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果日報 | APPLE DAILY
›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2015年04月13日

【寵物籽】流浪動物的「無國界醫生」

【寵物籽:寵愛生命】
養寵物其中一個令人卻步的原因,是醫療費比人還昂貴。
香港沒有一個人人能負擔的公立動物醫療系統,以受政府極少資助的愛護動物協會為例,急症診金為一千三百元至一千六百元,非急症的需要先交二百二十元作會員年費,再另繳二百二十元至四百二十元基本診金,加上吊鹽水、抽血、電腦掃描、組織切片化驗、全身麻醉及藥物等費用,結賬隨時要數千甚至上萬元。
家養一寵物,固然能應付,獨立動物義工們面對的是日復日救回來的流浪動物,靠的是自掏腰間錢和社交網站上微弱的捐款呼籲。當拯救動物演變成與金錢掛鈎,何其悲哀?於是,有小部份獸醫關診所大半天,以低廉費用為義工醫治貓狗。這些愛心獸醫,都是義工們眼中的「無國界醫生」。

傅醫生 無懼驚青狗咬臉

獨立動物義工無組織支持,他們是一群利用私人時間,自資購買糧食和貓狗日用品,出心出力地照顧流浪動物的無名天使。
非牟利保護遺棄動物組織「Lifelong Animal Protection Charity(LAP)」主席陳靜怡(Jen)不算獨立動物義工,自從六年前辭去廣告公司一職並加入LAP,便經常與義工出入大小荒山。她告訴我,義工們抱着重傷貓狗衝入獸醫診所一刻,常會被其他主人嫌棄,部份職員會暗示醫療費高昂,怕義工們走數,也有因為怕得失客人、怕流浪動物發惡或弄髒診所,甚至怕客人被牠們身上爛肉嚇倒,而請義工們離開。就算診所接收了動物,義工們還得自資或求助社交網站及親朋好友。Jen坦言以組織身份行事,更容易獲取社會的信任,可是LAP經費亦不過來自幾位幹事和市民捐款,資源捉襟見肘。因此,她們眼中的善良獸醫,除了願意接收爛身爛世的動物,還要懂得為義工着想,善用那筆緊拙的資金,拯救最多的生命。

僅有六個鐵籠作「病房」

去年十二月,Jen抱着從船廠救出、半個背部連皮帶肉被扯起的唐狗女Tiffany,跑入傅欣兒打理的獸醫診所。傅醫生一如既往,診所當日謝絕外來客人,專心診治奄奄一息的Tiffany和同行中一樣來自船廠的三隻成犬。狗女皮開肉裂,傷口難以縫合,小診所內只有三位職員,統統來替牠挑出堆滿傷口的蛆蟲,清洗患處,和綁上紗布。三隻成犬經簡單治理後便被帶走,獨Tiffany需留院,診所內僅有六個籠作「病房」,牠便佔了比較大的一個。三日後,狗女回復意識,開始緊張,受驚過度的牠咬傷了醫護人員的腳和臉,傷口嚴重得需縫針。每次傅醫生完成當日診症,替牠換紗布時,狗女都會掙扎和失禁。診所充斥着讓人窒息的臭氣,傅醫生會和客人一一解釋診所狀況。不怕得失貴客,全因傅醫生相信天下間所有主人都愛護動物和尊重生命,定會理解自己對流浪毛孩子們的一顆熱心。若客人說介意呢?「那我們診所配不起尊貴的他了。」傅醫生瀟灑地說。
留院數月,Tiffany失禁情況稍改善,但還是偶然要為緊張發狂的牠先短暫麻醉,再在纏上紗布前,於傷口處塗蜜糖以供應營養。四年前診所開張,傅醫生便一直接收由Jen帶來的傷患動物,每次動物所到之處都需消毒清潔,很多時得收拾殘局至夜深。Jen至今依然對傅醫生感到不好意思,倒是一班無怨無悔的職員們說她「想太多」。

熊醫生 送牠們健康身體與心靈

獸醫診所內,儀器動輒逾二十萬元,加上不斷增加的租金, 獸醫熊健麗感慨在香港經營良心企業實在難。四年前,她走出服務了七年的愛護動物協會,自立門戶。區內同行已相繼縮減生意規模,惟小妮子一直堅持接收由不同動物團體帶來的傷患動物,包括LAP,而且每次也僅象徵式收取藥物成本費。口裏雖說要衡量收入和支出,她仍每星期平均將診所關上兩天,照顧這些沒有主人的小生命。
這天正午,診所門口又駛來了一輛小型貨車,七隻剛從鬼門關逃出、被Jen從漁農處救來的小狗在籠內跳跳紮。司機和診所職員合力將籠子捧入診所,籠底堆着不少糞便,職員紛紛蹲下仔細清理。大家看着飛撲清潔布的狗寶寶,都慶幸牠們沒想像般骯髒。Jen將為牠們作出領養呼籲,洗澡、檢查身體、杜蟲和洗牙等前期工作都在這裏進行,有時驗出有小腸氣、耳膜發炎和生癬等毛病,還得留院診治。合共不過八百呎的兩層診所,二樓整齊排着六個籠,霎時間就堆滿小狗。能明白義工們苦況,只因熊醫生見識過太多不斷付出的動物義工;相反,每天又總有不少主人到協會,因太太懷孕、家有孩子等原因要棄養寵物。她感慨自己能做的,就只有送牠們一個健康的身體、心靈,還需一個珍惜牠們的家。

別讚我偉大

截至去年,香港法例《獸醫註冊條例》指出我城註冊獸醫共七百二十名,大部份在二百間獸醫診所內私人執業,其餘則任職於不對公眾開放的公營機構如政府部門、海洋公園和香港賽馬會。獸醫和動物比例為一比一千二百,可我相信這並不包括由義工們自願擔起的十萬隻流浪動物生命。傾談間,Jen和兩位獸醫總着我別寫她們偉大,可在我眼中,她們就是動物們身、心靈上的仁醫。

動物公立醫院 世界性新概念

動物公立醫院是種新概念,不少國家正逐步建立動物公立醫院,並以不同優惠向市民推廣服務。

台灣:公立狗血庫 捐血兼檢查身體

國立臺灣大學於二○○九年成立全國第一座狗血庫,捐血的狗可獲得原需一千元台幣的血液相關疾病篩檢服務。此外,國立中興大學和國立嘉義大學等已附設動物醫院,市民到國立收容機構領養之動物,均可免費獲身體檢查和診症。

德國:政府資助民間組織建措施

德國沒有公立收容所和醫院,但政府會直接將預算撥給地區民間的收容所和醫療團隊,包括土地和水電方面的資助。

美國:州立大學設診所

不少州分的州立大學均設公立獸醫學院,並提供獸醫服務。在美國作開業獸醫,要終生接受政府認可課程的培訓和考核,因此社會地位甚高。

香港:有一間民運「街坊診所」

二○○五年,靠公眾捐獻營運、僅收取藥物成本費的「香港非牟利獸醫診所」由一班志願人士成立,翌年正式登記成為公共性質的慈善機構。主席曾指香港政府的政策向來以土地主導,而動物醫療永遠是最後考慮,不會獲得撥地。

記者:許 政
攝影:林栢鈞、楊錦文、許 政
編輯:陳漢榮
美術:黃創泰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