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5年02月15日

快樂多仔公

新婚藝人常說:「婚後生夠一隊足球隊!」話就話人多熱鬧,但誰有心有力湊大多條化骨龍?在香港,奶粉學位床位爭崩頭,為人父母想給子女最好的,惟有「兩個就夠晒數」,或樂享二人世界,養寵物當後代。如此一來,大家庭越來越少,沙甸魚般堆在小屋拜年的熱鬧場面幾成追憶。猶幸香港大家庭尚未絕迹,在新界圍村還有精神矍鑠的老伯伯,樂享滿屋兒孫福。每逢佳節,小孩子𢭃利是𢭃到手軟,瓜子糖果吃不停;大人決戰四方城,麻將枱上話家常……

記者:彭海燕

攝影:林栢鈞、譚建章

部份圖片受訪者提供

四十人團年 沙田積存圍水興哥

周三周日跑馬日,八十三歲的鄭水興戴起老花眼鏡,坐定定在家「做功課」,還親自走到投注站替孫仔落注。水興哥說小賭怡情:「唔鼓勵後生仔賭㗎。」大孫四十多歲,年紀和他的大女兒差不多,都是成年人了,多管無謂,況且鄭家成員眾多,想管也管不着。「我屋企連仔女、新抱、息(粵音「塞」,即曾孫)同女婿,成三十幾人,每年封利是都要用過萬,即使阿女贊助四千蚊,剩番五千都要自掏腰包。班孫仔經常聚餐,三日一小宴、七日一大宴,試過四十幾人圍埋一齊打邊爐,插針都插唔入,呢個食完到嗰個。」問水興哥的外孫女李倩婷為何每星期聚餐,以為會得到「想見見大家」之類的溫馨答案,想不到她答得很直接:「為食。」
自稱為食的鄭家,差不多每逢周六,都圍在大圍積存圍的村屋前吃火鍋或燒烤。不知為食是否有遺傳,患有糖尿病的水興哥,聚餐時被十多個孫仔牢牢看管着,雙箸碰到蝦蟹等違禁品,孫仔即大喊:「阿公偷食!」高糖、高鹽、高脂一概不准吃,曾在大圍開酒樓的么女,更警告自己夥計不要給鄭伯吃肥膩食物,一旦違規「即炒」。七女一子、十六個孫,合共四十八隻眼睛監視,水興哥想偷吃也不容易。「主要係我自己節制,去醫院檢查身體,姑娘都畀個獎我,話我keep得好,個病冇嚴重到。」可是啊,和水興哥一起午餐,他點了一客梅菜扣肉飯。肥肉是禁品,跟外孫女李倩婷提起,她提高聲線說:「阿公戒口?你聽佢講啦!」

撫育一個孩子,奶粉尿片統統是錢,水興哥家境普通,生八個仔女,全因「嗰時科學冇咁昌明」,難以控制生育。「我二十五歲結婚,太太同我同年同月同日生。嗰時我當差,但人工唔夠畀家用,為生活只好拋低五個仔女去英國打工,嗰個年代大圍好多男人都係咁。」五十年代,當警察每月薪金一百六十二元,一年後加薪至一百九十二元,水興哥離職時月薪約二百元,但始終「唔夠一家人食」。「人窮起嚟就貪,嗰時好多警察貪污,但我當咁多年差,真係未貪污過。我當差算仁慈,試過喺元朗拉小販,見到小販抱住細路,貨物被充公,仲用咗十五蚊保釋佢。」

天生天養 子女喝煉奶長大

心無貪念,加上兒女成群,負擔自然重,幸好妻子肯捱,子女天生天養,讓水興哥安心到英國「搵個希望」。「𠵱家啲人就話食奶粉,我啲細路全部食煉奶大,用鷹嘜或壽星公煉奶開水飲。嗰時讀書都好平,三蚊一個月,同村細路一齊喺休憩處彈波子,大嘅帶住細嘅,都唔使點理。」到英國謀生,一去就是四年半,家中大小事務,全交由賢妻打點。耕田、斬柴、帶小孩,丈夫遠行,圍村少婦只好扛起全家要務,苦,但不離不棄。「以前啲人從一而終,積存圍有四個姓氏絕後,皆因丈夫唔願意喺妻子過世後續弦。」根據積存圍習俗,夫妻成婚,洞房必放置對聯「喜有香居迎淑女 愧無脂酒宴嘉賓。」和橫匾「鸞鳳和鳴」,水興哥無違祖訓。「我同老婆結婚七十年,未嗌過交,佢發脾氣我咪走出去打波、捉魚囉!以前沙田城門河河水清澈,好多魚。」太太是娶來痛錫的,老人家面皮薄,沒掛在嘴邊,和孫仔打邊爐,才漫不經意提起:「記唔記得今日係乜日子?阿婆四年半忌日,你哋有冇準備花?」半年半年計算,足見情深。

周六聚餐 新年最齊人

親情無價,在英國當廚師,每周放假一天,捱生捱死,全為了家。八月十五,人月兩團圓,水興哥遠在英國,只能靠長途電話解思鄉之情:「聽到大嗰個講:『老竇,我𠵱家點緊燈籠。』嗰日心情都唔同啲!」黃口小兒轉眼成家,孫又有孫,歲月奪走老伴……本應寂寞,幸好兒女全住附近,人常在,情常在。「佢哋個個星期六都會返嚟睇我,新年最齊人,四十幾個,好熱鬧!」鄭家團結,拍攝當日又打邊爐,孫女統籌,家族響應,積存圍前白煙裊裊,笑聲笑聲滿載溫馨 。

鄭水興家族圖

答案

1 a表外甥女 b表舅父
2 c舅父 d外甥
3 e姨甥孫 f姨婆
4 g舅婆 h外甥孫
5 i曾孫/息 j太公
6 k姨公 l姨甥孫
7 m弟婦 n姑奶

一屋兩妻十六子女 元朗八鄉水盞田村嶺梅莊羅伯伯

很多人揚言生一隊足球隊,九十三歲的羅伯伯卻真的有十子六女,球隊十一個正選,他連後備大軍也人數充沛!羅氏祖籍梅州,一九三二年為逃避國共內戰,離鄉別井來香港,於元朗八鄉水盞田村落地生根,一住就是一輩子,到了羅伯伯這代,更枝葉茂盛。十六個子女、三十多個孫、九個息,加上已婚者的配偶,確實人數是多少,精靈的羅伯伯也說不出個所以然,只記得生日時,「有八十幾人同我賀壽。」別說今日職場女性沒可能生十六個小孩,換作昔日農村婦女,獨自生十六個子女也很高難度。羅伯伯子女甚眾,皆因有兩個太太,「兩個老婆都係阿爸叫我娶,我自己不會勾三搭四。」那些年,一夫多妻情況普遍,羅伯伯爸爸也是左右逢源。

客家大宅門 不忘念祖思鄉

羅伯伯自幼聽話,小學畢業後投身社會,繼承了父親在印尼的雜貨店生意,兩代人都成為印尼華僑。但客家文化重視鄉土情,羅家在戰火下不得已遷離故土,只好將文化帶到新的家園──香港。羅氏如今所住的大宅嶺梅莊,參照梅州的祖屋建成,當時更不惜工本,「專登喺梅州請工人落嚟香港起。」梅州出生的羅伯伯,雖然在香港住了八十多年,但思想很傳統,愛寫毛筆字,教子孫背家訓。羅宅與一般圍村不同,供奉先人的祠堂,與後人所居的廳堂二合一。羅家大廳中間,除供奉先祖,還是羅伯伯的書法作品陳列室,張貼了《朱子治家格言》、原創作品《夕陽吟》等,而子孫念祖的詩歌,也獲貼堂嘉許。
客家家庭以團結見稱,羅伯伯膝下兒女如今遍佈美國、加拿大、英國等地,但每年春節一家人都會聚首一堂,當中不乏高學歷子孫。兒子做過校長、廳堂又張貼治家格言,以為羅伯伯必有教子妙方,怎料他與現代價值觀相違,採取積極不干預政策,從不勉強子女讀書:「唔一定讀書叻,可能佢唱歌好、畫畫好呢!」想哄羅伯伯開心,不必亮出彪炳成績單,陪老人家攻打四方城,效果更快更顯著。「我呢度可以開好多枱麻雀㗎!你新年都可以過嚟打牌。」「但我淨係識得食雞糊……」 「咁就唔得啦,我哋唔准食雞糊。」牌藝有待提升的我,彷彿已聽到羅家上下此起彼落的截糊聲……

大家族式微 Ankur Rajpal

大家族不只中國特有,以「多產」見稱的國家還有印度。印度人口不斷膨脹,從一九六年的四億五千萬人,升至二一三年的十二億五千萬人,人口數字直逼中國。旅居香港的印度裔博士後研究生Ankur Rajpal指出,隨着印度的教育水平提升,出生率亦相應下調,以他為例,婚後只打算生兩個小朋友。「過往印度人多數喺郊區居住,以務農為生,家族傾向群居,由父親擔當一家人嘅決策者。但農地一代傳一代,兒子分到嘅土地越來越少,耕種不足以養家,要去城市尋找工作機會。」城市生活空間有限,像Ankur一家如今只有九位成員,包括祖父母、父母和兄嫂,與一般居於城市的印度家庭無異。
港人生活忙碌,親人之間聚少離多,容易生疏。印度節慶名目繁多,親人更易團聚。數到新年級數的節慶,印度教三月會舉行灑紅節(Holi Festival),將七彩色粉灑向移動物件,一家大小玩得瘋狂;十至十一月又舉行持續五天的排燈節(Diwali Festival),燃亮陶器油燈,與親朋好友邊剝花瓣邊聊天。Ankur慨嘆:「香港太少節慶同假日咯!」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