mm,交配一次就可不停繁殖,一星期產卵25粒,蟲卵6星期成年再交配,成幾何級繁殖,而且牠們不怕冷不怕熱,三月不吸血也不死,非常恐怖。50年代左右,香港蝨患嚴重,後來居住環境改善,蝨患幾乎滅絕,但近年竟有回歸之勢。一來居住環境擠逼,傳來傳去,這樣明顯變成社區問題。
今年1月,中文大學社會系教授黃洪與三十位教授、科學家、律師等,成立「香港滅蝨研究行動組」,訓練學生義工走各區,收集蝨樣本,針對本地蝨做滅絕研究。希望針對本地蝨,找出適合的生物防治方法。四、五年前,他聽街友投訴,劏房有蝨而瞓街;或做麥難民。可惜因為蝨吸食一次血可兩個月不吃不喝,細菌都在牠體內消化了,不算傳染病毒,所以政府覺得不必用傳染病的方法管制,香港的蟲鼠隊裏,也沒滅蝨服務。

中大生命科學學院退休教授趙紹惠加入團隊,負責整理樣本。她覺得這是社區衞生的問題:「政府不正視這問題,但$1,800的綜援租金津貼,只能租到環境不好,有蝨的房屋,為避蝨去瞓街、做麥難民,又要去看醫生拿藥膏,其實增加了開支,錢都是白花掉。」外國早有研究一些滅蝨菇菌。「讓蝨吃下菇菌孢子,牠不會即死,但帶回竇裏,然後全滅掉。」又或者用3D技術,把這些菇菌打入紙、牆或甚麼物料裏,蝨們不喜歡這些物料,自會遠離。她現在不時跟學生們去住戶收集樣本,希望找到本地蝨的特性,以生物科技解決蝨患問題。

記者:陳慧敏
攝影:潘志恒、鄧鴻欣、張志孟、鄭明川
編輯:鄒仲安

-----------------------------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fb.com/food.appleseed/

---------------------------
【六四30】守住歷史 拒絕遺忘
https://hk.adai.ly/zdzKtt2RiW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