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果日報 | APPLE DAILY
›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2015年10月30日
馬上成為壹會員

【專題籽】壓榨20年 配音員悲聲

【專題籽:胚芽故事】
「20年有減薪無加薪。」當醫生都為無加薪而出來發聲時,一直在銀幕背後的配音員,20年來不只凍薪,還被減薪。

配音,讓人有種奇怪的心癮。明明薪水奇少,拖糧嚴重,好多人幾次轉行離開,儲了一些錢又回頭做配音,錢花得七七八八又再出去搏殺,儲錢後又再回來。工作量多,對自由業者的要求與回報成反比,正宗搵朝唔得晚。早前陪伴我們33年的「叮噹」配音員林保全離世,一時間喚起大家對五彩配音業的興趣。不必靚樣只靠靚聲,就能遊走夢一般的電影行業,夫復何求。然而道氣一過,配音業不再輝煌,積累廿年的壓榨漸漸變得尋常。上月一班自由配音員組成首個「香港配音從業員工會」,除了聽靚聲,也請聽他們的心聲。

黎家希,「香港配音從業員工會」副主席,九十年代末乘着有線電視開台並外購大量電視劇集,需要大量配音員配音,演藝學院畢業後就加入配音盟軍,一做就廿多年,如今是配音員也是領班。
講起配音史,黎家希就興奮。他試過為鹹片配音,以為女生叫床最辛苦,作為男人的他竟然都配到雙手麻痹:「原來要你持續20分鐘,用喉頭發出嗯、嗯的效果音,會讓血氣谷上腦,我頸部以下的血彷彿抽空了,還雙手麻痹!從此都不想再錄!」講起近況,他就頭痕:「廿年前一個稍有名氣的配音員每一take工作(約30分鐘的配音劇集)約150元,較資深的可去到500元。幸運的話一天可跑四、五場工作,準時出糧生活安穩。但現在!自由身配音員收費平均每take 120-130元,新入行甚至得兩位數車馬費!還常拖糧達九個月!點都要食飯㗎大佬呀!」聽說今日配音員兼任撰稿員,便可多收一份人工維持生計,「仲大鑊!撰稿也是一份份計,通通同價,寫着節奏慢的愛情劇還好,要是寫綜藝節目,同時間幾十人講話重重叠叠,你寫足一日,收入遠低於最低工資。」聽到這裏,數年前資深配音領班謝月美冷冷的跟我說「想做配音員?你屋企要有錢,養得你起先得噃!」的畫面重現眼前。黎家希又指,他試過為一兒童短片系列配音兼唱歌,錄了卅多集,每集三、四首歌,每集人工只得60蚊。「得啖笑。平時都可能有百多元配音費,唱歌理應更多的,但我竟然得數十元!我認為起碼每首數百元啦!」弔詭在他又補充說:「但我又真係好鍾意唱!」愛情與麵包,思前想後,掙扎還是辭演。不久後對方居然回頭找他,讓他喜出望外。他發現原來向僱主提出自己想要的薪金和待遇,而對方覺得自己值這個價,就會回應自己的要求。如此結局,讓他更捨不得這處處驚喜的表演世界。

白雪公主演足廿年 認真修稿幫同行

坐在旁邊的是林司聰,你未必認得她,但八十後們應該記得她是早期亞視的天氣和交通報道員。即使唔睇亞視,她的聲音你依然熟悉。由當年馬路安全廣告「馬路如虎口,睇老虎梗係去動物園啦」、教育電視中溫柔的解說聲、港鐵站裏「搭扶手電梯,唔好望住手提電話,記住要緊握扶手」的三語廣播,還有聽到耳仔都熱埋的「廣東話,請按1字……」話音系統,全部都出自她的口。廿年前她為迪士尼的白雪公主配音,至今她仍然配白雪公主:「除非你死掉,否則他們都會找回你,連戲要連成這樣。做配音有這好處,你可以做廿多年白雪公主,做演員沒可能!」她正職配音領班,下班回家煮好飯湊好女,為配音員們審稿,直至兩、三點,日日如此:「當今許多撰稿人是配音班學生,心機夠但數口數得不夠好,配音員錄起來容易NG,好多公司甚至拿網上BT版譯文當譯咗,其實錯漏百出。若稿不夠好,配音NG多,一天可能只能完成兩三take,配音員收入更少。我多花時間修稿,乾淨利落,大家可以多接工作,做得方便開心又過到自己良心。」一份好的配音稿,才是戲的靈魂,配音稿最難是要把對白本地化,神之撰稿員要消化了對白,融入廣東話、文化、潮語與時事,意境感覺全中。然而當今資源,哪來時間給你精雕細琢度對白和本土化?一切講求唔好急,最緊要快!人工每小時30元,不如密食當三番搵錢交屋租,哪來心情同你琢磨廣東語境?黎家希指:「廣東話本身表達能力好強,變化多端其實好好玩,個個撰稿的配音員都想寫份好稿,讀起來創意貼身,還能推廣粵語配音本土文化。但好多時為交稿,摩打手打足一日字,卻連最低工資都未夠,當然無餘力同你度橋度對白。」預算太緊絀真係搵鬼做,作品質素越見差,本土配音不被重視尊重,跌入惡性循環。

聽得又睇得

專攻低沉路線

新人常兼角 變太多走火入魔

雖然薪金20年來一直倒退,但每年還有許多畢業生,不顧一切投入從小憧憬的配音業。入不了大台訓練班,就隨資深配音員開的配音訓練班學師。電視台的配音組人多勢眾,配主角就是配主角,兼角情況不多,但自由配音員就要萬能,林司聰說現在的電影和電視劇都較華麗,角色多了,一套韓劇有50個角色:「成本控制,一個廠大約只得七、八位配音員,一人分飾四五個角色是基本,曾接過一個工作,八位配音員,要配一整個宮廷,成堆宮女太監皇后王子,那次我真要投降。」
郭俊廷、楊婉潼、張振熙都是近年入行的新晉配音員,為了維持生活,楊婉潼早上去做OL,晚上及周末才變身另一個人:「配音讓我普普通通的一個人,可以變成其他性格的人,戲劇的、卡通的,多誇張的都可以試。」張振熙入行時還是中學生,穿着校服去配音。他指考高考模擬試時,竟然在中文聆聽考卷的錄音聽到行家郭俊廷的聲音!「對我影響很大,突然有把好熟悉的聲音在你耳邊咦咦哦哦咦咦哦哦,影響了成績。」他邊說,邊跟郭俊廷拉拉扯扯笑作一團。
新人難免面對低薪之苦,還要兼任許多雜角,郭俊廷慨嘆:「有時要做好多角色,十多甚至廿個,同一時間幾個廠加起來上百個都有,好無奈。」太刻意變出不同聲音,有時會讓他失神,甚至變到走火入魔:「會忘了自己最擅長的聲音是如何演繹。」

聲優與吹替聲優

即使甚少接觸日本動漫畫,你也可能聽過日本的「聲優」。聲優是指在日本職業化的配音演員,但其實香港配音員的工作,並不完全等如日本的聲優。日本的聲優多為「出爐」動畫作第一手配音,好多時他們會順理成章「變成」這個角色,以角色名義出席活動,如簽名會、握手會等,曝光率及受歡迎程度大增。
至於將外語影視劇重新以日語配音、第二度演繹角色的「二次配音員」,則被稱為「吹替聲優」,他們甚少以角色的名義出席活動,多數情況下更要配合劇中演員或前一位聲優的演繹方法為角色配音,嚴格的甚至連吸氣方式都得學習。在日本,吹替聲優亦甚少有大紅大紫的例子,而香港大多數配音員的情況就像後者,隱藏在背後默默努力。

記者:陳慧敏
攝影:鄧鴻欣、楊錦文、許先煜、黃子偉、梁志永
編輯:李寶筠
美術:吳子豪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