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09年08月14日

FacetoFace:
下川美娜×胡渭康 動畫歌不兒戲

動畫歌,有人覺得它幼稚,又將它與兒歌掛鈎,覺得它兒戲,但波兒的手機鈴聲不時在你的身邊響起,小記的電話鈴聲,也用了下川美娜翻唱《福音戰士》的《殘酷天使的綱領》,你身邊可能會突然聽到胡渭康的《黃金戰士》開首「烏蠅都嚇死,貓兒都嚇死……」,動畫歌,豈止兒歌咁簡單,更是不少人心目中的經典,見證一個又一個的年代,動畫歌並不兒戲!

記者:張一豪
攝影:譚盈傑
場地:萬麗海景酒店

胡渭康

1982年首屆新秀參賽者,跟梅艷芳同屆。初出道作個人發展,唱了《怪物小王子》、《電子神童》及《黃金戰士》等動畫歌,1984年成立小虎隊,成員有胡渭康、孫明光及林利三人組成,唱過《忍着淚說GOOD-BYE》及《伴我啟航》等經典,而小虎隊的動畫歌就有《未來警察》。

下川美娜

01年前參加富士電視台的選拔節目「台場風!!」的第1回試驗中與田中麗奈、矢作美樹被選中組成少女偶像組合「格仔娘」。之後單飛。自從發行《最遊記》的片尾單曲「Alone」後,開始於動畫歌曲領域中活動。以《驚爆危機》的主題曲廣為人認識,也參與配音工作。

下=下川美娜
胡=胡渭康
記=記者

從偶像到動畫歌手出道

下川美娜,出道10年,以動畫歌廣為人識,近年更走遍亞洲多個地方演唱;胡渭康,算一算出道都有27年,最近因為6月小虎隊在演唱會重組,引起意想不到的迴響,更令不少人重新找回胡的舊歌去聽,一個日本人,一個香港人,都因為動畫歌,微妙地聯繫起來。

記:下川小姐,為了了解一下今日的對談對象,先聽聽「William潺」(胡渭康)的作品吧!(跟住小記放了在youtube找來的三首胡渭康舊動畫歌給下川聽。)

下:「William潺」好有型啊!剛才聽了三首歌,我只認得《怪物小王子》(其餘兩首是《電子神童》及《黃金戰士》),我小時候都有看過。

胡:哈哈,一聽這些歌就透露了我的年齡秘密,我係一件恐龍活化石,超過40歲了!

下:吓!難以置信啊!我知道William潺是位大前輩,但絕不相信你有這麼大年紀!

記:大家當年都是打算做偶像而出道,對唱動畫歌有甚麼感受?

胡:哈哈,我15歲參加新秀出道,當時都係一個老套故事,就係陪朋友去參加新秀,不過入圍的是我,之後就入行。最初年紀仍細,都無想過為甚麼去唱,只是諗住玩玩,而且那個時候自己都有看動、漫畫,所以叫我唱卡通片主題曲,覺得好玩就唱。最估不到是6月重組,真是好意外,估不到觀眾反應這樣好,我們三人都玩得好開心,而且可以有好多事可能接踵而來,不過未成事,仲未可以透露。

下:我就好喜歡唱歌,高中畢業之後,就去參加面試,最後入圍,做過組合,之後有機會個人發展,更和廣瀨香美合作過,之後發覺自己越來越愛音樂。後來有機會唱《最遊記》的片尾曲,開始跟動畫歌結下了不解緣。最意想不到是那些作品因為在海外受歡迎,令我亦有得着,多了很多海外的Fans。

動畫=幼稚?

好多人將動畫歌分類為「兒歌」,其實兩者是不同的,兒歌是為小孩創作,可能內容是幫助他們成長的歌曲;動畫歌,跟電視主題曲一樣,很多時都是為一個動畫而創作的歌曲,隨着動畫內容的多元化,動畫歌不再兒戲。

記:覺得動畫歌兒戲幼稚嗎?

胡:當然不會。我現在都有睇動畫,特別係一些動畫電影,好多的內容都不是只供小朋友欣賞,有時它的主題歌,內容都好有意思,不一定是給小孩聽的兒歌。也講一些當年有趣的事你知,《IQ博士》本來我都有機會唱,我和阿梅一齊去試音,隻歌因為個Key不高不低,大家都唱了幾個版本,效果都不太理想,最後阿梅用了玩玩吓扮聲的方法去唱,效果好得意,所以用了她的版本。另外《黃金戰士》入面,有隻片尾叫《小小朋友仔》,這隻歌的Key好高去到HighA,係隻好講技巧的歌,我都不是兒戲地唱。

下:日本動畫已經發展得好成熟,所以動畫歌都越來越多元化。以前可能有些專門唱動畫主題曲的歌手,他們雖然唱動畫歌,但實力都被肯定,好像水木一郎先生,堀江美都子小姐,他們都是唱得好好的前輩。而隨住動畫越來越流行,好多流行歌手都有唱過動畫歌,而且在樂壇上面都得好好成績,我亦是流行歌和動畫歌都有唱的歌手。

記:聽動畫歌都有得着吧?

胡:對,其實我覺得動畫歌有個作用,因為歌曲本身與動畫作品有聯繫,可以帶聽眾投入另一個世界,聽到那首歌,就好似進入同動畫有關聯的世界,可以想起當中好多有趣的地方,並不是叫你逃避現實,但係的確可以抽離一下,係一個好好的減壓方法。

下:呢一點我都認同,我自小就好喜歡看動畫,好似《多啦A夢》、《蠑螺小姐》等,在這些作品裏面,其實都教識我喜怒哀樂等,這些學校沒有教過我去表達的情感,而透過這些動畫的主題曲和音樂,就令我和它們再聯繫起來,令我可以想起透過作品學到的感情表現方式,都是我在聽動畫歌上面的得着。

文化的橋樑

看到下川在香港動漫節做表演嘉賓,聽眾的反應熱烈,還有不少Fans在台下跟住唱,我亦想起當年其中一個令我學日文的動力,就是看動畫和聽動畫歌,學了日文,令自己受用無窮,很多人看來無聊的孩童玩意,其實都有它的作用。

記:你倒覺得動畫歌有無用呢?

胡:其實上次演唱會有意想不到的反應,我覺得係好多人都好緬懷從前,特別是近年的香港,好多舊一輩的歌手,再出來都有很好的反應,就證明好多人都很想懷舊。香港近年都越來越都市化,但對城市保育就不太重視,只不過近來民怨沸騰,再拿出來討論,但我01到07年移民英國一段時間,回來好多地方都不同了,現在想保都太遲;我唱的動畫歌,都代表了我們這一代人的童年,令人回憶起過去的一些場景,所以到現在都有這麼多人喜歡,都是跟很多人想緬懷過去有關。這些都是我的動畫歌帶來的作用吧。

下:我覺得在我日本人的角度來看,動畫在國外受歡迎,而我投入自己的感情去唱動畫歌,得到大家的認同,除了肯定自己的存在感之外,更可以令日本以外的人可以認識多啲日本文化,雖然語言不同,但因為透過大家認識的動畫作品,再聽我的歌,令大家打破語言隔膜,成為文化交流的橋樑。

胡:係,雖然如果要聽動畫歌,我都係比較喜歡聽原版多一些,但音樂無疆界,我又不排除我們唱CoverVersion的作用,可以令小一點的孩子更易投入一些作品,好似《超人迪加》之類,而好多人都是因為喜歡動漫作品,再進一步了解日本文化。

下:對,對,我今次的新推出的CD《翼》,入面就有《老鼠愛大米》的日本版,雖然不是動畫歌,但我知這是中港台很多人都喜歡又認識的歌,希望唱給這些地方喜歡我的人聽,也希望我日本的Fans可以認識日本以外的歌,令大家可以有多一點的了解。

最後胡渭康跟下川交換了CD,下川更希望有機會跟「William潺」合作,進一步作文化交流!到時不如來一次胡版《驚爆危機》×下川版《黃金戰士》,應該相當有趣吧!

《翼~VeryBestofMikuniShimokawa~》

8月最新推出的精選專輯,是下川出道10年來的集大成,還特別附上一張在亞洲活動的DVD,舊Fans聽起來特別有親切感,亦是認識下川的一隻入門專輯。

後記

做訪問前,要做功課,重溫了多首二人的歌,「金光閃閃多美麗,金光閃閃叫人迷,常伴着不肯放低,這小小朋友仔……」,又有《Alone》的日文歌詞「乾燥的風吹過,街道也似乎也凍結起來,幾多個季節,沒半響就流逝過去了……」交替在耳邊響起,原來動畫也陪住自己成長超過30年,和不少人一樣,幾多個季節,沒半響就流逝過去了,我亦慶幸因為走過的日子,有這些「朋友仔」總算給我們打發過不少枯燥的日子。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