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9年10月09日

【抗暴●精神人物】「光復香港,時代革命」成反暴政象徵 抗爭者×地厚天高導演×梁頌恆:「梁天琦是一種捨身精神」

建立時間 (HKT): 1009 06:00

「光復香港,時代革命」─七月以來,抗爭現場人人朗朗上口,一呼百應,更以口號入歌,大家都盼望黎明即將會來臨,香港,真的能光復;時代,能掀起一場革命。這句是以梁天琦為代表的「本土民主前線組織」,在2016年新東補選時提出的競選口號,短短幾個月的反修例運動已演變至今天的抗暴之役,「光復香港,時代革命」成為不少香港人的共同理念。有人說因為受梁天琦影響而走得更前,由和理非轉為支持以武制暴;有人感激梁天琦為後來者播種,身體力行實踐信念。到底身在獄中的這位先行者,是否無形中connect了今天的香港人?

相關新聞:【梁天琦上訴‧圖輯】「十八」歌聲響徹金鐘道 千人徒步追隨囚車 陪梁天琦走一段路

人民不應害怕政府 政府應該害怕人民 因為主權在民

「『當有朝一天我不再是做自己的時候,請你們將我拉下來。』因為這句話,我決定加入本民前,為梁天琦助選。」自言在2014年第一顆催淚彈炸開後,就回不了頭的前線示威者蚊仔,傘後積極為本土派組織助選,其中一次,是梁天琦於2016年參與的新界東補選。「以前我遇到的所有政客,選舉時的所謂政治承諾,都是沒有履行過的。因為香港行政主導,讓立法會議員做到的事很有限,選舉承諾說得冠冕堂皇,但明明做不到。而梁天琦真正展現到自己的承擔:當我不再代表到選民,就用選票或任何方式把我拉下馬,一個完善的選舉應該是這樣。」

2016年,梁天琦代表本民前,參加新界東地方選區補選,同年2月因為參與旺角騷亂而遭逮捕。新界東補選,他最後以66,524張高票數落選。梁天琦打算參選9月立法會選舉,其後被選舉主任要求簽署確認書,表示放棄支持香港獨立的政治立場,但最終仍被取消參選資格。走勇武社運路線,抑或為實現成為代議士的政治理想而忍受胯下之辱、自我禁聲走入議會,天琦曾一度掙扎。

從政最大恐懼是漸變成自己唾棄的人,無法抵擋這股趨勢,惟逆流而上,惜最後仍是無功而還,蚊仔說天琦的經歷帶給他很大衝擊,「梁天琦選舉被DQ,之後去Plan B(由青年新政召集人梁頌恆及前本民前成員李東昇合組名單出戰),後來更入獄,對我來說感受很複雜。他為了不讓人DQ 就要不斷隱藏自己的政治理念,結果是無論怎樣做,政權仍褫奪他被選舉權利。那事之後我對議會路線感到絕望,進去前可以篩選,拿着幾萬有民意授權的選票進去議會,他都可以DQ你,那刻覺得,香港出路只有街頭抗爭。」

因為在街上看到的一張本民前政綱,新東補選時決定加入做義工為梁天琦助選的Haylie,訪問當天帶來了那張深深打動她的藍紙,她把政綱過了膠,珍而重之,當初政治理念未能實踐,然而已植根於很多人心中,在今天萌芽。「本來沒太留意本民前這組織,直到有天收到政綱,拿起他們文宣一看,不得了,覺得很感動。原來真的有批人想像過香港的藍圖,城市規劃怎樣、房屋怎樣、文化保育怎樣,我看後很有共鳴,因為這也是我想要的香港。因此我幫他們做義工、擺街站、派傳單。」政綱有段說話說,梁天琦決心參選,是想喚醒更多人抵抗中共的赤化,捍衞香港的核心價值和本土文化,他希望香港是屬於香港人的地方,而不是屬於其他人的地方。Haylie念念不忘,重看政綱仍然覺得心酸,「唉,我不知怎樣說,很想哭。」

相關新聞:【梁天琦上訴】大狀指案中被告不算集結最多僅是「兄弟爬山」 法官坦言不懂此用語

「革命本身就是說,社會結構和權力分配根本性的改變,一個從上而下的改變叫改革,一個從下而上的改變,叫革命。」─梁天琦

「很多人聽到革命就以為要流血打仗,他口中的革命不一定是這樣,而是在說一個由下而上的改變。」四個月的運動已變成一場反暴抗共的革命,Haylie認為不能沈迷於一種抗爭方法,而是由下而上地想出各色各樣方法,撼動政治體制、商家及打壓人民的勢力。「願意由舊時代走去新時代,就是革命。」Haylie覺得香港人進化速度令人驚訝,越來越多人嚮應不坐港鐵,棄用八達通,甚至大家有第一次真正罷工,雖然效果未如理想不夠持續,但看得出大家有思想上轉變,「我們現在沒有所謂大台意識,人人用盡不同方法,有人上前線,有人開國際戰線做文宣,這些其實都是口號中所說的革命。」人會腐敗,但理念不會腐敗。不迷信某些政黨,不神化某些領袖,發自心底的改變,其實都是一種自我的救贖,自我的革命。

從「知行合一,世代革新」到「光復香港,時代革命」

本民前起初以「知行合一,世代革新」作為口號,然而覺得難記又不突出,就改了做「光復香港,世代革命」,蚊仔坦言,當初並不認同由「世代」改做「時代」,他認為當時的選舉是場世代之爭,從本土出發的傘後素人挑戰傳統政壇勢力,對抗上一輩支持的泛民或建制政治理念,「梁天琦最後把世代改成時代,他認為這是時代革命,不是世代革命。因為變革跟改變,不視乎一個人的年紀,而是看他能否追上時代步伐。」

2016年本來代替梁天琦以Plan B名單參選,最後卻因宣誓風波被DQ的梁頌恆,回憶當時改口號過程,「改變社會權力結構和社會體制,就是革命。梁天琦認為香港人身份認同不應以年齡階層或身份地位劃分,只要抱持同一理念,願意為這地方付出,就是一場時代革命。」回望2014年傘運,梁頌恆想起當時強烈的政治潔癖,怕畫面不好看而禁止別人以武制暴,甚至篤灰,「2016年調返轉,大家打算初一開開心心食魚蛋,食環和警察來到開打,很多人本能地選擇反抗,亦因此失去自由。魚蛋事件激發很多激烈討論,到底抗爭路線應是怎樣,如何團結不同意見,才誕生今天核心理念:不篤灰不割席不指責,勇武和理非團結共生。」梁頌恆感慨,沒有2016年,不會有2019年的今天,是一批先行者付出的代價,換取今天香港人的生存空間。

支持街頭抗爭的蚊仔亦認為,魚蛋革命解除香港人對以武制暴的禁忌,反修例短短幾個月,已打破過往幾十年都戒不掉的道德潔癖,「2014年赤化迅速,但港人進化緩慢。」6月大家高舉不割席不篤灰不阻止不指責、Be Water等抗爭原則,彼此提醒別重蹈傘運覆轍;由全民穿黑衣戴口罩都有猶豫,到自動black bloc保護自己;以前爆玻璃被指責是鬼,到現在運動發展不足一個月,7月1日已衝入立法會,連偏向傳統政治勢力的學者、泛民光譜人士翌日也紛紛寫文出Post為行動解畫,「完全沒想過反送中進化得這樣快,那刻覺得香港人很勁,真的能不斷衝破心理關口。」

在沒有英雄的年代裏 我只想做一個人

「以往別人都將我塑造成聖人,認為我熱情、決斷、有理念、有原則,其實我只是凡人,不是超人。可能有一天也會成為政棍,被人唾罵為議席、為十萬人工甚麼都可以出賣。」2015至16年短短半年,梁天琦自言由一個藉藉無名、從無想過要改變香港或從政的「廢青」,變成很多人眼中的希望,但他說不想做英雄,被捧得最高的人最終會被拉下來,歷史只會記住成功的人而不是Loser。

《地厚天高》中的梁天琦比較立體,不再只是鎂光燈下雄辯滔滔的風雲人物,鏡頭後的他會脆弱、會迷茫、會搞爛gag。一直比較抽離地拍攝天琦的《地厚天高》導演林子穎(Nora)曾經相信,紀錄片拍完後,梁天琦不會消失,她有機會深入認識對方更多,「因為他是我拍攝對象,當時我因為工作而去嘗試理解對方,而不是親身體驗,很多他說的東西,要到我走到同一個位置,才明白他當初的情感。」隨時間推移,作品給Nora帶來更多體會,包括對天琦的理解與同理心,「很多事情令我回想起三年前拍攝的回憶,例如現在說的蒙面法、暴動,梁天琦說過的話,回想起一切就想,如果他看見這一刻就好了。可惜拍完這套戲,他就失去了自由,而這戲的迴響,男主角全都見不到聽不到。」

由反修例到衍生六大訴求,至今天運動演化成抗暴戰役,兄弟爬山,各自努力,取代昔日總站着政治明星引領群眾的大台,然而抗爭每到樽頸、茫然若失之時,越來越多人高舉梁天琦代表的理念,把他視為精神領袖,「人性本身需要這樣一個圖騰,在不同社運發展中,總希望有神般的人來打救我們,但那人都只是平凡人,這樣有點不負責任。」Nora思忖,希望天琦身上不會貼上太多標籤,好像出來就要成就大業,「人們對他少一點期望,他會輕鬆一點。我只想他快樂。」

與其把梁天琦奉為領袖,蚊仔認為他更是一個先行者,「黃台仰和李東昇去了德國,天琦選擇留下來接受審訊,因為他想證明香港是有人為了自己政治理念而完全獻身,即使他失去的是最光輝的六年。」社運是條curve,總有人衝前探路,再帶領後來者慢慢居上,「現在反送中那些中學生、大學生、專業人士就正正在做這件事,代表天琦捨身為人的精神已種下香港人心中,變成共同信仰。」


果燃台 紀錄片

地厚天高 Lost in the Fumes (2017 香港)


記者:王秋婷
攝影:果籽攝影部
編輯:鄒仲安

-----------------------------
【撐學生】
召集有心人 撐學生全年睇《蘋果》
立即按此
-----------------------------
《囚牢之疆》 專頁
揭開集中營邪惡面紗
今日新疆 明日香港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