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5年05月07日

【專題籽】怒漢周博賢監督 義勇工運進行曲

【專題籽:音樂入魂】
「世界不會一刻間就可以改變,但音樂起碼細水長流,能累積一分力量。」有「音樂界長毛」之稱的周博賢說,於是他繼續打着社會議題,與職工盟及一班最前線的工人合作,當中有酒樓點心師傅、汽水廠員工、車衣女工等,製作有關工人權益的歌曲,因為「情歌已經好多人寫,不需要我去做。」只是今次他沒有找謝安琪來演繹,而是一班素人band仔。這張應該是香港歷史上第一張工運大碟,論盡標準工時、集體談判權、資本主義物化等議題,取名《野火WildFires》用音樂唱出工人心聲,確實很惹火。最前線的打工仔在社會仿似是一個個微不足道、卻成就大時代的重要齒輪,我城的繁榮,豈只靠金融?我聽過後,最想就是唱比李嘉誠聽。

當生活最基本的保障都被剝削,工作佔了一天大部份的時間,還有氣力風花雪月嗎?對於最前線的打工仔來說,標準工時的立法一拖再拖,資方漠視工會地位,損害員工權益,一班基層藍領只能服從這些體制,局限了選擇其他生活方式的可能性;他們惟有不斷勞動,透過汗水來呈現絕望。周博賢多年來流着熱血,音樂製作一直目標清晰,就是要唱出低下階層的心聲,用流行歌說社會百態。今次跟職工盟一班工友合作,製作工運音樂,源於二○一三年的碼頭工運事件,「不是這個工潮,你永遠不知道碼頭工人的工作情況那樣惡劣,例如吊臂車上的工友吃飯、大小二便都只能在吊臂車上。」那時看過新聞後激起他的同理心,有天更買了一袋二袋啤酒,走到碼頭想給工友們打氣,其間認識碼頭業職工會總幹事何偉航,埋下製作工運大碟的伏線。

「關於工人心聲的歌很少」

縱然出身中產家庭,但他絕不離地,深明民間疾苦,「最氣憤的是梁振英講大話,勞動節酒會見梁國雄抗議,說忍唔住笑已經令人討厭,還說推動經濟發展就等於促進工人權益,過去十幾年GDP累積升了超過50%,但工資冇升反跌,工人權益好似從來冇被重視過,李嘉誠起樓都係靠工人咋!」經常忍唔住X政府的他一直相信流行歌不只有情歌,不只是娛樂大眾,而是啟發思考,所以當何偉航邀請他策劃這張工運大碟,他一口答應。這次是周博賢第一次接觸工人的議題,「社運歌有好多,但關於工人的故事、心聲的歌很少,有的只會在工人與工人間流傳,香港很缺乏這類型的歌,很多人都不清楚工人的情況。」音樂可否改變世界?實在言之尚早,周博賢也相信音樂絕不能一刻間改變世界,只能細水長流,流到不同人的心。
經過上年的佔領運動,最讓周博賢印象深刻的是香港素人的創意,看見傘後不同的團體組合、藝術發展,他最想就是延續這份精神。在製作唱片過程中,他竟用素人樂隊演繹所有歌曲,連出名的獨立樂隊都不考慮,更想到在社區中心找年輕獨立樂隊,事前在YouTube或透過樂隊們寄來的demo來篩選,他說只要有基本音感、樂器技巧和拍子就足夠,用為人熟悉的歌手或樂隊來演繹不是更多人留意嗎?「這類型的歌,未必有歌手想唱,找素人來演繹,錄音製作前我們親自跟工友們會面,了解他們的工作情況和權益,反而覆蓋面更廣,因為很多素人都來自不同階層。」

素人演繹 風格不限

今次是周博賢第一次跟素人合作,他不局限樂隊的演繹風格,由得他們重新編曲,「用獨立樂隊演繹,反而可跳出社運歌固有框架,風格夠多元化。」這次製作是他最滿足的一次,「想令他們知道自己有能力錄音、出唱片同派台,這是一個充權作用,就算部份歌曲不是我喜歡的音樂類型,我都冇所謂。」他說今次的製作好「社企」,甚至是「貼錢」來做,但以一班全素人來演繹最基層勞工的權益,對他來說,既實驗,又是一個取捨,但他還是相信素人、一個普通人都有能力用音樂感染身邊人,說出工人心聲。

爭取集體談判權

「那怨恨終迫近,唯有集體力量去改變命運」《農村包圍城市》
團結就是力量,這句說話雖然老土,卻是一種能隨時打破高牆的力量。《農村包圍城市》講述集體談判權,故事主角是一班汽水廠員工。布吉是汽水廠的跟車員工,也是職工總會副會長,入行十六年,每天工作近乎十二小時,「有時為了趕收工,吃飯十多分鐘就算。」他每日要到不同區域入至少四十部汽水機,最辛苦是到沒有電梯的大廈送貨。最令他印象深刻的是二○一三年經歴了一次大罷工,因為公司多年來都不承認工會地位,拒絕跟工會設立定期會議,「公司不承認工會,很多事情都口同鼻拗,保障不了我們的權益。」
爭取集體談判權一直都是工會目標。港英時代,立法局曾通過法例確立集體談判權,但回歸後不久,即被臨時立法會以「對特區政府運作造成障礙」為由廢除。沒有真誠的談判基礎,超長工時和無償加班也是促使罷工的原因,「我們每月工資分底薪和佣金計算,佣金逐件貨物計,工友們估計平均每件$4.5。但近年每車只得三個人,貨量增加之餘,平均佣金廿年都冇變過。」所以歌詞中「加薪的金額沒變改只提防,要揭破公關惡毒的化妝,逃離枷鎖」確實道出他們的心聲。罷工、遊行他們都試過,但首次用音樂發聲,他倒覺得新鮮,周博賢覺得最驚喜的是樂隊以迷幻的噪音演繹工人的迷惘和無奈感,布吉笑言應該再激昂、憤怒點,「工友真係要捱,才可爭取到福利,有種跟老闆拼過的感覺。」這次罷工,對布吉來說算取得一個小勝利,例如公司終於承認工會地位,每次開會都會有會議紀錄等,這些我們以為很小的訴求,其實都能改變工友們的權益。

標準工時換生活

「唯有努力吃苦工作,從不敢去亂花揮霍,勤奮沒年月的辛酸,兒女安穩已經快樂」《辛酸》
有哪個父母不想陪伴子女成長?可是當要為兩餐奔波,超長工時剝削的又何只時間,更多的卻是跟子女的感情。從事中式點心師傅的四眼妹,入行十一年,早上四時回到酒樓做點心,每天工作十二小時,因為長時間站立工作導致小腿繃緊、肩膊勞損,更患了足膜炎。身形矮小的她說:「其實每天我不用看鐘都知道時間,因為每天一到三點,我對腳就會很累,然後看一下鐘就正正是三點。」
驀然回首才驚覺長年累月的工作,讓她錯過一對子女的成長。「有天跟女兒逛街才發現原來她已經比我高,我在想究竟這些年來我做過甚麼?完全錯過了她們的成長,冇好好照顧過她們。」《辛酸》中的歌詞「誰想每日這麼感慨,時間有沒有得更改」是她,甚至是每個經歷超長工時的工友,心中一個卑微的問號;四眼妹一聽這首歌就知道自己就是主人翁,歌曲好像為她度身訂做一樣,「聽完好想喊,覺得生活唔可以只有工作,應該要有選擇的機會。」樂隊Musze為她演繹這首歌,他們都慶幸兒時有父母陪伴成長,但最有共鳴的就是從事銷售員的主音啊權,同樣經歴長工時,辛勞一天拖着疲憊的身軀,日復一日忘記生活初衷,精神生活匱乏;他們都希望選擇生活,而不單止是生存。

各地社運音樂

【香港】黑鳥樂隊

本地最著名兼傳奇性的社運獨立樂隊,本地政治搖滾的先驅,由八十年代初至千禧年代解散,歌曲訊息強調自主和反抗,二十年間曾獨立發行《東方紅/給九七代》、《宣言》、《活此一生》、《民眾擁有力量》、《連眾顛覆》、《暴風雨前》及《黑夜驪歌》共七張作品,反叛到極點。

【台灣】黑手那卡西工人樂隊

由工人及工會組織者所成立的工人樂隊,樂隊認為底層勞動人民因教育及生活環境的限制,往往被剝奪了掌握音樂、藝術等文化工具的權力,所以為奪回工人階級與底層弱勢者發聲權利。何偉航說:「台灣的社運樂隊、歌曲發展成熟,社會上有好多關於工人的歌曲。」

【南韓】工運歌與舞

韓國工會力量龐大,無論是工、農、民、學運在七十年代開始發展成熟,遊行抗爭前都必定會以唱歌和跳舞激勵人心,其中更以傳統農民舞蹈最為標誌性;在南韓有地下國歌之稱的《光州之歌》及《愛的征戰》都是南韓人每次遊行必唱的歌曲,而《光州之歌》更被繙譯成多國語言,最著名版本是台灣的《勞動者戰歌》。

記者:胡靜雯
攝影:梁志永
編輯:黃子卓
美術:黃創泰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