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5年02月15日

反智動物:給大雄的幸福 - 柳俊江

分離是最傷感的結局,不過能夠看到最好的朋友成長,也許就是多啦A夢的幸福。

「今次真係要走喇!」多啦A夢的紅鼻亮起,我的鼻也酸了,眼淚不住流下來。這一次告別,來得太刻骨。

曾幾何時,大概是小學時候,到影帶店租了一盒最新的多啦A夢大長篇,滿心期待地打開,發覺多啦A夢和大雄不是電視的配音,看到一半就停了,氣沖沖地還了帶,然後罷看了好一段時間的電影版。對香港的多啦A夢觀眾來說,看廣東話多啦A夢有雙重意義,這意義嚴重得深入本土文化裏。在幾代香港人心目中,多啦A夢不是一把女聲,而是一把高音中年男子的奇異聲音,這才是機械貓的聲音。

這一次多啦A夢和大雄穿起3D的外衣,說實在和舊的卡通版沒有太大分別,印象上還是那個機械貓和那個笨小孩,仍然是那一把熟悉的聲音,投入感仍然是100%。這個「多啦A夢大長篇」,沒有到宇宙參與小戰爭,沒有卡通人物大話西遊,沒有探入大魔境,更沒有鐵人兵團和海底世界。反而重演了無數的短篇:我幼兒園已經看過的「時間布」;小學時夢想得到的「隱形斗篷」;失戀時觸景傷情的「討厭藥水」。在電影院重溫多啦A夢第一次爬出櫃桶,大雄第一次戴上竹蜻蜓,和二十年前的動畫沒有差別,童年的我和成年的我面上都掛着同一個笑容。
多啦A夢的任務,是要給大雄幸福,當任務完成,就必須回到未來。多啦A夢很想回家,所以出盡法寶,希望大雄能得到夢想的未來。而當大雄得到了未來,多啦A夢卻捨不得這個又笨拙、又冒失、又膽小的大雄。而大雄為了讓多啦A夢安心離去,拿出了最大的勇氣去改變自己。分離是最傷感的結局,不過能夠看到最好的朋友成長,也許就是多啦A夢的幸福。
看外國網站說,《STAND BY ME:多啦A夢》是一個總結,粹取了多年來短篇的精華,橫跨多啦A夢和大雄的開始和終結,也是最後一集。不知道孰真孰假,但廣東話多啦A夢的離去,對我來說是一個絕對的終結,就像當年那個倔強的小學生,不會再從影片櫃拿新的來看了。套大雄一句對白:「多啦A夢,你放心走啦!」
題外話,今年農曆新年檔的好電影太多,似乎沒有可能看完,但也有一些滄海遺珠。剛剛到朋友搞的《夢醉英倫:Spandau Ballet》試映,一套由六十年代說到現在的band友紀錄片,同樣是浪漫和友誼的drama,精采到不得了,聽說三月初有小量試映,影迷樂迷務必一看。

Profile:柳俊江

前新聞記者、主播,動物NGO工作者。現為自由傳媒人兼「另類生態學家」,透視傳媒生態、動物生態、
社會生態。《反智動物》討論最高智商靈長類動物之種種反智行為。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