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果日報 | APPLE DAILY
›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2015年04月23日

【專題籽】林敏驄 梁栢堅 改詞點只得啖笑

【專題籽:音樂入魂】
「這夜我又再獨對,夜半無人的沼氣。穿起你的椰衣,重演某天的好戲。」早在李逸朗未唱哭喪版《傻女》前,林敏驄在九十年代已把這首陳慧嫻金曲歌詞改成《傻佬》。那時二次創作蓬勃,無厘頭只求得啖笑,還可出碟,Why not?現在改詞,同一首歌收起一點無厘頭,多點諷刺時弊,變成:「似被老豆困住了,沒法完成這齣戲,慘給拘禁的齊昕,行蹤每天都詭秘。」《狼女》改詞人之一梁栢堅說,生於不同年代都有一個命、一份責任,以改詞幽政治一默不是最和平的抗爭方法嗎?八九十年代的改詞人,以無厘頭見證百花齊放的年代;現在網上改詞人,以鍵盤見證一個抗爭年代。

林敏驄:文字威力 一言難盡

要認識一個填詞人,當然由歌詞開始。既可寫到深情的《忘不了你》:「如何喜歡你,如何結識你,我似是一一的淡忘」、獨具慧根的《梵音》:「慾望就是一種虛空的苦痛,由它虛空」,又可以寫到玩廣東話俚語的《狂野的蕃茄》(惡搞郭富城《狂野之城》):「二十六夜,廿六舊蕃茄,食到我嘴都歪」,能夠遊走大智慧與無厘頭之間,被譽為惡搞始祖,林敏驄玩弄文字的功力無可置疑,「文字嘅威力可以去到幾盡?真係一言難盡。」大師有何高見?愛故弄玄虛的他也有認真時,「如果只以填詞嚟講,你攞張A4紙出嚟,畀支筆你,叫你寫幾隻字,可以令到人笑、令到人喊,咁你話威力有幾大?」
自言出道幾年已經寫盡所有想寫的詞,林敏驄填詞一直以快見稱,今次為郭子健新戲《全力扣殺》作主題曲,只用了半小時填詞,「已經冇乜挑戰性,唯一未寫過悼詞。」九十年代,他已經與曾志偉在亞視主持《開心主流派》,不斷惡搞當時的熱門歌曲,以前惡搞完全不怕被人告侵權,還可以出碟賺錢,「嗰陣我哋已經搞緊二次創作,只不過以前好似冇乜人做過,觀眾一聽就覺得好勁,一隻惡搞碟《冇有線電台》都可以賣到幾十萬隻。」那年代就算連大台的《歡樂今宵》都正正式式惡搞鬥扮嘢,有誰會不記得盧海鵬扮羅文穿件乾濕褸唱《幾許瘋語》?還有燦神扮蔡楓華唱《蝕到空虛》?「惡搞背後目的係乜?我哋以過癮為出發點,好似《酒杯敲你頭》咁,冇意思㗎,但你笑囉。」冷面笑匠似笑非笑的說。無厘頭惡搞是八九十年代最大特色,也是其中一個主流文化,低趣味、玩食字、爛gag是用另一個角度表現粵語味道,每個年代都有獨特的幽默風格,早在四五十年代的鄧寄塵和新馬仔,甚至是七十年代的尹光及鄭君綿,都曾把英文歌、民謠、粵曲或廣東小曲改詞,成為琅琅上口、充滿本土特色的歌曲。

MP3出現 判音樂死刑

不少填詞人小時候都惡搞過熱門歌曲,鹹濕、粗口、諧音,曾經是不少人童年回憶,「我中學都係將許冠傑首《紙船》惡搞畀啲同學唱咋嘛,二次創作一向都有生存價值,有啲現成嘢畀你去做,等你覺得自己係個創作人咯。」誰最怕二次創作呢?「俾人笑、尷尬嗰個一定最唔開心㗎,我唱咗首歌好紅嘅,你就整到鬼五馬六,佢咪可能唔鍾意囉,好似鄭敬基首《酒杯敲鋼琴》,整到酒杯敲你個頭,仲要你阿媽話痛喎……但諗深一層其實都係幫你宣傳啫,冇乜所謂啦。」說到原創,曾在訪問中提過收歌曲版權費都夠飯食、已是既得利益者的他不屑地說:「自從MP3出現後,所有音樂都已經死晒,香港音樂界已經係夕陽工業,做嚟都係多餘,自己𠱁自己。」身為創作人都落井下石,還是只眷戀自己的美好年代?

投身YouTube開《冇有線電視台》

林敏驄自稱不認識現在集合了最強創意的高登論壇,「我淨係識Golden Scene。」看似沒與時代接軌的他其實早幾年已投身YouTube,成立《冇有線電視台》(《Moyaosin TV Channel》),看準網路人流大而成為YouTuber,不時惡搞電影,創作無厘頭歌,「網民同一般電視機觀眾都一樣,都係鍾意坐喺個mon前面搞吓呢樣搞吓嗰樣,喜歡睇一啲與別不同嘅元素。對創作人嚟講其實冇衝突,原創又好,改編又好,都係想做一啲好創作出嚟之嘛。」
講到尾,其實只想博你一笑,就如今次在郭子健新戲《全力扣殺》中飾演一名儍儍癡癡、經常飲醉酒的前羽毛球國家隊冠軍球員一樣,笑料百出,可以說是最搶眼角色,「角色冇得選擇,導演派乜角色我就演乜,正如你一出世嗰日,畀乜角色你你就演乜角色,順其自然。」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時代角色,由樂壇最百花齊放的年代走來,林敏驄的角色已達無厘頭化境,「得啖笑,開心咪算咯。」

梁栢堅:你拎住報紙×佢冇用㗎!

《七警》改編自梁漢文《七友》,「『暗角黑警好多,未入罪打人的有太多個,多過六個,警署惡警好多,你信禿鷹還是太傻』,點解會寫到呢啲詞,因為你對呢啲事太不滿或覺得太荒謬。」梁栢堅說。他曾出版評論廣東歌詞的散文集《雷詞》,林振強是他最欣賞的填詞人,現在全職寫作的他一年前還在中環銀行上班,公餘才填詞。他自小已改教會學校詩歌集《崇拜手冊》歌詞,改詞經驗三十年,認為改詞應盡量貼近原唱版本,界線越模糊越好,「如果連阿神(Eason)喺演唱會都唱錯,分唔清唱緊惡搞定原唱版本,咁就最高章。最經典例子係『龍虎豹好睇,好睇,但又好鬼貴』,好多人都未必知出自譚詠麟《夏日寒風》。」文字威力有多大,身穿黑色「D7689」tee的他拿《蝙蝠俠》裏的小丑做比喻,「佢話乜係破壞力最強?火,然後燒晒啲銀紙。成本細,破壞力強。」
當一首高登改詞歌點擊率可以高過主流歌,有人甚至會聽完改詞版本才找原唱版本來聽的時候,這反映了大部份人已轉向網上世界聽所謂的主流歌,也表現了文字的影響力。星星之火可以燎原,更何況這個上網還多過看電視機的時候,這足以讓當權者害怕、尷尬,「每日發生咁多荒謬嘅事情,你拎住報紙×佢冇用㗎,咁咪自己落手落腳用呢啲方法抗爭,呢種方法仲和平幽默,得啖笑!」網上二次創作最大特色是諷刺時弊,政府近年急不及待修訂版權條例,縱然口裏說保障作者版權利益,但卻疑似在收窄言論自由,梁栢堅竊笑:「你可以控制人嘅行為,但你控制唔到我哋嘅思想,除非殺晒啲人囉。」未有互聯網的年代,唱片業蓬勃,音樂人台前幕後都賺錢,填詞人可全職寫詞為生,拆版稅、演唱會播或唱幾多就分幾多,「八九十年代香港歌手其實好有錢,多錢到一個地步係乜都夠膽玩,乜題材都有,冇所謂㗎,連無綫嘅《笑聲救地球》呢類有政治成份嘅節目都可以照播。如果我生於嗰個年代,我填嘅詞都可能只係風花雪月,一定唔係做緊𠵱家嘅嘢。」

以筆作劍 笑中有火

相比八九十年代的無厘頭惡搞、二次創作可公然在大台播放,現在生態轉變,「主流冇嘅,啲人咪自己做番出嚟咯,好似Mocking Jer(學舌鳥)咁,自己拍片作歌擺上網,收視分分鐘比主流媒體高。人係有創造力㗎嘛,後生仔創造力仲勁,周不時係佢哋嚇番啲大人,你睇吓班學民思潮!」訪問中,梁栢堅多次盛讚現在的年輕人創意超強,最表現到香港人性格特色──靈活變通!「網絡係佢哋對主流嘅定義,一起身就上網睇有乜hit,即改即出,𠵱家係個主流跟番佢哋走,你睇吓《紅Van》同《一路向西》就知。」生於亂世,惡搞歌詞充滿政治色彩,以幽默對抗不公不義。反觀主流樂壇,歌手自動滅聲,即使填詞人「有話說」也只能隱隱晦晦,只盼有心人聽到弦外之音,音樂其實是啟蒙的咒語,「唔同年代出世,都有你要做嘅嘢同角色。」他的時代角色便是以筆作劍,調侃諷刺,極盡搞笑之能事,笑中有火!

記者:胡靜雯
攝影:黃子偉
編輯:陳漢榮
美術:吳子豪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