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5年06月30日

【專題籽】阿伯挑機 你識唔識死

【專題籽:胚芽故事】
80年代生死教育開始傳入香港,但到近年才獲廣泛推廣。
早前參加了香港知專設計學院,「開放設計死亡周末」的展覽,展覽會裏除展出各老人院概念設計、老人的生活用品外,還有跨過「死線」活動。在展覽會的另一邊,老人家齊齊執筆為自己寫個「死」字;設計自己的花花葬禮,要有氣球、有彩虹,像個快樂派對;又設計以自己骨灰製作的生死鑽飾,死後派親友長伴心間。臨近「死」界的老人七嘴八舌眉飛色舞不亦樂乎,像在安排畢業大旅行。

活了大半世紀,經歷了多次生離死別,老人家自嘲「半隻腳踩入鬼門關」,對死亡看透無顧慮。反而剛過人生半場,現年三、四十歲的子女敏感避談,只懂得安慰說時候未到別胡思亂想,結果到親人突然離去,即手足無措,搞喪葬買靈位,思前想後又怕先人不喜歡,傷痛、心情鬱結加壓力又易受打擊。今年79歲的退休老師莫積勤,已經簽定紙,打算死後捐出遺體給醫科生作解剖實習用,家人都很支持,不過即使家人反對,他都要堅持去做,「這是我自己的決定,他們將來會明白的。其實越講死的人越不易死,越怕死,心中鬱結就越易死。我講了好多次死都死唔去。成日講就不怕了。」勤叔豁達地說。

我的志願 無言老師

無言老師標誌上啡色如人體的顏色,是解剖屍體的顏色,也是勤叔將來給運到中大解剖實驗室時的顏色。實驗室裏放有許多人體標本,都是用過去捐贈者的身體製作。塑化了的腦袋、整條大腿的筋肉與肌理呈現,勤叔一件件執在手,細細端詳。做教師的他雖沒打算把自己的身體做成標本,卻願當無言老師,教育學生到最後一刻,他說:「無言老師有個名句:『你可以在我身上劃錯無數刀,但千萬別在病人身上劃錯一刀。』我覺得是對立志從事醫學工作的學生一個好大勉勵。」這決定,經過深思熟慮,絕非心血來潮,「我沒有中國人保留全屍的觀念。飛機失事空中爆炸全甚麼屍?遇恐襲無故死去粉身碎骨全甚麼屍,所以我覺得沒甚麼?人一世物一世,生命苦短,人人為我,我為人人吖嘛!」

勤叔總是笑嘻嘻的,我與他第一次見面,是在展覽中觀看老人生活用品設計時,聊了一會就跟我講汪明荃的電視劇。第二次見面,給我影印了大叠他手寫的文章,最重要還附上「特別給我的剪報」──「五大女人保養湯水」,多可愛的老伯伯,有誰知他曾患上抑鬱症。2002年,相伴莫積勤半世紀的太太倩英患上結腸癌,在醫院裏掙扎生存了一年終離他而去。看着太太痛苦離去卻無能為力的他患上抑鬱症,睡不好發噩夢。想起、談起太太就哭,結果要看中醫調理,找社工、家庭福利會幫助,學看開,多參加社區活動,生活才重回正軌。七年前香港電台有個一人一故事活動,他以太太的病作題,寫了一個約長五分鐘,陪伴太太一年的故事《375日》,被港台電視部拿來製作了《375日.別離》的電視劇。今年79歲的他終於看通:經歷了數個親人的過身,嫲嫲、父母再到太太,在人生經過許多生命的誕生與殞落,早已看透,「現在我好多時跟七老八十的朋友飲茶聊天,都講某某人中風、某某人又走了,都沒了新鮮感。最重要是看開,像林黛玉17歲一命嗚呼,事實是她甚麼事都看不開,講得不好聽就變得抵抗力差,你睇劉姥姥多樂觀,在大觀園活到九十多歲。」他已計算好,做無言老師上完最後一課後,就火化,跟太太的骨灰合葬靈位,到時就可自豪地跟她領功說:「最正確的做法是活在當下,繼續做人活到最後一口氣,我有做得更好啊!」

化身為鑽 長伴家人

現在任何社會問題都可用「土地問題」解釋,然而,因為土地問題,香港人由只接受土葬,到九成離世港人都選擇火葬,再到現在靈灰塔都有價有市,海上及花園撒灰儀式成為亡者新出路。外國還推出以骨灰種樹的骨灰蛋,肉身化成樹木守在家裏,浪漫之餘也能解決「土地問題」。近年還興起生死鑽,取小量骨灰,以高溫燒煉成晶瑩剔透的水晶或鑽石,長伴親人左右。以前要把骨灰寄到美國製作成本高,收回的鑽石是否自家親人都成疑問。近年卻由韓國引入技術到香港,你甚至可以親手把骨灰放到燒杯裏。「開放設計死亡周末」請來學珠寶設計的同學,據老人家的喜好,以3D畫筆,為他們設計將來的「生死鑽飾」,出乎意料受老人家歡迎。

長者大讚 「省地方」

長者大讚生死鑽「省地方」,又可流傳代接代,重要是可以留在家,甚至長伴親人左右,好過十來萬買個靈位,親人卻只一年來一次看望那麼淒清。但這新概念卻不是人人能接受,好些老人家開開心心設計好鑽石,想留給子女時,子女卻嫌麻煩拒絕,讓老人的想法落空。不過早前亦有一位參加過活動的老人家突然離世,家人由朋友口中得知老人的願望,特意到學校找出老人畫的設計圖,把骨灰製成鏈墜,還老人一個心願。
22歲的Katie跟媽媽Polly雖然非常年輕,早已約定,將來誰有三長兩短:就把部份骨灰製成玫瑰花形的鏈墜,家人一人一顆留在身邊。Katie說:「世事難料,touch wood要是我比媽媽早走,我想變成鑽石,餘下的骨灰撒到大海去,讓我自由自在,正合我風格!」媽媽有點扁嘴皺眉回應:「你要弄甚麼款式我都愛,但餘下的倒落海,好嘥喎!做多幾粒畀我換款都好啦!」姊妹似的兩母女拉拉扯扯的又吵鬧起來。Polly還說,一家人可以在食飯時討論這個話題,令她更了解剛過反叛期的女兒,與其死後猜度與避避忌忌,不如生前無所不談多溝通,賺到的,不只是交帶身後事而已。

「死」字點寫

成日問人「識唔識個死字點寫」,我識,但寫出來全世界一式一樣無誠意。德國文字設計師Dr. Abi Aad Antoine,讓「死」者想像甚麼是死,設計出專屬自己的「死」字。意外發現他們心中的「死」多姿多采,還說:「是你們班三、四十歲後生避忌,不願多談罷了。」

記者:陳慧敏
攝影:黃子偉、許先煜、鄧鴻茵
編輯:謝慧珊
美術:利英豪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