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4年10月05日

討厭689 義教撐學生

Tom說:「來香港前到過中國,簡直是一場噩夢。外國遊客只能到指定商店行逛,感到中國政府的高度控制好可怕。現在擔心香港逐漸失去自由。」

不知自由行少了,還是路闊,今天走在彌敦道特別自由。上周三、四,Tom坐在雅蘭中心對面攤着一塊白布,上寫ENGLISH HOMEWORK FREE HELP。搞乜鬼?Tom說:「響應學生罷課,我決定在佔領旺角期間出來義教,學生可前來請教功課。」要知道Tom是理工大學英語導師。不過,他說小至8歲,老至60歲的人都會跟他閒聊,就是沒人來補習。

記者:陳芷慧、梁蔚澄

攝影:黃子偉、陳芷慧

旺角

Tom Hopper正是九七回歸的敏感時刻來香港。「我的天,這是個意外。我原本住在英國,本打算環遊世界。來到香港應徵短期課程教師。上課那天,學校才告之我是這裏的main teacher。」既是命運驅使便留下來。「香港特別之處,不再是購物天堂,而是香港人很特別。你看!雖然彌敦道被佔領,但竟然沒人趁火打劫商舖。若佔中在英國發生,後果不敢想像。」他更讚揚香港學生比歐洲學生更和平、成熟和理性。他說:「理工大學主張老師不就今次運動跟學生討論,以免影響判斷。學生罷課前以電郵通知我,我都說支持。」他坦言討厭梁振英,感到言論自由收窄,去留之間掙扎,「與太太商量後,我們決定留下來。因為我們愛香港,希望用愛改變社會。」語畢,晚上開始逼滿示威者,無人留意他的補習訊息,他捲起包袱轉身走人。

噴漆瑞士生 曾在內地被捕

Marcus是來自瑞士的學生,個子很高。中午彌敦道雖然平靜,他仍帶着3M防毒口罩以示對警方暴力的不滿。他帶着噴漆在馬路的白線上噴上強硬字句:「在你們英雄(和平示威者)中有警察,他要被滅。」每當路人欲問個究竟,他便煞有介事般,以為對方是中共奸細。「你不會知,我在內地被捕一刻有多惶恐。我只是在大學牆上發表意見。某天五位公安來我房拘捕我,取消我學生簽證,所以我來到香港。」他憶述時仍一臉驚惶,話越說越急。誰知來到香港,竟讓他碰上警方以催淚彈鎮壓學生。即使只在這裏逗留一周,他沒心情吃喝玩樂,卻選擇到街上支持香港學生,他說:「因為全世界都應為人類爭取自由。香港學生理性、和平地示威,讓我反思許多。」他在地上寫上警告語的做法,讓剛買完餸的伯伯有樣學樣,行人提醒他們要用易洗刷的筆來寫,伯伯豪氣地回應:「再抹一層白油就乜都冇啦!」瑞士仔不明所以:「用塗鴉表達民意在瑞士很平常,一種紀錄,為何要洗去?」

添馬 天橋底下 公民講場

在添馬公園舉行的「公民講場」,見到由108名大專學者輪流為參與罷課的學生講課,實行真正的「罷課不罷學」。如今隨着雨傘革命的展開,流動教室的種子由公園散佈至各街頭小巷,甚至一向予人幽暗、無人氣的天橋底,竟然全場滿座,抗爭之餘,亦增添了不少學術氣息。與上次不同的是,今次「公民講場」發起人並不是大專學者,而是各大院校的大學生。
通過人山人海的干諾道中,一個寫上「公民講場」的宣傳牌屹立在馬路一旁。沿着指示前往添美道天橋底時,已是人頭湧湧,定睛一看,原來參與者不只學生,亦有眾多市民乖乖坐下,聽老師講課。課堂由下午3時開始直至晚上9時,分別由5位來自港大、中大及城大的學者講述民主、社會公義等課題。當中,港大哲學系教授Chris Fraser更攜同一名助手為他作即時繙譯,進行雙語廣播,大家亦聽得津津樂道。

罷課不罷學 感謝教授支持

課堂小休時,我找來是次活動的主要搞手閒談。Jasmine及Christy均為城大學生,眼見近日集會人士除了靜坐,便閒着無事。她們便忽發奇想,曾有推動學生及市民攜書閱讀的念頭,不過最後決定辦一個「公民講場」,向政府表示學生不是「玩玩吓」之餘,亦延續了「罷課不罷學」的精神。她們於星期二的下午6時開始籌備,希望翌日便能舉行。地點、老師、工作人員等尚未決定,因此惟有集思廣益,把訊息傳開,邀請不同院校的朋友各自邀請該校教授講課及作活動義工。她們最感意外及感謝的是處於紅日假期仍踴躍支持的教授們。雖然時間倉卒,但她們仍堅持翌日舉行,原因十分簡單:「今日唔知聽日事」。雖然不知雨傘革命何時結束,但她們仍希望能邀請更多院校的教授,為大眾帶來天橋底下的公民講場。

抗爭敢言

跋涉

有一天醒來,人們發現
自己已不再需要多餘的覆蓋
他們發現自己手上有一柄傘子,讓他們可以
往遙遠的天空跋涉。他們被拔掉的智慧齒
重新長出來,他們在痛苦中清醒

五金店拒絕了鐵,只給了他們眼罩
浴室拒絕了泡沫,只給了他們毛巾
廚房拒絕了刀,只給了他們保鮮紙
經文拒絕了祈禱,只給了他們口罩
旗幟拒絕了徽號,只給了他們花的意象
一種拒絕繁殖的花,紫紅滄桑
無視根據季節的命令,隨時開放

他們因為一無所有而輕快
因為意志而傾向柔和
他們的手向天空高舉,成為一棵棵樹
長出橄欖綠的葉子

抽象理念的雕塑,比如一雙白球鞋般
樸素,像一個書包般
充盈,接近一張櫸木椅那樣
承受,穿過荊棘鐵欄的玫瑰那種
自由

在自由中承受,在承受中
前進,在辛辣中
柔和。在驚訝中
平靜。在獨立中
連結。在最後的關頭
沒有隱喻。真相
赤裸焚燒,火中的松果劈啪滾動
煙霧覆臨,他們忘掉自己的赤足
因為他們看到自己的臉,從未如此清晰

死亡的奏樂並不能停止他們
各種試煉都無法擊倒
他們小而脆弱的傘
他們向天空深處跋涉
那時他們並不思考太多
一切的鐐銬都失去了重量
克服所有的記憶,所有的鳥群隨之尖鳴起飛

那是我們從未見過的
巨大的雲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