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4年10月04日

綠是彩色:最整潔示威背後

BBC拍下示威者分類回收的相片,形容香港示威者是最有禮貌和整潔的,香港人見到亦沾沾自喜:爭取民主不忘環保。然而幾乎天天待在垃圾堆中的馮詩麗不禁發火:「『垃圾』裏甚麼都有,未開過盒的叉電器、未開封的生理鹽水、未開的包裝餅乾、好多好多支未開的樽裝水……我執執吓,問:還有垃圾袋嗎?朋友馬上在垃圾袋裏找到一個沒用過的垃圾袋!」還有大量眼罩,很多五金店缺貨,但「垃圾堆」裏有大把。「所有運動需要的物資和文具,都可以在垃圾袋裏找到。」她盡量把可以重用的物資,送回物資站,無奈很多都被廚餘污染:「好多香蕉皮和膠袋雨衣混在一起,沒清潔就沒法重用。」

馮詩麗和日青、Celia Lau等自發走在一起的「結束一桶專棄」,今年七一遊行回收市民丟的垃圾,再分類讓回收商回收。「我們希望播種,不希望市民依賴,每個人負責回收自己垃圾,就不需要別人執手尾。」馮詩麗說很高興上周學聯和學民思潮罷課,學生主動把垃圾分類,但垃圾量很快便不是學生可處理,她28號開始幫手。大量義工花大半天分類,每個膠水樽都除去樽蓋、踩扁,還找到大堆雨褸、沒開過的樽裝水等,還來不及送回去物資站,突然政府就清場!義工們相當憤怒,不止是工夫白費,而是這樣和平集會,警方何須用到胡椒噴霧和催淚彈鎮壓?
29號義工從海邊走到政總,又再面對大量垃圾,食環署因示威者架起路障而一度拒絕來收垃圾。十幾個義工苦苦把垃圾拆開、分類,送到所謂指定地點,垃圾車依然不來。後來有人資助一架5.5噸車先來收集紙張、塑膠、金屬,大家馬上再解開垃圾袋從頭分一次。「一啲都唔好玩!好辛苦!」Celia Lau快要瘋掉:「就算我們二十四小時、四十八小時、七十二小時不斷分類,人潮一來一回都剩下大量垃圾,樽裝水才喝兩口便丟掉。那堆白方包根本沒人吃,拿去餵鳥,鳥都吃到厭!」

自己垃圾 自己拿走

馮詩麗說期間警察亦忍不住幫忙,在垃圾堆裏找出一架手推車,方便她們運垃圾,又有警察送上飲料:「你們辛苦了。」她明白有些物資要應付不時之需,例如面對催淚彈,需要水洗眼,然而也可以減少製造垃圾:「大家自備食水,起碼省下一個樽,就算不夠再拿,那樽水也可以帶走。我不敢叫大家不送物資,但起碼自己垃圾自己拿走。」
食環署在10月1號晚才開始派垃圾車來收垃圾,堆了兩天的垃圾在中環大會堂前,金鐘橋底開始發臭,義工們拼命分類回收減少垃圾,然而由於市民沒有把廚餘分開造成污染,馮詩麗估計一百袋垃圾只能減少二三十袋。竟然還有人存心博懵,乘機丟堆填區要收費的建築廢料、有清潔工甚至推廚餘來,是存心令環境惡化?幸好被現場義工阻止。
除了義工,還有私人垃圾車仗義幫忙,把大會堂的垃圾直接送去堆填區;亦有藝術家回收膠樽準備冬天做聖誕樹,資助部份回收車的費用,這場號稱「最整潔示威」,背後是不少人默默付出。馮詩麗雖然在環保團體工作,但要請假來做義工,難以持續,她嘆氣:「這比爭取民主更難,人們尚且關心人類間的公義,卻少關注對環境的不公義。」

作者:陳曉蕾

資深記者,著作包括《剩食》、《有米》、《死在香港》等,相信垃圾都是放錯位置的資源。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