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果日報 | APPLE DAILY
›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2014年06月09日
馬上成為壹會員

巴西人講波 唔踢波阿爺鍊死你

在巴西,學童一放學,爸媽們就會趕男孩子出街踢足球。

足球在巴西人心目中,早已遠超於一個波。
這個波見證巴西歷史、成為國寶級娛樂、反映社會狀況、擔當教育下一代的工具,更演進為一種獨有文化,乃至今天「足球就是巴西,巴西就是足球」。踏入6月,足球攻陷全城,里約熱內盧和聖保羅的機場,所有廣告板都是世界盃宣傳海報,免稅店全換上世界盃紀念品,就連Gol航空公司也有世界盃特別版的波音737客機。當地旅遊局預計6月期間將有多達60萬旅客到訪,踩進12個協辦城市,舉辦揭幕戰的聖保羅和決賽戰的里約熱內盧將遊客氾濫。要感受真正巴西狂熱,我們需要指路明燈,就跟巴西人學看足球!
記者︰郭瑋瑋、林慧賢
攝影︰楊錦文、陳永威

相關新聞:世盃熱話:Nike 3D打印袋 三大球星專用

足球教練:我們視足球為藝術,阿根廷踢法粗野

若觀戰只能里約熱內盧或聖保羅二選一,那不妨先了解兩地人性格。里約熱內盧和聖保羅兩地人分別叫Cariocas和Paulista,看波習慣大不同。Cariocas為人輕鬆、不拘小節、具創意,喜愛在Copacabana及Barra da Tijuca兩大沙灘做運動,大玩altinho(圍圈控球)、futevolei(腳踢排球)及frescobol(沙灘板球);Paulista則愛時尚,以城市人身份自傲,有效率懂享受。

牆壁畫龍門即可開波

訪問香港Brazilian Football Academy創辦人Carlos Nunes,他與旗下兩位教練Tony Correa和William da Silva都是巴西人。初見面,來自里約熱內盧的Carlos馬上調侃:「他倆老家在聖保羅,那裏不是巴西。」里約熱內盧和聖保羅的球會都是全國頂尖,經常對壘,「不過遇着巴西國家隊對阿根廷,我們就會團結起來。」談起死敵,Tony評道:「阿根廷人踢得很粗野,不像我們視足球為藝術。我們技高一籌,贏五次世界盃。我們跟阿根廷過去200場對賽,只輸過5次。」開玩笑吧?連我這個四年才看一次足球的人,都知不可能,但他們卻認真討論起來,William凝重地說:「近幾年好像是我們輸多。」
說起足球便雞啄唔斷,或許是職業使然,但更大程度是因為他們是巴西人,「巴西人總愛說,我們天生就流着足球的血。」

曾效力聖保羅球會山度士(Santos)的Tony,掛靴後到世界各地當教練,見過從未接觸足球但一學就會的天才:「在巴西,九成孩子都是這樣。」Carlos比較實在:「除踢球,男孩子實在沒有別的東西可做。」他說巴西學童一放學回家,爸媽們就會馬上趕男孩子出街玩,只是巴西沒甚麼社區設施可言,所以男孩子們聚在一起就會踢球:「小息踢、放學踢、吃完飯晚上又踢;有鞋穿的踢,赤腳一樣踢,一個足球夠整條村的男孩子玩。成功扭過兩個人,頂到一個半個頭槌,都會整天掛在嘴邊。」他說即使是一班四歲小孩,也懂自己安排踢甚麼位置,「沒有龍門,就放幾隻鞋在地上劃界,或在牆上畫個框。只有一幢牆可畫,便攻同一個龍門。」他們口中的巴西,彷彿無人不踢足球、不愛足球。Tony說:「我這輩子,只遇過一個不喜歡足球的人。」Carlos更笑稱:「如果你是男孩子又不踢波,阿爸和阿爺會掐死你。」他本來也夢想當足球員,但14歲時發現了排球,後來加入海軍陸戰隊,還在當中的排球隊打了六年。「但我不敢給爺爺知,他三年前去世,一直不知原來我打排球。他是足球迷,每次里約熱內盧球隊法林明高(Flamengo)輸波他都很大打擊,我見過他氣得摔破收音機。」

入波燒炮仗慶祝

為足球如此激動的何止Carlos祖父一人?他們說每逢有重要足球賽事,任何電視節目都要讓路,如巴西盃、世界盃,人人都會待在家裏看電視直播。
Tony說:「有些旁述員擺明不中立,偏幫巴西隊,對方入波,只會木然說:『阿根廷入球。』若巴西隊得分,他就狂叫:『Gooooooaaaal!』電視機前的我們會高興得伸頭 出窗,跟隔籬鄰舍一起歡呼。」三人坦言,除了「Vai Brasil!(即Go Brazil!)」這句能「出街」外,絕大部份欣賞比賽時他們講的,都是粗口。除叫囂,街坊更會在張燈結綵的街頭放煙花炮仗慶祝。「巴西勝出,當晚便開街頭派對;若輸波,孩子們會在五分鐘內拆清街上裝飾,這是他們工作。」會不會像香港人般到酒吧看足球比賽?「看完比賽才去酒吧,家裏有免費電視看,不用出街看。」要是有朝要收費?「不會的,巴西政府知有兩樣東西不能碰,就是足球和嘉年華。要付錢看直播賽事,肯定內戰!」

蒲吧女球迷:調情必說你支持哪一隊?

在聖保羅市土生土長的音樂節目主持人Rodrigo和建築設計師Thais,是典型Paulista,愛美又有型,尤其青靚白淨的Rodrigo,一看便知非踢波好材料,但講到看足球賽事,兩人異口同聲都話要上酒吧。
「我會推介Veloso Bar,那兒的Caipirinha全城最好。Dona Onca也不錯,這餐廳專做地道家鄉菜,身處著名建築師Oscar Niemeyer 設計的Copan大樓內。」Veloso Bar是當地飲食指南《Veja Sao Paulo》也推介的酒吧,2005開業,位於中產小資區一隅,曾獲不少餐飲獎項及最佳Caipirinha等獎項。酒吧牆壁掛滿足球紀念品和照片,儼如民間足球博物館,現場有爵士樂和森巴音樂演奏。Caipirinha是巴西招牌雞尾酒,跟Mojito差不多,用蔗糖烈酒、糖和青檸調配而成,Coxinha則是酒吧招牌小食,也是巴西地道菜,是用雞肉和巴西特有的忌廉芝士製成的炸丸子。Rodrigo說:「老實講,看足球比賽時,我們飲酒多過吃食物。」說得也是,想起當年巴西大熱倒灶,哪有胃口吃!
素聞巴西男女都是超級球迷,Thais也是女中豪傑︰「當然你可以匿藏在家看足球比賽,但我們都愛去酒吧,點杯啤酒或Caipirinha一起看。」酒吧都是男人的世界,有否惹來狂蜂浪蝶?「哈哈,當然有,這就是我們愛到酒吧的原因。撩女仔、調情在酒吧好常見,有時男仔會過來搭訕,講些完全與足球無關的事,以為我們班女人仔不懂足球,其實我班女性朋友都是超級球迷,厲害過班講波佬!有時,我們都會主動出擊,與心儀男仔談談賽事,問他們:『Para qual time voce torce?』(你支持哪一隊?)作為開場白,看看大家是否支持同一隊。」

Veloso bar

地址:Rua Conceicao Veloso, 56,Vila Mariana, Sao Paulo

旅遊專家:以足代手沙灘排球照踢!

專營南美私人豪華旅遊的Jacada Travel創辦人Alex Malcolm是英國人,曾在里約熱內盧居住三年,已成半個Cariocas。
Alex旅居期間正值2006年德國主辦世界盃,見證巴西人狂熱︰「幾乎所有巴西人都投入其中,在沙灘常見很多男人玩foot volley,因為巴西政府曾經禁止在沙灘踢足球,所以大家以沙灘排球代替足球,不用手打改用腳踢來解足球癮,漸漸變成一種運動來。在賽事期間所有店舖、銀行、學校等統統關門,市民全湧到街上慶祝,每條街、每間酒吧、沙攤都擠滿了人,尤其在Copacabana Beach會有大屏幕,邊看足球賽事邊開party。另外還有條街叫Alzirao,雖然不是主要遊客觀光區,但當地居民會封路,然後掛滿旗幟,還有很多塗鴉裝飾,整個城市就是一片嘉年華氣氛。」即使當年不是主辦國,巴西人也如此投入,今年肯定全城進入瘋狂狀態。除協辦城市,Alex推介到Pantanal︰「在葡萄牙語那是濕地的意思,那兒比亞馬遜能觀賞更多野生動物如食蟻獸。」

禁用!太似手榴彈?

南非世界盃有vuvuzela,巴西世界盃則有caxirola──一個替國家隊打氣、能發出沙沙聲的樂器。或許因為太似手榴彈,當局基於「安全理由」,禁止人們帶caxirola到全部12個世界盃賽事場地。這可能是史上第一個因世界盃而面世、卻又禁用於世界盃場地的產品。
查詢: http://store.fifa.com

腳踩!用十隻腳趾支持愛隊!

巴西名物Havaianas人字膠拖,推出世界盃國家隊特別版,除可選你喜歡的入圍國家,還可以自選印在拖鞋上的號碼。
查詢: http://www.havaianas-store.com

部份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壹錘定音】星期一至五,早上8點開咪!
http://hammerout.hk

立即更新《蘋果動新聞》app
https://bitly.com/AppleDailyiOSApp
https://bitly.com/appledailyandroidapp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