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6年03月13日

【寵物籽】形影不離錫到燶 要狗唔要佬

【寵物籽:寵愛生命】
誰是你的至愛?徐文恩(Joe)的兩個至愛,分別是1歲10個月大和9個月大的約瑟爹利狗仔Pizza和狗女Duffy。兩位小朋友不但會與Joe同眠,還常常跟她一起上班。比熱戀中的情侶更纏綿的是,Joe還將牠們的嘜頭印在不同產品上,手袋、鞋、床單……總之生活每個細節都離不開這兩隻愛犬。一年多以來,起碼有三分一開支都用在牠們身上,既上影樓拍照,又買來至少400件狗衣服、近百件狗飾物和各種產品。旁人視為瘋狂的行為,對Joe來說卻是一份真摰的寵愛。

要數花費最豪的狗主,現年35歲的Joe肯定不是城中之首,但論愛狗程度,她卻不輸任何主人。初次和Joe聊天,她一直說Pizza和Duffy的趣事,直至我問她的感情狀況,她才向我介紹初戀情人兼結婚16年的丈夫。丈夫是土壤研究員,經常出外公幹,平均一個月才回家兩次,膝下無兒,愛犬就是她的良伴。Joe說丈夫本來並不愛狗,覺得牠們很骯髒,更揚言:「最好唔好養。」可是Joe還是趁丈夫公幹時偷偷養了一隻北京狗,名叫BB。後來小狗的熱情更把丈夫融化了,兩口子更和小狗大被同眠。「如果真係要揀,我會要兩隻狗,唔要個老公。」Joe說罷立刻大笑,着我不要寫出來,免得丈夫呷醋。

悉心照顧 花萬元影寫真

19歲那年,Joe便跟現時的丈夫結婚,婚後隨丈夫到日本公幹三年,後來丈夫到內地工作,Joe便獨自回港幫家人打理印刷生意至今。2014年6月,Joe正期待與BB度過牠的10歲生日,但在早一星期卻發現BB得了胰臟癌,獸醫說即使為牠做手術也只剩三個月命,免得愛犬受開刀之苦,Joe便着獸醫開藥了事,結果「老人家」熬過生日後數天便過身。「我同BB只影過三輯相,捕捉到佢開心一面嘅只有幾張,好遺憾。」BB走後的個多月,Joe與她的摯友一起遇到當時才3個月大的Pizza,才漸漸克服喪犬之痛。可惜數月後,Joe那位摯友卻在外遊時意外離世,「我現在看到Pizza,也會想起她。」
Pizza現在未夠兩歲,已影了四輯寫真,最貴一輯更花上近萬元,Joe身邊有養狗的朋友,也說不能理解她為何要花無謂錢在狗狗身上,Joe卻認為記錄牠們的開心樣,已是最大意義。Joe後來帶了新成員Duffy回家,又再花了近萬元與兩兄妹留影,三隻愛犬的相集共花了近三萬元,連身邊朋友都笑她變態,「有人鍾意用一萬蚊買名牌手袋,我鍾意用嚟同狗仔影相留念,有乜問題?」在很多人眼中,每隻狗的樣子都一樣,Joe卻覺得牠們都是獨一無二,甚至狗狗3個月大、5個月大、8個月大的細微變化,她都會拍照一一記下。那天晚上,Joe下班後便帶了Pizza和Duffy到影樓拍照,在鏡頭面前,人犬早已駕輕就熟。短短一個多小時,我試着數算Joe共吻了愛犬多少次,數到20餘次我便沒數下去了。Joe與愛犬在不同地方已影了六輯相,夠了嗎?Joe笑說:「唔會夠㗎喎。」
愛狗的Joe,同樣愛人,丈夫一個月才回家兩次,雖然兩口子每天都會通幾次電話說說近況。Joe有年生日,丈夫忙於在外地工作,直到晚上才等到老公回來慶祝。丈夫不在身邊的日子,除了有兩小狗陪伴,一星期幾乎三、四天下班後,她都會與三五知己共聚,生活多姿多采,小狗能去的場合她都會帶牠們一起去。大時大節,Joe也會與丈夫睇戲拍拖,但二人長期分隔兩地,Joe把更多愛投放在愛犬身上。Joe的睡床旁邊,是Pizza和Duffy高3呎闊3呎的專屬衣櫃,她自己的衣櫃卻放在門後一角。愛犬衣櫃上,還有一堆未有地方擺放的狗衣服,「我就嚟要買多個衣櫃畀佢哋。」Pizza和Duffy的衣服約四百多件。和服、韓服、運動裝、節日套裝,甚至連睡衣都有,最貴的一件韓服就要四百多元,「除咗泳衣,講得出嘅款式佢哋都有。」
自從養狗後,Joe甚少買衫給自己,買一件99元的新衣也要思前想後,買給Pizza和Duffy的,每次埋單則數百元至一千元不等,即使被媽媽指摘為購物狂,Joe也一於少理,繼續為愛犬裝身。要數最珍貴的狗衣服,必定是Joe為牠們親手織的冷衫,十多套當中,有一半都是Pizza和Duffy的兄妹裝,千鳥格、繡花、聖誕花紋等等,手工精緻不特止,還是獨家溫暖牌,最趣怪的一套,是Joe去年萬聖節為牠們縫製的中式殭屍服,怕悶的Joe形容自己這些行為有如妹仔格,「我唔可以畀自己得閒。」

嘜頭印滿屋 多過老公相

回想小學第一次養狗,自己未有經濟能力,依賴媽媽照顧小狗,Joe中一升讀寄宿學校時,媽媽不慎讓小狗走失了,整個讀書生涯,她也沒再養狗。如今有能力,Joe便對兩小狗呵護備至。Duffy有10個首飾盒,過百件飾物閃爍眼前。Pizza和Duffy各有一條配有一顆串珠的Pandora首飾,是牠們的頸圈,兩兄妹每大一歲,Joe便會多配一顆串珠。Duffy雖未滿一歲,但Joe已忍不住從美國訂了一顆紅石給牠,生怕再錯過甚麼。我看Joe沒有佩戴任何飾物,遂問她何解不也打扮一下,「等佢哋過咗身,我就會戴番佢哋條Pandora。」要鬥貴鬥名牌,Pandora也許不算甚麼,但我至少想說,不是每個會戴Pandora的女人都是港女。
「我想去邊都見住佢哋。」Joe一星期至少有兩天會帶Pizza和Duffy上班,免得牠們留在家中感到厭悶。Joe的公司落在旺角一隅,面積只有約70呎,Joe背後那個儲物櫃,兩道大趟門就印了BB和Pizza的樣子。「帶佢哋返工,工作效率會低好多。」因此在下雨天或工作繁忙的日子,Joe便不會帶愛犬上班。此時,印上愛犬樣子的手袋和鞋子,就成了一解相思之苦的寶物。
在Joe家中,牆上的揮春和掛畫、電視櫃旁的照片、沙發上的攬枕、旅行箱等等,都是Pizza和Duffy的樣子,老公呢?客廳都有三幅,全屋最大的一張相是Joe和老公的結婚相。走進房間,座枱燈罩和整套床單都是Pizza和Duffy的樣子,往床尾一看,牆上約40張照片當中,至少一半有老公份,其餘的都是北京犬BB的,看着牆上的掛相,Joe又哈哈大笑起來,說情人節想送人像巧克力給老公,但卻發現二人太少合照而打消了念頭。愛人和愛犬二揀一的話,Joe更寧可與熱情黏人的愛犬共度餘生,「你睇!你老公會唔會咁樣吖?我老公只係黏着部電腦。」Joe邊指着正在她身旁滾地撒嬌的Pizza,邊笑說最愛兩小狗熱情黏實自己。懂得熱情,樂於付出,在這你忙我忙的城市,又何妨?

部份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記者:陳曉欣
攝影:伍慶泉、楊錦文、徐振國
編輯:謝慧珊
美術:吳子豪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