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4年03月15日

親子專欄:(愛的覺度)意外(上) - 康婷

剛開完會回到辦公室,時間是下午兩點,手機響起來,雖然認不出電話號碼,我還是接聽了。從哭聲與背景噪音之間,我聽出是我家外傭:「嗚嗚……嗚嗚……很多血。對不起太太……」我的心立刻化成冰跌進無底的深海裏,時間彷彿停頓了。這個時間,外傭應該跟我兩歲的女兒在灣仔上幼兒班,但電話裏頭外傭說她們現正在中環,而小女兒受了重傷。性命為重,我撇下腦袋裏的狐疑,指示外傭立刻帶女兒去找附近的兒科醫生,我踏着四吋高跟鞋趕去醫務所,一萬條問題不停在我腦袋裏轉來轉去,女兒傷勢到底有多壞?為甚麼沒上學?為甚麼她們在中環?外傭為何不用自己電話?那電話屬於誰?我的辦公室與醫務所只有15分鐘路程,但我的恐懼,擔心與憤怒將那15分鐘變成了一輩子的長。
在我打開醫務所門之前,我深呼吸讓心情平復。曾看過一些書說,小孩最能感應身邊人的情緒,他們能從身邊人所發出的能量感應到環境是否開心、失落、安全、危險等等。此刻我只能將內心的恐懼收起,把笑容擠到臉上,推開門叫:「我的寶貝!」女兒整個臉與裙子都是鮮血,但她一看到我便甜笑,細聲回應:「媽媽!」
我極力保持笑容,但心是徹底的碎了。 我從沒嘗過那麼深的痛,這個痛遠遠深於我20小時的生產過程。
由見到女兒到目送她進入手術室這三個小時,我沒有跟外傭說任何話,只冷靜地叫她陪着我,希望她在旁親身感受女兒的傷痛,看見她所受的苦。外傭的眼淚一直在流,其實在醫院辦理手續之際,我分別打了兩通電話就立即把事情弄清了,我致電到外傭的手提,接聽的是的士司機,原來外傭帶着女兒從我家乘的士到環球大廈時,把手提遺留於的士內,我再打剛才收到的陌生電話號碼,證實剛才女兒在中環環球大廈附近發生意外,這位路過的好心外國人,看見女兒滿身血,便借電話給外傭。
幸好女兒不需留院,回到家已經是晚上九點,女兒因服過藥熟睡了,我吩咐外傭坐在客廳桌上與我談談這天的事,我告訴她我已知道真相,請不要跟我說謊。她一邊流眼淚一邊說對不起,說帶女兒去與她的朋友一起吃飯時發生這意外,女兒才兩歲不會告密,我向她解釋我要她整天陪伴着我,因為只有我們一起經歷,才可減少同樣事情再發生的機會。
然後我宣佈不會解僱她,她很驚訝,萬分感激,我提醒外傭這決定純粹因為我明白女兒跌倒是意外,而意外有可能發生在任何人身上,這次大話令我暫時不能信任她,但我願意給她一個機會,慢慢重新建立信任。
自此我聘請了全職司機和成熟的保母看顧女兒,外傭職責只限於家務和做飯,類似的事情也沒再發生,年底我繼續發放可觀的獎金給這外傭。但這段五年前發生的事,卻令我從新檢視自己在家庭的角色,和女兒的關係,甚至驅使我從商界退下,當一個全職媽媽 。(待續)

作者:康婷
曾是一間頂尖美國投資銀行的管理層,科枝網創業者,現在選擇做最熱愛的工作:家中一腳踢的媽媽。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