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果日報 | APPLE DAILY
›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2009年03月31日
馬上成為壹會員

FacetoFace:
試做低音王

張敬軒笑言自己口味老餅,有八十年代情意結,所以新碟《Love&Living》找一班前輩音樂人出手相助,要由高音王過渡成為成熟歌手。不再高音?放心,徐日勤踢爆,說作給他的一首《單打獨鬥》第一稿被Ban了,因為張敬軒公司嫌這首歌不夠高音,不收貨。張敬軒想洗脫高音王之名,難了。

記者︰黃家欣
攝影︰伍慶泉
服裝︰InduHomme、H&M
場地︰朗豪酒店TheBackyard(35523200)

張敬軒

歌手。2001年於國內出道,推出首隻單曲《Myway》,即高踞全球華語歌曲排行榜兩周冠軍,曾創作《Hurtsobad》、《笑忘書》等歌,2007年奪叱咤樂壇唱作人金獎,2008年奪叱咤樂壇男歌手銅獎,並憑《酷愛》奪叱咤樂壇至尊歌曲大獎。

徐日勤

活躍於八十年代的音樂創作人,近年多擔任演唱會音樂總監。曾留學美國,是音樂大師顧家煇徒弟,黃霑盛讚他是「香港流行樂壇第二代精英」,曾跟譚詠麟、梅艷芳、陳百強等合作,作品包括《相思風雨中》、《只因愛你》及《從今以後》等。

張=張敬軒 徐=徐日勤

唱低音一樣要實力

張敬軒,除了他的一男、一女緋聞情人外,最叫人記得的,便是他的靚絕高音。他每首大熱歌,總有一、兩個位高音得叫人在K房掟咪,一直以此作賣點的他,直言想洗脫高音王之名,今次新碟還親自作曲,希望打造一個低音版的張敬軒。

徐︰我Send《單打獨鬥》第一個Demo給他時,竟然被Ban,因為他公司說這首歌未夠高音,個Range唔夠闊太保守。於是我重新聽聽他的歌,發覺他的Range真的幾大,於是重新為他訂做一首難度極高的《單打獨鬥》,這是我一生中作過Range最闊的歌,足足有十七度。

張︰我不是刻意以高音作賣點,今次最新大碟,我自己也作了一首歌,律旋相當的平鋪直敍,沒甚麼高音,碎碎念似的。有時也不得不承認,初出道年少氣盛,比較Aggressive,總愛以唱到幾高音來證明自己實力,來到這階段我發現,原來唱低音也很有難度,有沒有實力,你唱第一句,唱第一個音,其他人一聽就知道。

徐︰這是由燦爛歸於平淡吧,我贊成你說法,《單打獨鬥》也不是為高音而高音。不過無可否認,唱到高音的確是個話題,電台都會多播幾次,我交Demo第一稿時,大家都認為《單打獨鬥》去到某個位,應該可以再爆一點,我覺得也對,於是退回來的Demo,我再改。

張︰對呀。過去3年一直唱好高音的歌,自己也唱得有點悶,還要考慮年紀問題,過兩年我便30歲,不能一直唱高音唱下去,不得不承認,人到了四、五十歲,身體機能一定會退化,到時候開演唱會叫我怎樣唱?與其再搞甚麼Gimmick突破,我寧願做一張平淡但Longlasting的大碟。

台上的張敬軒

一曲錄了60Take

《Love&Living》請來多位八十年代音樂人相助,張敬軒不怕老土嚇怕歌迷,反而希望吸納更多跟他一樣喜聽陳百強、梅艷芳的歌的樂迷。「我年紀不小了,總不能再扮Cute唱歌。」此話一出,連徐日勤也讚他思想成熟,對,人到了某個年紀就應該成熟,看娛樂圈那班20歲尾30歲頭還在扮少女的藝人,我反而想吐。

張︰我對八十年代的歌曲有情意結,現在的歌全部是K歌格式,聽了第一段,已估到之後的段落怎樣唱,幾大熱的歌也不耐聽,不像八十年代的歌,首首都是經典,好似《問我》的旋律到現在也一樣動聽。

徐︰《問我》不止是八十年代,其實是七十年代的歌。

張︰我希望張敬軒能夠做到一隻大碟,幾十年後再聽也一樣動聽,就算不屬這個年代,也希望是自己的Greatesthits,所以《Love&Living》這張大碟,我找了八十年代的音樂人合作,令歌曲和歌詞都充滿廿多三十年前的感覺情懷。跟前輩合作學到很多,他們相當有原則,當年科技未如現在般發達,不能逐個音用電腦執音,每唱錯一個音都要從頭錄過,我錄阿Lam作曲的《相對論》,便足足唱了60個Take。

徐︰這首歌難度很高,最初我以為錄完音要用電腦大執,不過他表現得出乎意料的好,錄音過程很順利,只錄了4、5小時便完成。

張︰跟前輩合作一定有無形壓力,我錄音前兩日便開始練歌,免得耽誤錄音時間。有壓力其實是好的,壓力會變動力,他們做音樂的態度非常認真,不靠電腦,今次合作有很多得着。

徐︰《單打獨鬥》要用弦樂襯底,我到廣州找樂團演奏,其實可以用電腦做弦樂,不過這張大碟的Concept是原汁原味,所以才打消這個念頭。

張︰多謝公司肯花Budget做碟,今次成本比平時高50%。

徐︰以前市道好甚麼都要最好,不用講Budget。

張︰現在挺悲哀的是,做甚麼都要看Budget。

八十年代情意結

陳百強超級Fans

緣份真奇妙,徐日勤說1989年他第一次找林夕填陳百強的《從今以後》,20年後,有一個陳百強的超級Fans張敬軒,再度憑《單打獨鬥》撮合他倆。軒仔說今次的新歌歌詞大有八十年代文縐縐味道,感覺連以前的林夕也回來了。

張︰當年我第一次來港,沒到海洋公園,而是到將軍澳拜祭Danny。我一直想請勤哥為我作歌,結果一聽《單打獨鬥》前奏,已很有Danny影子。

徐︰早前在劉家昌的音樂會聽你唱Live,我覺得你唱得出譚詠麟、Danny一輩歌手的味道。

張︰Danny對我的影響很深,我覺得自己的Range跟他很相似,要不是他死的時候,我已經出世,我會懷疑自己是他投胎。

徐︰你技巧比Danny更好,歌聲更具爆炸力,不過Danny是獨一無二的,那種憂鬱氣質別人模仿不來,其實可以用電腦做一個你跟Danny的Medley。

張︰我心願是推出一隻翻唱陳百強歌曲的大碟,到時你要繼續替我監製呀。

後記

張敬軒主動提起曾於《勁歌金曲》表現失準的舊事,「那時因為日日都唱,便掉以輕心,其實唱歌一疏懶不練習,就會退步。」反省後,行動最實際,「劉家昌演唱會的第一天,我記不熟歌詞,要戴眼鏡看Plasma電視,但這影響了發揮,所以那晚回家我就開始背歌詞,背到凌晨四點,結果真的唱得好了。」走音,回家喊多少遍也於事無補,最重要是錯就要認,別諸多藉口,下次再唱好點吧。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