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6年02月04日

【專題籽】大掃除背後 清潔阿姐辛苦了

【專題籽:胚芽故事】
年廿八大掃除垃圾堆積如山,一鼓作氣清晒舊物,無論人和屋都精神爽利,如獲新生。但多少人記得,這個時候清潔阿姐為我們分擔了多少袋垃圾。去年維園年宵過後,遍地金魚被當垃圾丟掉,大堆義工幫忙營救。事件在網上瘋傳,令今年維園謝絕撈金魚檔。講咁多,新年流流叫你源頭減廢少消費略嫌掃興,顧及別人,自己的垃圾自己好好處理,功德無量。

上周起,負責「倒樓」的外判清潔工興姐的日程表是這樣的:晨早6點開工,拖着有轆的藤籮逐戶收起門口垃圾,丟到垃圾槽。10點第一台垃圾車收走垃圾,回家食飯回來再做,傍晚垃圾車又清一次。晚飯後她又去垃圾房打點,明天繼續。她的標準工時是早晚六至十,兩節共八小時。興姐叉着腰笑說:「係㗎,𠵱家過12個鐘㗎,冇補水㗎。」
今年興姐拍檔有事請假,沒人安排替更,她一個人清理全座三十層廿四戶的垃圾。有些清潔工會出動老公仔女幫手,有些會自掏腰包請人回來幫忙。「所以我今年預計,下午兩點半就要開工了,如果你到傍晚六時還未倒完,夜晚人多等𨋢你就拉不到大垃圾桶上樓,人家會說你臭。佢掩住個鼻,我就唔好意思。」收緊最低工資$32.5的興姐說。「我們過年真的好驚㗎,家家戶戶起碼丟數袋垃圾,還有大型傢俬,一層廿四戶你說有多少垃圾。」平時收一次樓只得五至六大車垃圾,這時期會增加至十三、四車。她逐層把垃圾丟進垃圾槽直送地下垃圾房,大型垃圾則用垃圾車送下樓,一日最少走廿次。最難搞是垃圾袋裝太滿甚至是穿的,一拿起菜汁肉渣又像山泥傾瀉般丟滿一地。竹籤魚骨拮到手是每天發生的事,回到地下垃圾房, 以長鈎把垃圾槽的垃圾鈎下來,包不好的玻璃乘衝力彈出,有時甚至被吸毒的針筒拮到,她竟說:「好在我哋做得耐,有抗體,所以冇事。」沉甸甸的垃圾袋,興姐要用全身重量壓住它才拉得動,她忽然說我好大隻㗎!脫下手袖抽起衣袖,形狀古怪起角的老鼠仔,在乾瘦的手臂上平地而起。那古怪形狀根本是拉傷了的結果。她一直有看職業治療,每晚雙臂得套上壓力手套才能入眠,否則雙手麻痹會被弄醒。

過年垃圾倍增 初一至三照常開工

上星期起屋苑垃圾倍增,明天年廿七到年廿九更是垃圾高𥧌期,如此年初一、二、三肯定累得不想出街,「梗係開工啦!我們冇得休息㗎!倒垃圾慢少少,垃圾堆積到似座小山,成間屋咁!回來都係自己清, 邊敢休息呀。」希望大家丟垃圾時行多步,小型垃圾丟到垃圾房,大型的送到地面垃圾站,冷飯菜汁、玻璃竹籤等包好,又或關注清潔阿姐的薪酬待遇,還興姐一個愉快的新年吧!

搞鬼打油詩 嘲亂拋垃圾

戴曉峰(Ken)近年專注社會實驗,最近跟朋友參考外國團體,搞了個《一日一百香港》的活動。參加者各為關注的議題,創作社會實驗,並計劃選一天,同在香港不同地方進行,全民實驗,目標是一百個。而他,今次選擇了關注路邊的垃圾問題。

「夜半亂拋是何人 葬身花槽今回魂」

香港人的公德心還可以,多人走的大路乾乾淨淨的,但路邊的花叢、斜坡、去水渠總變成另類垃圾桶。大家可以想像,廢紙鋁罐膠樽膠袋零食包裝的來歷,但有些如牙線牙籤、無頭爛遮、燈膽、大包裝抹手紙的包裝,難以想像為何置身於此,大樹下鋪滿小碎石的花圃更離譜,是滿滿煙頭,Ken無奈說:「可能個形狀及質感像煙灰缸,無意中誘人丟煙頭進去。」
上周他收集公園小徑草叢中的垃圾,有住在附近的朋友還認出「幾個月前已經喺度的檸檬茶盒。」並為它們作打油詩立此存照,「夜半亂拋是何人 葬身花槽今回魂」及「有無做過自己清楚 望你經過想當初」將亂拋垃圾這個問題,放大幾十倍來處理,「放喺大路你不能再睇佢唔到啩。」引來很多街坊圍觀議論「咁多垃圾」同「又關我事?」Ken說:「最想梗係遇番丟垃圾嗰個人啦!但肯定遇唔到。近年香港人多講求環保,訊息其實大家都看了好多,開始有點麻木,於是我想用一個搞鬼些的方式,等大家好奇,關注身邊的小事。」

年宵市場 應收處理費

去年年宵維園遍地金魚。「結束一桶專棄」的成員,逢大時大節都相約到熱鬧過後的重災區,回收有用物資,每次都有意想不到的收穫。負責人劉單尼(Celia)說:「今年年宵大會早已禁絕撈金魚檔口,算是引到社會注意。」但每年她們都見證人人識得帶帳篷來開檔,但離開時帳篷竟還在。去年見到個爆穀檔,萬物俱在老細消失,遺棄整部爆穀機連爆穀,「用完要搬又要洗嘛,運返去都要1,000蚊。根本賺完錢就甚麼都不理,這根本是責任感問題。」去年她的文章提到,學生把新買來開檔的摺枱都丟掉,說是「阿Sir話唔要。」她們提倡源頭減廢,教育大家丟一件東西的同時,要有責任為它尋出路,免得浪費堆填。理念要慢慢潛移默化,亂丟金魚、帳篷同爆穀機,都是態度問題。為了杜絕這種自私行為,她們提出解決辦法,如擺年宵的要收按金或垃圾處理費,只罰款的話,大家會當作開檔成本無所謂,或當是執拾費,如果變成按金制,兩萬元投個檔就畀兩萬元按金,要清理攤檔後才可取回,也許會有一些阻嚇作用。

記者:陳慧敏
攝影:徐振國、伍慶泉、劉永發
編輯:謝慧珊
美術:利永豪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