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5年06月19日

【文化籽】保舊如舊 拯救醫療文獻

【文化籽:字裏凡間】
憶舊、戀舊,下一步,是保舊。建築保育做得多,然而紙本修復,在港卻少人關注,尤其修復檔案,如同重塑本土歷史,可說是一張都不能少。適逢逾百年歷史的廣華醫院重建,有一批珍貴檔案,正在修復。果籽帶大家走進修復室,看看眼前的專家,如何看待歷史文獻吧。

廣華醫院中庭,是東華三院文物館。據了解,醫院今年開始重建,將有約1,200本舊檔案,包括1917年開始的800多本入院總冊、1936年開始的300多本產房紀錄,以及逾70本手術室紀錄,捐往文物館。這批檔案,乃醫院1991年加入醫管局前的紀錄,原置於醫院的冊籍房,對研究本港醫療史相當重要。但文物館早已保存了不少舊剪報,舊建築位置亦有限,書櫃設計簡陋,怕新一批文獻承受不了建築塵埃,所以已另覓地點存放「新檔案」。
檔案存放外,更重要的是修復。該批檔案,目前正暫借康文署的文物修復辦事處進行修復。香港大學圖書館前釘裝部主管、現為東華三院文獻修復主任的黎鎮英說,近十年各大機構都注意檔案修復,需求大得令人意外,「利豐、中電、匯豐都關注自己的文獻,他們對修復的確很渴求,另外醫學博物館、聖公會都正在做。」

面用洋布 內裏是線裝

不過,本港卻很少修復檔案的課程與人才,而且本土文獻更難直接聘用外國專才,令檔案修復緩慢。事實上,東華致力修復檔案多年,數千項文獻也僅處理了當中的一至兩成。曾負笈海外、常出席國際文物修復會議、已從事四十多年修書工作的黎鎮英說:「外國專家精於做洋裝書,卻難於做線裝,且因對地域文字認識未必深,修復時面對很大困難,就以廣華醫院的入院總冊為例,單單是籍貫,本地專家已經優勝不少,至少知道『順』字後面的缺字,可能是個『德』字,『南』字或應跟『海』。」
本港上世紀初許多檔案的特別之處,在於「中學為體、西學為用」,往往書的封面用洋布,內裏卻是中式釘裝。線裝洋書,中西合璧,單一文化背景的專家更難進行修復工作,「尤其是要修復支離破碎的資料時,最好是當地的專家負責。」
一般修復,可細分成三十多個步驟,視乎檔案破損程度而定。眼前的是受損度中等的總冊。數十年來因被對摺後強行塞入公文袋,紙張又因書蟲的排泄物成了紙磚,故要先除蟲、除酸,把紙逐頁拆開,才能繼續修復。文物修復中的「保舊如舊」概念,也應用到檔案修復,「書質、手感以至書邊的彎度,也要還原。」但他強調,修復方法,會因用途而異,因為文本形式不一,「博物館用的書,要俾人觀賞,缺的部份可能會重新畫過,做到跟未破損前一模一樣;至於圖書館用的書,因要常被人翻閱,用紙要較硬;至於做檔案、文獻,一定要保舊如舊,俾人知邊部份是修復的,做到好睇好用。」例如線口所用的線,也要依原裝方法重新釘裝,彎曲書邊,也得保持,「這是時代造成的,因為當年沒有很好的切紙設備。」他說。
但說到底,所謂「道器」,「形而上者謂之道,形而下者謂之器 」,修復方法再多,都只是技巧,背後的道,才是社會最應該關注的,文獻往往都有它們的時代,正如東華三院檔案及歷史文化總主任史秀英說,修復就是令這些時代的生命得以延續,重鋪道路。捧上舊書,能夠想到用甚麼物料,給予紙張未來,未來還可以如何修復,這才是真正面對文獻的態度,黎鎮英不諱言,而這些在香港只是剛剛起步罷了。

運漿如水 紙本回春

裁釘分糊 存書四藝

記者:童 傑
攝影:鄧鴻欣、許先煜、梁志永
編輯:黃子卓
美術:黃創泰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20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