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4年12月13日

綠是彩色:保安不是機械人 - 陳曉蕾

藝術家程展緯曾隱藏身份,做了一個月保安員,並批評保安員的工作模式,罔顧一個人的基本需要。資料圖片

魚仔是臉書朋友,不時分享家裏的小盆栽,偶而又去耕田,可是幾個月前,所有貼文都變了──她去了當保安員,而且公司甚具規模,後來才知道會不斷被調派至各個地方上班。

幾乎天天都看見她的淒涼:有些地方要由早上七點半,一直站至下午七點半,所謂轉位,就是站門的左邊,轉到門的右邊;有些地方吃飯很貴,只能乘職工周末放假,偷偷帶蒸籠回辦公室熱飯盒;有些連上廁所也要等上司安排,找不到同事接替就要死忍;還有,有些地方大清早根本沒有公共交通工具可以前往。而最慘的一處,冷得像雪櫃,暖包加羽絨外套還是頂不住,朋友紛紛送上薑糖、朱古力,但她還是冷病了,請了兩次病假,就被投訴調走。撐足一個月,才知道原來每個地方的薪水都不一樣!越調人工越低,捱了兩個月,終於辭職。魚仔坦言第一次做保安,「我做開文職,公司裁員,兩個月都搵不到工,間間公司一聽見我嘅年紀就唔請,連舊公司同事開口,人事部都唔批。」她年過五十,被迫轉行,「實在冇辦法適應,保安員唔可以講嘢、唔可以坐、唔可以凍,甚至唔可以去廁所,好似機械人!」
藝術家程展緯去年曾經當上保安員一星期,寫了一些文章,當時我只覺這「實驗」有趣,直到天天讀着魚仔的相片及文字,頓覺真實。程展緯今年又和大學合作,隱藏身份做了一整個月保安員,接着發起「讓保安員食先」運動,收集了二千多個學生簽名,正與大學商討。「保安員得40分鐘食飯,因為分四輪,第一輪係十一點三仲可以即刻買飯,跟住飯堂人山人海,排隊買飯、排隊攞餐,再加埋往返工作崗位,食飯時間得番十幾分鐘。」程展緯說保安員的基本需要都被忽略,例如博物館6時閉館,辦公室同事離開就沒水、沒微波爐,一些保安員不捨得叫外賣,吃焗了6小時的麥皮、凍食蒸番薯,「野外求生」似的。
程展緯因為辦展覽與博物館保安員相熟,2007年曾發起「請給保安員椅子運動」,成功讓博物館的保安員不用站上一整天。去年他為體驗藝術館夜更保安員工作,特地考牌加入一間承接大部份康文署博物館外判保安工作的公司。第一晚他被派去工業邨當通宵更,撞正八號風球,放工惟有走路回家。接着,天天在火車鐵路博物館來回踱步,眼看快要調職去藝術館,卻突然被要求去郵件中心。他拒絕,經理的解僱信一早印好;他即時辭職,經理卻又變臉央求幫忙。
「所有嘅規則關係在於權力,而唔係道理。」程展緯說外判公司解決問題的方法,就是不保障員工,「一個保安員話我知,喺藝術館做咗十幾年,但每次新外判接手,佢哋都變成新人,冇咗頭三個月有薪假期。」穿上保安員的制服,彷彿登時矮一截,程展緯說當保安員那個月,經過咖啡機都很爭扎,但始終不敢買。他形容這份工就像「鬥獸棋」中排行最細的動物,所有行政失誤都可以怪到保安員。當外判保安,可能已是被職場淘汰的最後選擇,長期失去尊嚴,也就更無力像扎鐵工人般站出來爭取改善。
程展緯現在一邊爭取「讓保安員食先」運動,一邊跟社福機構探討開設保安員合作社,偶爾還在畫廊兼職保安。魚仔暫時在休息,無奈地說:「沒有工作,可能也得再入行。」

Profile:

資深記者,著作包括《剩食》、《有米》、《死在香港》等,相信垃圾都是放錯位置的資源。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