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5年04月09日

【專題籽】回到音樂基本步 黑暗作樂

【專題籽:音樂入魂】
常聽說,上天是公平的,缺陷中總有完美;對於音感特別好的視障人士來說,好多人都會覺得這是上天賜予的音樂天賦,為他們開啟另一扇門,彌補視覺的缺陷。然而,當親身接觸兩位熱愛音樂的視障人士,才發覺根本沒有「因為失明,所以聽覺特別好」這回事,他們告訴我,聽覺和音感其實跟一般人沒甚分別,之所以特別靈敏,純粹是因為喜歡音樂。不能用眼睛學習,聽覺便成為最可靠的領航員,音感才得以鍛煉。暗中作樂讓他們回到音樂的根本,黑色才是最溫暖的顏色。

黑暗中的撥弦感動

擁有精神漂亮的雙眼,Jan的眼神能夠跟隨別人發出的聲線,而注視相對的方向,要不是她說自己是視障人士,我也以為她跟我們一樣擁有正常視力。沒有視覺體驗,從小便訓練其他感官,音樂取而代之成為最立體和豐富的娛樂,「最喜歡木結他的清脆,聲音好輕、好柔,每次聽到都好安靜。」Jan年半前開始學習木結他,聲音給她的畫面不會陌生,好像聽到她最喜歡的陳綺貞歌曲《旅行的意義》的歌詞時,她跟我們一樣腦海都會浮現風和日麗的景色,「第一次摸到支結他,撥弦線的一刻好感動,從來沒有想過自己可以玩音樂。」今天,她更夥拍同樣準備在《暗中作樂》演出的林二汶,一起分享黑暗中最深邃的音樂體驗。

遇上好老師 錄音回家練習

音樂在失明人士的世界裏,是一種建築在聽覺的形而上風景。Jan拿着木結他彈着《綠袖子》,可能因為她彈的是魚絲結他,指板又粗又闊,讓她的手指走位無誤,靈活彈奏,由第一格走到第五格的把位,她也很快找到相應指位;二汶這時好奇地問,究竟失明人士是怎樣學習音樂呢?Jan向着二汶的方向笑笑說:「阿sir會告訴我每個chord所組成的音在每條弦的位置,我會錄音回家一面聽一面練習。」
Jan幸運地遇到一位有教授視障人士經驗的結他老師,不用「盲摸摸」學結他,木結他的聲音往往能架空她的思緒,每次不開心,只要一彈結他就能立刻回到當下,專心地練習,「因為要一邊聽錄音,一邊在腦海幻想着位置,然後再嘗試按弦,其實是一件很忙碌的事情,每個chord都要反覆彈來記得它的聲音,要彈好多次,所以我們的進度會比一般人慢。」
二汶再問:「哪你怎樣知道不同位置的距離呢?」「阿sir會用blu-tack貼在有關位置,到我練習時一摸到就知道那是第幾格,從而適應距離感。」反反覆覆地彈奏,才發現聽覺的記憶不比視覺差,音感也隨之而來,二汶在旁順勢教她一些節奏和其他和弦彈法,Jan也很快掌握,二汶有感而發:「視覺有時會讓人分心,不能專注做一件事。」音樂是靠耳朵鍛煉,Jan笑言一直對聲音特別敏感,即使是看電影也比平常人留意配樂,高低起伏的音樂可告訴她故事的起承轉合,「有時看電視劇集聽到一些好典型的音效時,不禁覺得:『太求其吧』。」

平衡五官 提高感受力

雖然今年已經不是第一次在黑暗中演唱,但二汶一聊起黑暗中演出,依然雙眼發亮,「黑暗中唱歌最過癮之處是可以做最完全的自己,最奔放。不用化妝、不顧儀態地去唱,用最真實的一刻演繹首歌,好像有一次黑暗演出時因人有三急,急到成個人跪低都要唱,但所唱的高音卻是有史以來最好的一次;當然類似情況唔想再遇到,哈哈。」
原來這個方式也令她重新觀察自己,發現喜歡別人當自己透明,不被注視和看見是最自由,只用歌聲營造壓台感,是一個歌手真正赤裸的演繹,「生活上所有事情太熟悉,習慣用視覺走每條路,眼睛反而幫人過濾了一些不想看見的事情。」當Jan聽到二汶分享她最難忘的黑暗演出時,笑言自己在黑暗中演出的經驗反而沒有她那麼多,經歷過黑暗,Jan說聽覺和嗅覺都可以告訴你很多事情,「例如當我在地下鐵嗅到汗味會知道夏天正來臨,就算每次行同一條街道都有新鮮感,今天可以是阿媽鬧仔,明天又可以發生其他事情。」平衡五官的體驗,Jan和二汶都覺得生活的覺知和感受力才能大大提高。

《暗中作樂2015》
4月16日至19日
九龍灣國際展貿中心三樓匯星Star Hall

聲音說故事 互動黑暗劇場

“What is a soul? It's like electricity - we don't really know what it is, but it's a force that can light a room.”(靈魂是甚麼呢?它就像電流,我們從不知道它是怎樣,但它就是能照亮房間。)著名失明音樂家Ray Charles如是說。對失明人士來說,音樂好比光明,照亮他們的靈魂之窗。說話雄亮清晰的Comma(陳衍泓)三十歲時因青光眼導致失明,由光明走向黑暗,在重新鍛煉聽覺其間,他學會用聲音說故事,在二○一三年成立「黑暗劇場」,旨在黑暗中與觀眾互動,合演音樂舞台劇,「好多人習慣用眼睛聽音樂,而現在的音樂也難免加入太多人造音效,太多『味精』,忽略了音樂本身的內容和意境。」一年多前,他邀請視障、聽障和肢體殘障的演員和樂手,合演《無聲的歌》小型音樂舞台劇,用聲音導航現場玩真音樂,「場地一定要細,因為要邀請觀眾一起參與才能完成整套劇,例如在黑暗過程中一起吃東西、玩游戲;細舞台的好處是讓未有能力在大台演出的演員都有發揮機會。」
這個演出,Comma更邀請了知名失明音樂人梁球參與,有別於以往自彈自唱,當中更需角色演繹,難度比以往高。溫柔的梁球一說起音樂演出,往往笑逐顏開,「最嚮往舞台上的音樂演出,所有音樂都是即場彈冇NG,有時又會走到觀眾旁邊彈奏,讓他們感受最真實的聲音,而不是用mixer播音樂。」黑暗中,他用心眼看到觀眾的注視,每次都很落力,試過幾次他彈奏的時候,更聽到附近觀眾的咽哽聲。
一面彈結他、一面吹口琴已經難不到他,但他沒有Jan的幸運可以有導師教授音樂,在收音機和cassette帶依然流行的年代,沒有凸字樂譜的情況下,他會把一首歌逐句甚至是逐個音去聽,不斷回帶聽,然後自己嘗試彈和錄音,確保「執對了音」,「實在太喜歡聽音樂,收音機是我們唯一接觸外面世界的途徑,那時經常伏在鄰居的門口聽音樂,每首歌的chord都差不多記得。」我不禁驚嘆,也難怪他可以只用耳朵調音,band房內有座走音鋼琴,不用我說他一彈便知道了,他笑說:「以前我會用不同樂器彈同一個音,感受和適應每個音的組成。」耳朵如此敏感,我問他可會是上天給他另一個恩賜,原來這個問題也有不少人問過,「沒有天生這回事,天份極其量只佔兩成,剩下的都是努力;喜歡的話,就會多擺時間。」上天是公平的,努力是成功最老土和唯一的公式,聲音才是共鳴的起源。

黑暗劇場facebook網頁: https://zh-hk.facebook.com/theatreinthedark

記者:胡靜雯
攝影:陳永威
編輯:劉健華
美術:孔文彬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