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果日報 | APPLE DAILY
›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2015年06月04日

【專題籽】女子音樂清泉 拒絕倒模

【專題籽:音樂入魂】
主流樂壇,光怪陸離,歌手活在度身訂做的商業形象裏,倒模製作成一位位市場需要的所謂超級巨星。舞台上,不是巨肺吶喊便是洗腦歌,女歌手唱慘情歌,觀眾早覺無味。早幾天遇見「女流」兩位獨立女歌手和女子樂隊「雞蛋蒸肉餅」,她們於獨立清泉自由游弋,一支結他,一把聲音,一點叛逆和偏執,足以回歸音樂樸實多元的本質,還原樂者原貌。勇於打破傳統,一班女仔,誓讓香港音樂華麗轉身。

唐藝、盧敏、陳韞,三人名字順口又順手,初聽「女流」以為是小清新組合,其實是三位同時出道和發佈唱片的獨立女歌手。三人認識於文藝復興基金會的夏令營,文藝復興其一發起人黃耀明(明哥)看中幾位女孩的潛力,希望以「文藝復興創作資助計劃」資助三人出唱片,為香港音樂帶來小衝擊,「三人風格迥異,音樂觸感獨特而深入,表達媒介也不同,有粵語、英語、國語歌,同以女性角度表達對成長的看法,是現時樂壇少見的風格。」資助計劃幫助她們每人出一張唱片,正式發佈不久已收到令人驚喜的成績表,「頭幾日唐藝和盧敏的歌分別上了iTunes榜首,還未有宣傳已有人買,為她們打了支強心針。」Once in a life time,三位女孩人生首個舞台,在資助計劃下暫時完成了小目標。
訪問當天,陳韞在美留學,席上只有兩位女流。一身長裙的紅唇唐藝,說話時手舞足蹈,興起時忽然高歌自high,作風跟她搞鬼幽默的作品同出一轍;盧敏則安靜質樸,外表弱不禁風,開口卻是爆炸力驚人的聲音,拎起結他,是她最誠實面對自己的時候。二人性格風格相異,但同有想法、態度;冷靜與熱情之間,有種年輕女孩的破格和韻味。

「女流」唐藝:生活細節是靈感泉源

「幸福就是每個月的姨媽都正常,幸福就是坐在馬桶上永遠通暢」乍聽副歌劈頭而來一句歌詞,笑翻了。這是唐藝唱片中的唯一一首慢歌《天氣這麼好,我卻在煩惱》。初聽前奏以為是慢調情歌,唐藝卻單刀直入,以生活最貼身體驗表達對幸福的看法,顛覆大眾對浪漫曲風的想像,有意想不到的詼諧,「上年我因為減肥過度而月經久久不來,有天在北京某間café以為來了,卻原來沒有。在馬桶上氣餒之際,便唱了一句『幸福就是每個月的姨媽都正常』,我立即用電話錄下來,便成了首慢歌。我的MV也是在廁所錄製的,哈哈!」生活細節是唐藝的靈感泉源,同樣在浴室醞釀的《Goodbye, Dick》,則結合了由朋友間收集回來的前度「賤男事迹」──「說好請吃飯結果總是我買單,你腳踏兩船原來我是小三」;《你的孩子會聽着我的歌長大》以獨白表達對女性被定型的控訴;《Why on my bed》和《Just be gay》,從歌名已直接聽到對性別的反思。「我很古靈精怪又愛表達自己,喜歡用寫劇本方式寫歌,但主題一定要base on生活,若無特別事情發生便寫不出來。」顛三倒四,嬉笑怒罵,眼前大情大性的女生選擇以輕鬆方式表達不滿,「人生太艱難,需要幽默感!」畫龍點睛,她喊出了她的座右銘。
唐藝十多歲自福建來港,不時有人視她為來港玩音樂的異鄉人,「港漂」稱謂卻讓她感到不自在,「分類是很殘忍的事,音樂人是一個身份,我就是我,就是熱愛音樂的人。」明哥認為有更多不同背景的人才能讓本地音樂更多元化,並非只選擇聽某地區作品,「香港人有時很二元對立,這也是讓唐藝在狹縫中學習自處,與這地方和人建立關係的機會,也是受眾接愛不同音樂的機會,這是我揀這三個不同背景女孩出唱片的原因。」

「女流」盧敏:把初夜感覺譜成歌

相對唐藝的癲狂與直白,盧敏作品較迂迴內斂,坦誠面對生命中的經歷與情感。盧敏是在香港長大的美籍華裔,十三歲開始學結他,十九歲寫了第一首歌《初夏》,「這首歌其實是寫我初夜。」歌詞委婉,只見夏季蟬聲樹影,卻留有豐富意象和想像空間,「我不打算直接告訴別人歌的主旨,每人也有自己理解的空間和意義。」盧敏的歌,淡淡的哀傷,淺淺的吶喊,寂靜而不歇斯底里,這種氛圍是來自她自身經歷,「我有焦慮症和社交恐懼症,因此作品都圍繞那種狀態下的感受。」Party後的空虛感給了她一首《We try to remember》;《喜歡更多》為成長中的孤獨開闢情緒出口;《Let me in》以中英文合填,寄予脫去硬殼讓別人認識的希望。音樂,未必是直接治癒,卻是表達自我最有力的媒介。
相比主流女歌手被定型的美麗形象,唱別人寫的歌,走別人設計的舞台,二人更能突破刻板和禁忌,以生活實踐和印證音樂。明哥說:「社會框架太多,有不同潛規則禁制人的表達,就連講句粗口也犯禁,尤其對女生。女流就是以自身角度切入音樂,把她們認為重要的內容直接表達,就像是盧敏的歌講初夜,女仔為甚麼不能談論性?Just be truth to themselve!這是主流歌較少有的東西。」

「雞蛋蒸肉餅」:音樂是數字遊戲

在一個找不到入口的牛頭角工業大廈中,indie band聚集之地,我找到她們。門一開,沒有肉餅味,只有一室薄荷綠帶來的小清新,眼前四位女生,在沒有夾過dress code下是同一色系打扮。樂隊「雞蛋蒸肉餅」(GDJYB)不能定義為小清新,作品也不如隊名般啜核口水歌風格,她們玩的是風格和節奏多變的數字民謠(math-folk)。
每次說起「雞蛋蒸肉餅」我也嘴饞,以為隊名有特殊意思,原來只是兩年前參加草民音樂節時改的隊名,「當時有兩首表演歌也是食物名,加上隊員愛吃鹹蛋蒸肉餅,但鹹蛋不健康,便改了做雞蛋。」三年前已組隊的「雞蛋蒸肉餅」原本玩民謠為主,某次夾band結他手Soni忽然興起彈了幾個數字搖滾音樂的beat,大夥兒覺得能與民謠擦出火花,便將兩種音樂風融合,成為別樹一幟的數字民謠,「一般用結他或bass玩的樂曲拍子是七拍四,流行曲和舞曲是四拍四,math-folk節拍複雜,聽上來也難捉摸,有點rock味,重鼓等敲擊樂,聽起來很有層次。」
四人席地而坐,起初面對鏡頭表現得很拘謹,當叫她們互講對方性格,有機會互相取笑時,可愛性情原形畢露。剛辭退廣告工作、全心投入音樂的主音Soft,自小接觸外國民謠,雖不諳樂器,但自言「聲音便是樂器」,包辦填詞之餘,同為樂隊「美術總監」,負責製作宣傳物品和MV;金髮少女YY是去年才加入的電子結他手,隊友形容她是專注勤力的「舞術指導」,曾在演藝學院學舞,負責MV的舞步設計;經常「搭錯線」又愛思考的Soni彈電子結他,負責編曲和programming,是樂隊「音樂監製」,努力讓作品更豐富有層次;豪邁的HeiHei由結他手轉做鼓手,醉心民族樂風,打鼓時也會加入folk元素,負責樂隊MV剪接與拍攝。獨立樂隊凡事親力親為,四種性格四種處事手法,女生們事無大小以投票決定。
math-folk曲風複雜,樂隊人人負責自己的樂器編曲,去年她們首隻EP中,除了三首歌是由主音Soft一手包辦,其他作品是先有七至八成編曲,最後才由Soft譜上旋律,這種方式比較新式有趣,「近期在嘗試以樂器編曲、整首歌曲底成形後,才配上旋律和歌詞,跟平日做法調轉,感覺新鮮。不同隊員寫melody後再編曲,也有不同效果,明年的新EP我們會以這種方式做。」
樂隊有不少以政治為主題的作品,然而不看歌詞,未必立即理解內容,如控訴雙非的《Double NoNo》特別的唱腔和天花亂墜的編曲,會否影響了歌曲想傳達的訊息?「一般人聽歌會先留意主旋律和歌詞,但若細聽背後編曲和不同的樂器變化,會有新感覺。四個樂手和主唱也是獨立的聲音,每人角色也重要。」隊員說。聽歌應該循序漸進,有時可調轉主次,先聽編曲,再細味歌詞;音樂,能有許多種解讀。

女生彈結他 打破潛規則

六十年代女性主義及反戰潮流冒起,Joan Baez、Joni Mitchell等歐美民謠創作女歌手越來越多,帶支結他自彈自唱,打破結他只屬男性樂器的潛規則。千禧年代香港冒起了at17,打破當時偶像組合壟斷觀眾口味的局面;今天女子樂隊和獨立音樂人嶄露頭角,走出社會對性別的苛刻定型,結他與女聲,粗獷或溫柔,只有接受變化,拒絕倒模,香港音樂才有機會重生。

記者:王秋婷
攝影:鄧鴻欣、徐振國、陳永威
編輯:陳漢榮
美術:吳子豪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8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