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果日報 | APPLE DAILY
›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2015年01月10日

港情趣:我是郭立文 叮噹的第二把聲音

131,366

正當我們鋪天蓋地談論已逝的叮噹之聲,我們談論的,是他人子、人夫、人父的身份?抑或加菲貓、天津飯,以至叮噹這身份?配音員的故事,應該不止於此的。林保全(全叔)是配音家族的一員,每把聲音都不容遺忘,而原來有一把聲音,也是叮噹,曾與全叔交錯,他的名字,叫郭立文。且讓我們透過他,去補完這個配音故事。
記者:童 傑
攝影:周旭文

在錄音室的電腦屏幕上,靜音的大雄與叮噹,有待郭立文配音。
「郭立文」是一把幾乎被遺忘的聲音,他九十年代聲演過現在叫多啦A夢的叮噹,也是香港唯一在林保全以外的第二把叮噹聲音。一九九○年,郭立文二十歲,透過無綫第一期配音員訓練班入行。當年配音員不多,大台約三十人,都要影、視、配音三棲的,而訓練班共有九個人,與郭立文同期的,有往後多為木村拓哉配音的蘇強文、紀曉嵐的招世亮以及靜宜的梁少霞,都是後來大放異彩的生力軍。
行頭向來人少,九一年全叔被亞視挖角,郭便要馬上接手錄製《叮噹》,「全叔去了亞視,但公司已買片,想找聲線最接近的人配音,我自覺唔似,也要做。」當時的他已聲演過《赤光彈茲里安》主角JJ、《聖鬥士星矢》的撒卡,但《叮噹》不同,「惟有不斷翻看全叔的配音,壓力大到失眠。」

「爸爸,為何叮噹變老了」

最後,叮噹、天津飯「變聲」,觀眾反應很大,甚至惡評。郭坦言:「我身為觀眾,也難以接受叮噹變聲,記得有次在茶餐廳,聽到有小朋友看完我配音的叮噹後,回頭跟爸爸說:『爸爸,為何叮噹變老了?』聽完心很酸,自知已盡力了。」結果,叮噹變聲只維持了一輯便結束,然後全叔回朝,郭改為聲演另一代表作《亂馬1/2》後,就離開大台,這段《叮噹》的歷史,已被遺忘。
回憶這段時光的意義,是由於只有深入過角色內部的記憶,才貼近叮噹的全部。對郭來說,自少看《叮噹》長大,對叮噹永遠屬於全叔感受至深,「我甚至想過,替《叮噹》配音,是我配音生涯的污點,平日不會主動提起,但後來想通了,那次是唯一跟已故的盧素娟合作,還有牙擦仔的方煥蘭、技安的李智良等,那時那景,已不可再。」
全叔是他的偶像,是首位帶他秘撈的前輩,「當年大台氣氛嚴肅,與同事可以一句招呼沒打已下班,但全叔會私下提點,不會直接指出你捉錯用神,而是要你反思角色的神髓。」
他從「第一代」叮噹感受到,一個配音員要不老,真的很難,「我後來轉到亞視,輾轉再回大台,後來又淡出了,到有線電視做報幕,講『車路士對曼聯』,一做十年。多年過去,要我再聲演九一年的叮噹,聲調也會低兩度,相信只有全叔做到,六十歲之軀仍在配叮噹。」
除了不老很難,行業挑戰,還有很多。今天新人入行,機會多了,但前景其實有限,除非有知名度,否則配音員很難不老,「二十年前兩個電視台只有五十多人,今天全行有二百人,多了機會,但新人很難建立知名度,非大台出身的,無代表角色,就無廣告商找你,好現實,你不是在大台配《爆旋陀螺》的主角,即使配過同一套外判卡通,也不會有人找你。」

也曾是港視雞蛋

配音文化也受到挑戰,「小時候看卡通很親切,例如高達,有個角色叫林有德,這譯名根本就很街坊,如今大台卻會跟日語譯音,如伊利亞、貝達拉斯等。」即使有王維基的出現,搞港視新配音組,刻意保持地道配音,不要離地,但資源少,後來雞蛋也撼不動高牆,去年港視裁員,HKTV外購八百小時日本卡通及韓劇,郭一行人配完音便離職,如今開工作坊,轉型教學。不過他無悔,只怕配音行業原地踏步。
兩位叮噹,同樣有支竹蜻蜓,可以飛到雲海以外的那個無聲國度,是甜是苦?全叔為何堅持配下去?我們不會完全知道,因為配音員披過荊棘的故事,總是不足為外人道,回望畫面上的大雄,彷彿聽到被靜音的笑聲,腦內浮現一堆問號,「你是叮噹的配音員,難道不是很有趣嗎?」還未及問,心裏明白,答案不就是「我都鍾意叮噹」嗎?每位配音員都該有執着,喜歡可以很自足,毋須坦誠布公。

郭立文曾聲演角色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8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