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5年07月22日

【文化籽】霍英東長女霍麗萍 追捕靈光魅影

【文化籽:藝文沙龍】
宇宙間存在奇妙能量無數,人類苦思也參不透。

已故全國政協副主席霍英東長房大女霍麗萍,自小放下千金小姐身段,隻身孭着沉重的相機又越過高山又越過谷,近半世紀周遊列國,雙十年華已獨闖婆羅洲影食人族,黃山未有吊車前爬山幾天為捕捉雲海。為記錄已消失的文化與風土人情踏破不知多少鐵鞋,無意間還抓拍了逾百幅她喻為的靈光照片,鏡頭接觸的電光火石間,沉默中與神秘領域彼此交換密碼。

「靈光,我視作大自然的抽象圖畫,人類肉眼看不見的空間不等於不存在,可能是頻率未接通。」霍麗萍莞爾一笑,語帶神秘。家族事業有「男丁」操勞,這位霍家大小姐14歲已負笈英、法、瑞、美讀各國語文和詩詞,最後竟發現攝影才是宇宙最強的視覺語言,無聲勝有聲。「盲聾女作家海倫凱勒(Helen Keller)說過:『世上最美好的東西,是看不見甚至摸不到的,要用心靈去感受。』」娟秀端麗的她認為文化是人類的集體回憶,20歲開始棄畫筆迷上相機,師承黑白風景攝影大師Ansel Adams,一迷就幾十年,像蒲公英一樣把傾城的文化風情到處散播。

滿佈彩光 井水乍現聖母身影

這些異像,過去15年一直在她遨遊的超過14個國家出現,包括英、法、意、中國、日本和秘魯等地,她不時拍得有不同光團出現的照片,還有更特別的經驗。約10年前,霍麗萍見父親身體抱恙,於是到法國南部傳說曾有聖母顯靈的露德為父親點蠟燭祈福。見附近有個聖井便舉機一拍,竟發現井水乍現聖母身影,美不勝收。「如果是水中倒影,何解聖母身上的英文字沒有調轉呢?」她試過把相機拆開研究,後來更用上另外三部不同型號的數碼相機來拍攝,「不尋常」還是間歇出現。
2003年她在北京雍和宮站在同一地點拍了三張佛像照,那知沖曬出來佛像的表情卻不一樣,滿佈彩光。更奇妙的事發生於米蘭十五世紀聖瑪利亞感恩修道院的一座教堂裏,她在同一角度用菲林機Contax拍了兩張教堂內部景象,誰知相片沖曬出來,一張教堂的座椅是白色,但另一張則變了黑色。有朋友以為她「撞鬼」,她卻不以為然,全歸納為暫時難以解釋的現象。
霍麗萍早陣子在蘇富比藝術空間舉行《靈光之旅》攝影展,展出數十年來的多幅靈光照,包括她多年前拍皎月照耀香港,平靜的畫面最後顯現光影縱橫交錯之景,霍麗萍笑指照片更切合香港「動感之都」美名。霍麗萍說,攝影作品《黃山》經饒宗頤題字後,增添了生氣。展覽還分享她近半個世紀的攝影歷程,不少是已消失的文化與風土人情。「幾年前舉辦展覽《靈光一現》,有人質疑我的靈光照是因手震、耀光或是相機有問題,所以我今次特別展出我其他作品,以證技術。」國學大師饒宗頤於是次展覽的題字,她還出版攝影集《JOURNEY OF LIGHT》,擬將收益捐助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協助地震後的尼泊爾重建文化遺迹,也用以感謝在旅遊中曾經助她一把的陌生人。今年二月她曾到尼泊爾拍照,想不到相片曬出來不到兩個月當地不少地方就被天災吞噬,突然而匆促,叫人來不及哀慟欷歔。
談到每次旅程,除了回憶,還似乎附送無限感慨。仗着父親的關係,霍麗萍1972年便跟爸爸回大陸,遊覽北京、西安、杭州等地,提着大型照相機的她被市民當是怪物看,但父親卻對於子女各自建立自己的嗜好無限包容,在中國還未改革開放,她站在天安門前拍滿城單車照;奇松、怪石、雲海、珉泉黃山四絕,盡收那台哈蘇相機(Hasselblad),它是烙印了時代的名物,拍出一個時代的玲瓏。她的部份作品,像法國浪漫主義大師的畫,色彩奪目有生命色彩。「20年前桂林尚未開發,陽朔連電力都未接通,我隻身孭着『摟頭機』(即大片幅相機Large Format Camera)上黃山去九寨溝。」她很早就在外國出版個人攝影集及辦影展,作品曾在香港大會堂、倫敦柯達畫廊(Kodak Gallery)、荷蘭國立博物館(Rijksmuseum)展出。

低調名媛 與相機同行40載

在華麗的上流社會,霍麗萍比誰都低調,一表淨素,常用的是沒有攝影功能的Nokia摺龜電話,在名媛充斥的物質城市,她寧可在鏡頭尋找精神的世外桃源。有時與一個孭着行李的挑夫和嚮導訪名山、探古廟、吸靈氣,在山中看雲破月來、花都皎月,千里茫茫若夢。在高山,目光炯炯地注視山峯的雲霧變化,明明photoshop按幾個鍵盤便行,但她為了避開一支電線桿,會多花三天登陸另一個山嶺。她說:「佛道所說的空,並非空無一物,而是個充滿能量的世界。」拍清心的照片,捕捉的可能是不一樣的世界。如今,她已習慣了與靈光同在,甚至帶着期待。
回顧四十多年來的作品,霍麗萍有感相片中的美好風光不敵時代的巨輪,不少名勝古蹟已因人為或自然災害而遭受破壞,而昔日莊嚴的佛寺道觀亦變為遊客的旅遊景點。她說日後最想以鏡頭記錄的,是香港的街頭巷尾種種,這種生命色彩她最留戀,想為歷史和文化作見證。
「咔嚓」一聲,日出日落樹葉枯榮,人間定格,霍麗萍的靈光,依然耐人尋味。
「明白者可以自行解讀,看不懂也可當作抽象藝術來欣賞,沒有顯微鏡,我們也許不知許多肉眼看不到的細菌。」霍麗萍強調自己是無神論者,非導人迷信,只求「記錄」。
「攝影教我活在當下。」她追求的,是率性、順乎自然、與世無爭的一種和諧。攝影是一種愛情,這是我從霍麗萍眉宇間所領略到。

記者:鄭天儀
攝影:伍慶泉
編輯:謝慧珊
美術:吳子豪
部份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