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果日報 | APPLE DAILY
›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2015年09月09日
馬上成為壹會員

【文化籽】偷情盛世速食至上 還有真愛嗎?

【文化籽:籽談風月】
「人生苦短,偷情趁早。」這句偷情網站標語告訴我們,如若不想寂寞得左手也顫抖,就請盡快「偷食」,獨家嚐鮮。亦難怪手機「開飯」app今天多如星星,寂寞路人,總有一個喺左近……是現代婚姻太令人害怕嗎?殊不知婚姻與外遇乃兩生花,虛情假意,海枯也無石爛。

很久沒聽過那些轟轟烈烈的偷情故事,近年登上報刊的,都是些小三曝光、各類「室外活動」或天真速食故事。慢慢地,連認真置業包養的「二奶」一詞也不見了,且讓「小三」取而代之。直至偷情網站資料外洩,我們才忽然驚覺這些年連公務員也出軌了。
其實,外遇不是689政府治下才有的問題。上世紀外國勢力早有兩份報告研究過外遇問題,包括1953年的《金賽報告》和1976年的《海蒂性學報告:女人篇》,後者指有七成女性過着不同程度的偷情生活,結婚五年以上的婚外情數字幾乎比五十年代翻了一番。近一點的數字亦有,根據明愛向晴軒上季公佈的本港婚外情研究報告,逾七成受訪者表示身邊親友曾遇到婚外情問題,結婚一至五年的外遇case多達一成六,反映香港人搞婚外情,已不限於「七年之癢」,而是一癢就要抓。
然而今天的偷情,普遍是偶爾抓抓爽一下──偷食唔玩認真。等愛侶入睡後,偷看的不是念念不忘的情婦臉書,而是號稱全球擁有三千六百萬會員的偷情網站Ashley Madison,玩家明白,期望真愛的可能性很低。

愛麗絲千夫所指 被下毒殺死

且讓我們一同想想不玩認真的理由,可能理由一,分享型經濟潮流,另一半有空,在自動「開飯」app分享,難得合情合法;可能理由二,人仔滙率問題,既然再難像二奶村時代挾港幣北上置業玩認真,偷情說穿了就是一場四十五分鐘的體力遊戲;可能理由三,土地供應問題,如果情婦是一隻激烈的海膽,沒地方包養就惟有忘我地立食……又或者真實原因其實是,現代男女都太怕受傷?
古往今來的情婦,燈蛾撲火,命運坎坷,又的確很易受傷。十五世紀法國,英法百年戰爭時期,聖女貞德剛奪回奧爾良,才坐上王位的查理七世,其年輕貌美的情婦愛麗絲.蘇慧(Agnès Sorel),便相傳曾以「我只愛勇敢國王」的激將法,鼓勵膽小國王發憤圖強,打贏百年戰爭,最後卻落得被落水銀毒而香消玉殞。
愛麗絲被譽為法國最美的女人,金髮碧眼,懂得細心打扮,而且本身已經是潮流指標,當時她吩咐人畫過好幾幅肖像,其中一幅露半球,震驚皇宮,卻樹立不少敵人。事實上歷史留名的情婦,許多都是在情夫死後變得孤立無援,又或者受盡千夫所指,鬱鬱而終,而愛麗絲則在沒保護傘下,被害身亡。
愛麗絲之後,情婦也算有個名份,可以名正言順地現身於部份社交場合,但悲劇結局就沒太大改變。十八世紀路易十五的情婦龐巴度夫人,引親信入宮,掌握實權,自己參與了不少建築、文藝事務,亦是首個非貴族出身的情婦(之前情婦的條件是必須已婚,且是貴族),後來引發史稱「三裙作戰」的七年戰爭。但剎那光輝並不永恆,最後她還是要沉吟在自己破碎的人生中,鬱鬱而終。

龐巴度取悅情夫 設娼館供皇帝淫樂

可知道情婦的幸福從來都沒有不老的秘方,人老色衰,與情夫感情一淡,三姑六婆就會自四方八面毒舌攻堅,關係自然缺乏保障,而所謂官方情婦制度更不如東方的三宮六苑。龐巴度為挽回國王關心,不惜設立「鹿園」娼館,找來妙齡少女,供路易十五享樂,有些少女更是姊妹個別上陣,如若懷孕,少女就要被帶離鹿園。但一朵已凋謝的花朵,很難再洋溢芬芳,龐巴度顯赫一時,最終還是孤獨離世。
「人生苦短,偷情趁早」八個字沒有說到的,是到底我們期待一個short affair還是long vacation?龐巴度、愛麗絲及上世紀初羅馬尼亞國王卡羅爾二世(Carol II)的情婦伊蓮娜.魯佩斯古(Elena Lupescu),也是希望跟情夫走到最後的,就算是由露水開始,也不希望入夜便結束;事實上,猶太裔的伊蓮娜,即使與卡羅爾一同被捲入法西斯的浪潮當中,也算走到最後,兩人於流亡時正式結婚,若不是卡羅爾後來不敵癌症早逝,她算是難得修成正果的情婦了。

夢露傳介入總統婚姻 慘被滅口

如果不計荒唐的克林頓與萊溫斯基,以及令人欷歔的戴安娜與卡米拉事件,最為人津津樂道的是瑪麗蓮夢露與甘迺迪的地下情。如果Elizabeth Abbott《情婦史》一書引述的事是真的話,夢露以情婦身份,喬裝成女秘書前往甘迺迪安排好的地點幽會,也熱切期望一段長久的關係,彷彿告訴我們,史上的情婦都沒有誰是不整裝待發、沒有誰是不認真的。
夢露竭力在甘迺迪的生日派對上高歌一曲宣示主權,抖擻早已因婚姻破碎、事業虛幻而變得精疲力盡的心情,但在那天之後,甘迺迪從此在夢露眼前消失。可知道,付出得越多,情感黑洞就會越大得不能承受,後來夢露的死,大家都知道,「可能」與介入甘迺迪婚姻或政治事件被滅口有關。雖然已無從證實,但她的情婦段落,與她的自傳《我的故事》同樣永垂不朽。
說到底,偷情的忐忑,還是莎翁寫得好,「啊!婚姻的煩惱!我們可以把這些可愛的人兒據為己有,卻無法掌控她們的各種欲望。」(《奧賽羅》)在男女平等的偷情盛世裏,甚麼才是貞潔的愛情?當一切都不認真的時候,到老的婚姻還有可能嗎?似乎值得細想。

撰文:童傑
編輯:陳漢榮
美術:吳子豪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