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5年09月08日

【專題籽】告別 忙與盲

【專題籽:音樂入魂】
不知甚麼時候開始,忙碌成為量度生活意義和存在價值的一把尺,這把尺彷彿有生命力,無限伸延使人筋疲力竭。盲目把生活填充,人也麻木,忙與盲是這都市的節奏,城市小人物每天都演繹這主旋律,那管是麵包師傅、售貨員、看更甚至是殯儀從業員。
梁祖堯說,往往就是這些毫不起眼的小人物成就一個時代的美麗面貌,於是與填詞人梁栢堅、樂隊觸執毛結他手Mike Orange等人,用音樂劇述說十二個日與夜的小故事,真實才最重要,沒有任何事情比真實更有張力,所以我一直相信戲劇裏說的故事。

Mike Orange:看綵排即唱即作曲

看觸執毛的結他手Mike Orange夾band就看得多,在劇場上看見他倒是一件新鮮事,我問可以先聽其中一兩首歌嗎,答案竟然是沒有,我心想:「這麼大膽?現在已經9月,距離演出一個月都冇啊!」祖堯在旁笑說:「今次目標是打破傳統音樂劇規則,平時一開始應該是有了情節就再想曲,但今次是邊即席創作邊想歌,是很刺激的。」

劇場爆肚 天才波的較量

人需要沉澱才不墮入盲的狀態,所以連排戲他們都不斷醞釀日常生活真實遇見的情節,不刻意想對白,也不刻意雕琢太多音樂,今次大概是音樂人與劇場人即場爆肚互打天才波的較量,Mike Orange說:「如果他們告訴我怎樣寫就怎樣寫,那一點都沒趣。我會看他們綵排去感受每首歌曲應該有的tone,追求一種真實感。導演排戲的時候,叫大家即場唱,我就即刻彈,有些演員可以即刻唱些詞出來,一路唱一路作曲,他們連我轉chord都跟到。音樂製作好多時追求完美,但在劇場就算有瑕疵都會覺得是一種真實感。一班演員誠實的情感讓我創作到歌曲,用心唱歌最動人。」

樂器就是演員 意念演繹成音樂

Mike Orange一星期會有幾天出席他們的排練,但不是每次都會拿着樂器一起創作,而是先感受,有時看着看着,連自己都入了戲,覺得氣氛沉重,再彈的時候,所有音符就手到拿來,「有些歌曲是以先詞後曲的方式創作出來,其實好有挑戰性,但音樂出來的效果反而好自然,梁栢堅其實好有音樂感。」他覺得自己今次不是一個樂手,說繙譯員也許更適合,將他們的意念繙譯成音樂,將音樂劇的感覺變奏成相關的情緒。「整件事情好raw,我們都是演員,只是表達用的是樂器;今次決不用program,創作到幾多音樂就用幾多樂器,一來最真實,二來因為是live,跟着program走冇意思。」Mike Orange近期也忙於觸執毛新專輯的創作,不過與其說忙,倒不如說是沉醉,「喊忙就一定是不太喜歡,做喜歡的事情是享受,我可以下午四時開始做音樂,到有意識的時候,才發現足足坐了六小時,沉迷一件事,會連時間觀念都冇。」忙得來開心,有幾多人做到?

忙語錄

在整套音樂劇的過程裏,我自己都在問自己問題,像搭巴士看沿途風景,但好多人未必會看,那些很老生常談的東西,以為自己好了解,卻原來忘記了。

梁祖堯:打工仔就像螞蟻

幾時都話中文字最好玩,玩諧音、玩押韻、玩字形。亡, 在《康熙字典》解作「失也」;串連心和眼(部首),就會失去心思、眼看不見,便成「忙」與「盲」。萬物由心造,梁祖堯說「忙」與「盲」是一對的,心忙了、盲了,便會忘,心死,自然亡。今次他首次撰寫《忙與盲的奮鬥時代》劇本,不改編不搬演,親自和另一編劇兼演員邵美君一起訪問日夜忙碌的打工仔,又取材身邊朋友的真實經歷,以音樂劇形式唱出十二個小人物的故事,包括每天一早起床搓麵粉搓到筋骨勞損的麵包師傅、讓女人身心都能安心的婦科醫生、由導遊轉行做殯儀的agent、以「一個死好過兩個死」為救人宗旨的救生員、日日化濃妝的化妝店sales,還有大廈看更等等。

音樂串連情感 更勝台詞

當中,最令大部份打工仔有共鳴的職業還有螞蟻,「有一日想劇本想到好灰的時候,看到牆上有一行螞蟻,忽然覺得有種莫名其妙的感動,其實牠們是真正忙與盲的動物,從來沒有人看見牠們睡覺,但牠們就是不斷走來走去冇停過,偏偏牠們就是這麼細小,力量集合起來卻可以拉動一架波音747客機和一頭大笨象。其實這就是香港人,往往沉着應戰,但香港人有時候就是會盲,如果可以好像螞蟻般,忙碌得來又不會迷路就好了。」祖堯相信動物有心靈感應,人也一樣,「你去飲宴,通常會跟一些不相識的人同枱,就算不認識,你也會感覺到一個人開不開心。這也是live performance不能被電影、電視取代的原因,我們是真的活生生活在台上,音樂是其中一種元素可以串連每個人的情感,勝過千言萬語,講甚麼台詞都代替不到。」

創作靈感 源自雨傘革命

所以,今次音樂劇重點一定要貼身和貼心,「音樂劇永遠都假假哋、離地,但今次我們要鑽入地底將生活的意義發酵。」音樂劇將於9月尾上演,祖堯的創作源頭就是來自快一周年的雨傘革命,「由熱騰騰的一件事情回歸平常時候,我們應該怎樣自處呢,自己好想找尋答案,所以想借各行各業說明我們現在正感受的事情。」 不過他認為劇場不是提供答案的地方,只是給觀眾一個反問自己的時刻,尋找答案的過程才最珍貴。

忙語錄

忙碌讓人忘記如何誠實面對感受,你不誠實、不想,那生活會方便好多,你不需太多感受,不會因為見到一些事物而不開心,但這樣的人生是否好?

梁栢堅:香港人不忙不聚財

把日常每天發生的事情化成音樂劇,比演繹天馬行空的故事更具挑戰性,靠的是演員本身對生活有幾多感受,而感受又有幾深刻,所以在歌詞創作上,祖堯特別找了惡搞填詞人梁栢堅,「能說出社會百態的填詞人,實在別無他選。」親身在社會大學(監獄)忙了也困了十幾年的梁栢堅笑說,香港人覺得自己快,像用澳牛的方式serve你是一種值得自豪的事情,「忙,令自己有生存價值,在辦公室每個人都好像好忙,但趁後面沒有人留意到自己就做其他東西,無論上司和下屬,都最怕讓別人知道自己空閒。去旅行,時間表排到密密麻麻,香港人是世界上最忙的民族,不忙不聚財。」

生活落差 原始人睡得比我們多

近年由中環人轉變成自由工作者,梁栢堅也說試過睡到自然醒的那一天,都不禁會問自己:「是否太空閒了?」「科技進步,理應方便了生活,但現在人卻忙了,原始人反而還睡得比我們多。」 生活中的落差往往成為創作最好的題材,「好多職業本身是一種荒謬,就如記者你,表面好像在尋找真相,但最後你又會想加少少假東西,才覺得報道好看,又例如市區重建局和領展,理應建設但其實在破壞市區,搞到樓價不斷上升,全香港都是做着這些本質有落差的事情。」

小人物 造就時代風景

所以在音樂劇的歌詞裏,他最喜歡加入黑色幽默,令觀眾笑中有淚,講殯儀的一場戲,他填詞填得最enjoy,這邊廂剛去完旅行,那邊廂轉行做殯儀agent,梁栢堅:「越想迴避越迴避不了,最後你發現旅行是要找天堂,其實人生亦是步向天堂。」歌詞一段節錄──「旅行有回程,仲有登機證,人生只有單程,去到天堂就係活過表證。」有些歌詞是在完全沒有音樂托底下填的,除靠押韻、句子結構令歌詞順暢,梁栢堅說這些落差也成為了歌曲的arrangement,「麵包師傅好像苦力,每日人人還在睡覺,他們就要起床搓麵粉搓到筋骨勞損,賣幾元一個麵包用這麼多心血,你問他們有無工作熱誠,他們一定答你不到,他們只為上班族可以好快吃完麵包就上班,香港好多人好似螞蟻咁,微小到你不知道和看不到他付出了這麼多,其實好感動。」毫不起眼的人,往往成就到一個時代的風景。

忙語錄

人的終極目標是不用工作都可以餬口,但香港人硬要以忙作為生活價值。每個人都想自由自在,但給你自由的時候,你又會害怕。

《忙與盲的奮鬥時代》

日期:9月25-26、29-30日及10月1-4日
地點:葵青劇院演藝廳
音樂總監:Alex Fung(馮翰銘)
音樂創作/現場演奏:李一丁、Mike Orange@觸執毛
查詢:3761 6661

記者:胡靜雯
攝影:陳永威(劇照由風車草劇團提供)
編輯:陳漢榮
美術:孔文彬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