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果日報 | APPLE DAILY
›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2015年03月20日
馬上成為壹會員

【專題籽】她的心中 只有一把秤

【專題籽:舖仔小店】
尋找香港一:
新時代新理念衍生各種「第一家」,也讓曾經的「香港第一」淡出變成「香港唯一」。於是我們開始搜集各式各樣,記錄我們足迹的「香港一」故事。
有些人,看店看了半世紀,看的其實不是店。訪問當天下着綿綿細雨。今年七十五歲,利和秤號的第二代事頭婆何太如常敞開大閘,在只約三呎乘六呎的掛牆舖爬上爬落,摷出大中小秤掛起開舖。只比小店闊一點的簷篷擋不盡雨粉,濕跟冷還讓小店電燈跳掣,幾個街坊圍着幫何太修理電箱。巷子裏其他的掛牆舖都休息了,何太只顧爬上櫃頂搬秤,「我平時落雨都開咖!我啲嘢都唔怕淋濕嘅!」

「我未出世已經在這了。」何太堅持我們叫她何太,她的爸爸黃源璋,三十年代跑去學師做秤,十七歲滿師時,爺爺給他租下上海街「上大人藥材舖」……門外的掛牆舖來自立門戶,「以前的舖位比現在長一倍有多,外面封木板,早晚拆裝木板比現在鐵閘麻煩多了!」鐵閘圈着的,除幾個大箱子、百幾二百把大中小號的秤、角落幾紮秤桿原料坤甸木外,還有八十年來兩代人的家族史,「孩子叫我退休我都捨不得,不想老竇一生技藝就此失傳。」這話由何太七十二歲做訪問講到現在,今次還重複講了三遍,「我爸學師時好有恒心,嗰陣好慘㗎……」日子回到二、三十年代拜師學藝,開飯時師兄們一句:「細路,去買腐乳!」十二、三歲的小學徒跑三條街買腐乳回來,師兄們早「人去餸空」,僅剩腐乳送飯,是今日許多師傅難忘的辛酸史。一罐腐乳,琢磨了當年細路們的EQ與耐性。黃源璋學師時煮了三年飯,幫師兄們把作好的部件打磨光滑,第四年才正式落手學藝。
戰後何太出生,賣秤的生意非常好,賣魚的、賣米的、出口的、賣燒肉臘肉水果藥材金飾,統統都要用秤,三個師傅日夜趕工,何太說:「以前阿嫲要我們學吓嘢嘛,你估好似你哋咁嘆咩?」

一把秤 用一世

做太子女已比黃爸爸幸福許多,十三歲學習製作小秤,沉甸甸的大秤留給大師傅。老竇望着,就埋位學一陣,老竇擰轉背,就轉身跑去玩,說話豪爽霸氣的何太說來有點不好意思,掩住半邊嘴大笑,「我哋一把秤可以用一世,仲可以留畀孫!」利和一家拍心口極自豪,用一世喎!現在的磅濕水多壞彈弓即壽終正寢,電子磅壞掉更毋須理由。今時今日除了鑽石,誰敢保證自家出品用一世,自斷後路?何太一副「少年你太年輕了」的眼神,「嗰陣周圍日日走鬼,啲人留低一地秤被人沒收,咪又來幫襯囉!」
八毫子一把秤,兩碗半雲吞麵的價錢,貴的藥秤才一元、個二一把。金舖夥計個個收埋一兩把象牙秤,由店舖開張到退休都未用爛。木製的常遇「天災人禍」,漁船上的秤泡鹹水易壞,賣豬肉的斬骨頭時不小心一刀斬下去,又得買新。婆仔們買回家檢查有冇被呃秤,下次唔幫襯,「所以不要騙人啊,騙人好蝕底!」良心善惡到頭終有報,壞名聲罪大惡極。那時候,果欄後是避風塘,一年一度大戲棚就在佐敦道,何太說:「𠵱家搵避風塘?(填咗海)有排你都未望到呀!」今年何太放棄去大戲棚,因為賣足一天的秤,收入都不夠坐一程的士到西九大戲棚兼買飛。現在最便宜的秤只要五十元,來訪問的、影相的,還有買把秤回去紀念的人也多,入行的少:「自己的子女都不入行,你找誰入行啊?沒人入行了,沒人入行了……」何太喃喃說着,站起身走開了。
一九七六年政府力推使用十進制,八十年代廣告歌「採用十進制,公道又易計」,潛意識把秤變成「呃秤」的代名詞,利和號的老主顧一個個轉投彈弓磅。

個個轉用彈弓磅

「家陣街市一百檔,得八檔、十檔用秤啦!」現在店裏最大的秤可秤六十至八十斤的貨,六、七十代時還可訂製可挑起三、四百斤出口貨品的大秤,那秤桿淨長六呎,豎起來高過攝影師,要兩個人用擔挑抬起,但何太自嘆:「你話係咪麻煩吖,現在放上磅就有數字看,誰還會用秤吖?」
五十歲左右,何太發現自己開始「唔夠眼」。那天,何太應要求蹲在地上示範做秤技巧。她雙眼眯成線,爸爸留給她的手鑽鑽嘴,在吋闊的坤甸木條上搖搖擺擺,幾個落鑽位置像條扭曲的龍。她嘆:「唔夠眼啦,做到歪來歪斜的不好。」不過她還可以幫忙其他如上油、磨光、穿繩等工序,七十七歲的師兄仍日日在元朗家裏閉關密密做,「佢逐把做,做好就畀我賣。賣到就賣,話知佢賣到幾時囉。」看着身邊秤號消失自己成為「香港一」,盼能把從爸爸那裏學到的工藝留傳久一點。好些搬到長洲、筲箕灣、鯉魚門的人,回來找她買餸聊天,「好話唔好聽,有些客人已經走不動了。總之能來的,就聊聊天,見見面。你喜歡買就買,不買,就由它(秤)掛着。」心中記掛的是許多一起長大、一起變老的老主顧,何太嘟嘴,「退休,退休走去老人中心,邊處好呢?」

斤両失傳

「秤小東西,用厘、両等量度單位會比較仔細。」但近年來訪問、做通識功課、文化遊的年輕人多了,何太傳他們藥秤、味秤、金秤重量口訣,個個聽完一嚿雲,何太發竧:「冇得讀咖你要睇咖!」又在櫃底摷出七七四十九張,影印好的用秤口訣,要我回家慢慢溫。這心意,你感受到了嗎?我便參透不了了。

秤桿三隻耳
同一隻秤有三隻耳,物品較重拿頭耳,較輕則用尾耳,按拿法每刻度重量及量度單位不一;一斤等於十六両;一両等於十錢;一錢等於十分;一分等於十厘。

秤桿原料坤甸木
坤甸木(Hopea spp)又名鐵木,據說清朝時傳入中國,木質密度高,含豐富鐵質,強韌耐腐抗蟲蛀;年月積累,本來紅紅黃黃的木頭氧化後更有光澤。廣州人特愛用來做家具,大澳的棚屋都用它們做柱腳,做百年漁船的骨幹。另外精細的藥秤及金秤,本用象牙作桿,現在改用牛骨,一把可以留傳幾代。

記者:陳慧敏
攝影:伍慶泉
編輯:黃子卓
美術:房雍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