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果日報 | APPLE DAILY
›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2015年08月30日
馬上成為壹會員

【專題籽】進擊之雲海 投訴王專挑政府機

【專題籽:人言無畏】
我懷疑雲海(陳雲海)有十二個分身,我懷疑佢有超自然力量,否則佢點可以利用震驚七十億人的毅力投訴投訴投訴,單挑政府部門及大企業,成功爭取咁多有利民生的改革。「陳生,乜又係你呀!」出自公務員震騰騰之口,絕對惹笑,無花無假,自嘲「刁民中的刁民」。天津大爆炸後,他追查香港到底有否監測空氣中的山埃含量,又發現高官呃人。香港人幾時先會進化成這種刁民,一同砍低高牆?

「同公務員講電話,好多時係會跌低㗎!」我只是聽他憶述對話過程,都facepalm到掌印滿面。公務員為卸責,行為可以離奇過小說。數星期前,他發現民政事務處有條颱風熱線,想了解到底能得到甚麼資訊。1823政府熱線,他是VVVIP,啟用11年來,他無間斷致電,更與熱線主管成了老友。颱風熱線反而未打過,但一打就能派花生。「第一個前線同事,九唔搭八,我問乜,佢都答唔到。我仲記得佢姓黎。我叫佢上司聽。」另一女士接過電話,情況相若。「那個所謂上司,一樣解釋唔到熱線有乜用,於是我再問:『你有上司嗎?』好玩嘅地方出現了,佢支吾以對,竟然話剛才位黎小姐就係佢上司。」我聽到面都就快捽爛,一時無法應對。那一刻,腦海浮現訪問當日早上收到的綠色炸彈,我求炸彈「銀芽」自爆,我唔想再交稅養豬。「小說都寫唔出呢啲橋段!佢解釋下屬比佢熟呢條熱線,所以先叫下屬聽電話。如果我係真刁民,去公務員事務科開個file,佢哋個底一定花,死梗。」他嬲,但最後還是留手,沒把兩人誅死。

高局長講大話 環保署無監察山埃

大話傍身,已成官場常態。最近睜大眼說謊的是食物及衞生局局長高永文。雲海擔心天津危險品倉庫大爆炸後劇毒山埃微粒會吹到香港,於是他致電天文台,遇上串嘴的林先生,推說並非他們負責,更反問他有否打去1823,實在有眼不識這1823熱線訓練員。然後雲海致電環保署,發現環保署根本沒監察山埃的機器,要添置最快要一年,可是來往天津與香港的航班仍密密飛,山埃根本可以多重南下。「唔講咁遠,單單深圳已有四個危險品倉庫,萬一再有同類意外點算?」本來他沒打算把追查結果公開,但後來高永文竟然向傳媒說一直有監察,令他不得不公開鞭撻。「我不介意政府犯錯,最介意佢哋講大話。天文台、環保署及其他政府部門從來都冇監察。」
鏟你就鏟你,冇面畀。投訴王者,訴不亂投,只針對大企業或政府部門,因為他們最懂語言偽術。「佢哋成日話:『陳生,只係咁啱,十幾年都冇發生過,係得你撞到。』我總唔信係個別事件。」自稱吸力王的他老是碰到匪夷所思的公務員事件,般咸道冧樹意外,同樣反映交稅如同倒錢落海,路政署人員檢查時只看樹是否繁茂健康,竟忽略樹牆能否受力。「哈陳生,你這觀點,我真沒想過。」我要爆啦!

不涉私隱 爭取公開白票數目

雲海跟政府部門開會肯肯定多過議員,成功爭取的例子不計其數,他從沒大鑼大鼓,包括迫使立法會及區議會選舉公開白票數目。原來過往的白票數字都是個X。「選舉事務處啲高層同我講,唔公開白票數目係因為私隱。」 他花了幾個月熟讀私隱條例,發覺根本沒牽涉白票的內容。「牽涉私隱,即係知邊個投白票?咁好驚喎。」經過無數年月,無數會面,白票終能見家翁。「投票人數,同點票、白票數目唔脗合的話,大家就知乜事。」多年來傳媒、議員都不覺有問題,令他氣憤。「議員受薪,我義工嚟㗎咋。」
在他的投訴史上,周旋最久的是當年九鐵建尖東站亂斬400棵老樹事件,成了九鐵的公關重災。他每日,是每日都會致電九鐵相關人員,又無間出席諮詢會。最後成功爭取移植、補種,訊號山公園一半的樹可以說是他救回的。九鐵原本保證他新站建成會種植600幾棵樹,結果只種了些灌木了事。「我咬佢咩,我同佢打官司咩?我一個人單拖獨鬥,已經好恐怖,我做咗刁民中的刁民。」

小學雞 刁民性格來自外婆

還是小學雞一名,他已敢於挑戰權威,發現規矩不一定要死守。這種性格,可能遺傳自其外婆。「佢係個鄉下婆,唔識字,但遇到不平事會出聲。為咗幫被人蝦嘅同鄉,會去當地法院提告。官司贏咗,佢會喺街頭唱住京劇返屋企。」女中豪傑也。投訴唯一取勝法,「唔怕你煩」四字而已,以為兩句可以hea他的公務員,會落得相當慘烈的下場。他熟架構、規程,跟他鬥,死定。其實他的理念很簡單,錯而能改,社會才進步。「冇理由市民可以大到你,最醒目嘅公務員係有問題就處理。」
如果香港多一百幾十個雲海,社會可能已經走到尖端。可惜很多人都怕事,驚官威。「中國人有奴性,對唔住,真心。對住政府,無論佢哋平日幾威風,都會突然謝皮。」有時他不忿市民不緊張自己的立場,一味做順民。完善體制,必然由內到外,但內部改變要靠外部力量進擊。「我希望有大量市民投訴,才有大量藉口等內部公務員改進。」他會繼續當朋友戲言的「炸両俠」,四圍做架樑。陳生乜又係你呀!

雲海投訴心法

收到投訴,部份公務員慣常「此乃機密,不便透露」嚇窒市民,跟着以下步驟,自能見招拆招。

1. 問對方全名及職級。
2. 唔對路,即問上司全名。
3. 遭拒絕,同佢講所有政府部門的上級名字及職級都可公開,非機密。
4. 感被耍,找其部門的資料公開專員。
5. 再被耍,即問其全名、職級及直線電話。
6. 再找部門主管。
7. 部門主管玩嘢,你就把前線、公開資料專員及部門主管送到申訴專員公署。
8. 跟申訴專員講明三個單位都處理失當,要求跟進。

場地提供:Shore(2915 1638)
部份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記者:葉青霞
攝影:許先煜
編輯:陳漢榮
美術:楊永昌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