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5年01月05日

香城記:霓術家

過去十多年,香港霓虹招牌的數目持續下降,60至80年代的舊照片裏,霓虹招牌伴隨着香港黃金時代,招牌上的文字和符號,代表着中國傳統的視覺美學,而霓虹燈師傅就是個與火和文字打交道的職業。現在,LED燈光更璀璨,卻把城市照得更醜,霓虹工藝,還未是時候熄燈。
記者:邵 超
攝影:陳永威、伍慶泉

克勞德霓虹公司1932年於香港設廠前,香港大部份霓虹燈均是上海製造,香港全盛期有十多間霓虹工廠,1953年創辦的南華霓虹燈電器廠有限公司是行內第一,創辦人譚華正博士有「霓虹燈大王」的美譽,現由第二代負責人譚浩瀚打理。公司於1972年搬到葵興工廠區,千呎工場只餘兩個師傅,免不了冷清。75歲的劉穩(穩叔)入行62年,另一個是他口中的後生仔胡智楷,今年也已經48歲。無獨有偶,兩位師傅的爸爸都是業內電工,但安裝招牌工作太危險,便叫他們到工場學習跟師傅做霓虹燈,「50年代很多人逃難來香港,輸入了很多人才,我的師傅便來自廣州。」

老師傅 以霓虹為墨水

穩叔13歲就入行,莫說英文,連中文也是有限公司。一個霓虹招牌的誕生,由出圖、屈管、駁電極到抽真空,手藝須精,最初學習燒燈頭和駁管,熟習後便學屈管,「拿到手稿,便細心思考如何一筆屈出字形。」師傅靠手藝保留書法美,有人形容電流通過霓虹管亮燈,就像蘸墨書寫。我絕對認同。霓虹燈雖是舶來物,卻跟方塊漢字情投意合。做招牌多年,穩叔最引以為豪的還是1973年的樂聲牌巨型招牌,它曾被列入健力士世界記錄,「公司動員了50多人,由造管到掛上牆,花了半年時間。」4,000多支霓虹光管照亮彌敦道,巨型招牌字款與60年代的招牌雖同為Art Deco字款,但設計並不相同。那年代,文字與霓虹同輝,主導了招牌的視覺美學,昔日名滿天下的日本製造,樂聲牌、大丸、松坂屋、Konica等招牌都有份煉成「東方之珠」品牌。
工場裏,靠窗的一角,放了一個老舊的木製矮櫃,櫃內全是昔日招牌的手稿,有了它們,穩叔便能如圖製作。我驚嘆這是個寶庫,他說:「寶乜吖!留下方便抄下改下,怎會次次想到新點子。」這些自40年代便保留起的手稿,部份蓋上利國光管公司印章,「當年公司在上環永吉街開了廣告公司接生意,廣告公司結業後便將手稿櫃放回工場。」一個個曾經輝煌的字號,如今空餘一頁紙,那些年平民的最大娛樂便是飲食,跟飲食有關的紙樣佔據兩格抽屜,「很多大酒樓執笠。」大酒樓曾照亮旺角彌敦道,以前有規模的店多請書法家寫招牌,大酒樓便是,執一間等同墨寶消失,穩叔又拿起夏蕙夜總會、駱駝漆、泉章居手稿,字體甚為優美,穩叔一一拿出他心目中的名店,但這些名店卻與穩叔的生活無關,「哪消費得起。」

當押舖 光照今非昔比

靚招牌為的是招徠客人,最佳例子是所有當舖都用蝙蝠與金錢形狀的招牌,蝠與福諧音,寓意蝠鼠吊金錢,討個吉利,而當舖行業的「押」字與當舖名字也融滙於圖像中,經營內容一目了然。凡有當舖招牌的地方,附近就有麻雀館、桑拿浴等,當你很難找到昔日霓虹燈光照的街道,這些燈紅酒綠之地卻串成僅餘的光影。研究霓虹燈歷史的德國教授Christoph Ribbat曾在《脈動依然: 霓虹的歷史》中寫過:「霓虹的愛好者惟有恣意地帶着一點任性,以純粹的角度欣賞這些桑拿浴、CLUB CELEBRITY 和CLUB HOT LIPS的招牌。」這些駱克道上的招牌在王家衛執導的《墮落天使》中出現過,可惜香港當押舖雖然仍有近200間,但行業已經式微,酒吧街、砵蘭街色情事業同樣今非昔比,麻雀館也因牌照的期限及有關條例限制,未來將會越來越少。霓虹招牌被LED燈取代,穩叔看得通透,未來必定有樣東西取代LED燈。」時代的鐘擺,盪開,終將盪回來,霓虹燈是工藝,是工藝終會被保育,只是香港老師傅走的走了,留下的,很少。

字形美學

北魏體

當舖字體用楷書及北魏楷書,筆畫粗幼對比少,符合廣告的實際需要。

美術字款

穩叔的代表作––樂聲牌巨型招牌字款獨特;而觀奇洋服的字體筆劃則多圓點。Art Deco招牌現已剩下不多。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20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