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果日報 | APPLE DAILY
›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2015年10月10日
馬上成為壹會員

【專題籽】野雞博士任建峰 問候小學雞

【專題籽:人言無畏】
陳文敏,神奇超卓頂級,並非在於他是全港唯一「名譽資深大律師」,而是他像一塊照妖鏡,誰插水撒賴、誰辯才水皮、誰狂妄自大,一照,一群小學雞頓時現形。好,自命溫和卻被左報形容為「法律界長毛」的任建峰成功爭取野雞大學博士證書,以「超然」地位,「問候」這班窮得只剩下利益的當權者。他以七分專業,三分幽默,為這荒謬社會的大眾預防爆血管危機。

任建峰雙眼有神,嚇得吓人。「我好遺憾左報冇話我喺邊度邊度接受軍訓,話晒我5呎10吋高,個頭又剪到咁短。」想起受過「美國海軍陸戰隊訓練」的瘦小黃之鋒,我笑到歪腰。向來以想像力稱王的官方喉舌,才不會讓你捉到路!自去年牽頭與一班律師推倒支持白皮書、言論親共的時任律師會會長林新強,創造空前的法律界奇蹟日,他的名字與照片便老是常出現在報上。「我只能說多謝抬舉。其實我點可能係法律界長毛?頭髮又唔多,你叫我『法律界無毛』還可。」
最近他連環獲左報「抬舉」,正因他發動「#我問候盧寵茂」行動。「人哋有冇慰問佢呢啲小事,盧教授都咁耿耿於懷,佢係咪好缺乏愛?咁我哋應該可憐佢,畀啲愛佢。」大愛問候,最終演化成牽連盧母的另類問候,左報把責任推到任建峰身上,但要反「醒」(對,是錯字,我跟盧教授寫咋)怨氣源頭的,該另有其人吧?
在facebook看到有人創辦「香港野雞大學」,我為任建峰申請了一張「法理學博士」的證書。他拿到手後,笑不攏嘴,然後竟較自誇影響力高過陳文敏的李輝,更李輝。「得到呢個博士學位,令我的影響『煙』子提升248倍,點只副校長,做特首,甚至聯合國秘書長都得,簡直宇宙最強。」

捍衞法治 不是一句「靠晒你了」

反對陳文敏擔任副校,顯然破壞「學術自由、院校自主」,不過身為法治普及教育團體「法政匯思」召集人,落區擺街站,這八個字他一定不跟街坊講解。「那些所謂有學識的人,總係用詞深奧,鍾意拋書包。我哋只係咁啱有少少專業知識嘅普通市民,唔會擺出高高在上姿態。」他寧願把道理包裝得生活化、貼地啲。「陳文敏呢單嘢,我會比喻為教壞細路。以往努力拼搏,就有機會發達上位。陳文敏明明有能力都上唔到去,咁老竇老母點教仔女?叫佢哋唔使讀書,做庸才,服從才可,去擦老師、有錢同學鞋就夠?」街站是心理質素訓練場,粗口濕濕碎,有持不同意見人士使出一招手臂延伸,也只能忍一時風平浪靜。「試過有人將一叠單張掟向我,唔通我同佢互鬧咩?只可講句多謝意見,祝你快樂。」他不忘乘機再來個底線抽擊。「盧教授多啲到街站, 對他練EQ有幫助。」靚抽。很多人總是會對他說「靠晒你了」把捍衞法治變成這班律師的責任。「唔好睇小自己,人人都有個角色。公民嘅道德責任不能外判出去。」口水浸不死人,誰能靠念力打勝仗?
任建峰多次強調,他不是要做英雄,浪漫主義不是他那杯茶。這位在抗爭路上走得很前的人,竟然會寄語年輕人最緊要賺多個錢。「錢有時可以買回一點自由。而且印單張你估唔使錢?」想一下,身不由己有時真是錢作怪,抗爭也從未免費過,在現實還是該現實一點。擁有澳洲籍的他,不自命清高說必不離開。「如有一日老婆話要走,你叫我喺老婆同香港之間抉擇,我一定揀老婆,但我的確唔想走。」他提到自己2001年回流返港,只因澳元匯率低,香港稅率也低,打算在港『打劫』十年八年,返去嘆世界。不過最老土的日久生情出現了,他對香港,有了莫大的歸屬感。「尤其可以講廣東話,令我講到想講嘅嘢,好多俗語好到肉。英文粗口總是交配與排泄物,但廣東話粗口呢,有唔同字形容唔同生理狀態嘅生殖器官,抵死好多。」
當大家開始懷疑香港的三權分立是否名存實亡,他對香港的司法獨立仍有信心。「司法系統仍然健全。但係法治最大的衝擊來自行政機關。」慎防當權者以為自己能凌駕法律,是香港的最後防線。光說我們鬥不過北方勢力的,其實正跌入自我應驗預言之中(self-fulfilling prophecy)。不想肥彭的「香港自主權會斷送在香港某些人手裏」言論準過車公?點做,你懂的。

記者:葉青霞
攝影:鄧鴻欣
編輯:謝慧珊
美術:楊永昌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