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6年05月07日

【專題籽】黑超+西裝+頭帶 乖女紋型媽上身

【親子籽:胚芽故事】
越來越多後生仔女紋身,縱然變得普遍,但世人眼光仍是狹窄,身上有幾個紋身,走到街上總會被人「眼超超」。身體髮膚,受諸父母,路人眼光大可不理,但父母看見子女滿身紋身,會有甚麼感受?當媽媽的,看見女兒將自己的樣子紋在身上,會心痛還是心甜?愛女紋到一身公仔的吳媽媽呂麗芳就會答你:「幾好吖。」

26歲的吳詠斯(SiSi),樣子斯斯文文,一頭清新短髮加上白皙皮膚,高瘦身材,看上去是個乖乖女,但她脫下外套,露出兩截約有十個紋身的手臂,我有點意外。SiSi自小便覺得舅父紋在手臂上的一隻燕子很得意,長大後看外國電影,見到很多女星都有紋身,又覺得好型,所以早已決定18歲後要去做這事。當年為她畫上人生第一個紋身的,是當時剛冒起、現今已成為香港炙手可熱的女紋身師Joey Pang,在她耳背紋了一個由兩個S字組成的蘑菇形圖案。
當年SiSi紋身前並無正式通知過媽媽,來一招先斬後奏,紋完才知會對方。紋身是一輩子,冇得返轉頭,不怕媽媽反面嗎?「由細到大都不斷同媽咪講要紋,佢都冇乜反應,冇話贊成定反對,佢不嬲都畀好多自由我,知佢應該唔會嬲嘅。」SiSi是獨生女,父母在她年幼時離異,一直跟媽媽住,吳媽媽生女時才24歲,早結早離,年輕時便要一個人帶着女兒東奔西跑搵食。後生仔女去紋身,最大阻力多來自父母,十個有九個反對,SiSi媽媽是第十個,問皮膚有點黑、手腳沒有任何「公仔」的吳媽媽有甚麼看法:「幾好吖,幾靚呀,我都想紋,不過怕痛之嘛。」

自由放任唔多管 母女關係更佳

從小到大,吳媽媽對女兒都採取自由放任政策,不會特別管束,「我唔會煩佢,仲會畀自由佢,㩒住佢都冇用,一陣反叛離家出走咪仲衰!我屋企人都有紋身,所以一直接受到呢樣嘢,OK吖冇問題。」她形容自己是慈母,「不過慈母多敗兒囉」,訪問期間又不時笑女兒低能、好煩,SiSi都笑着照單全收。吳媽媽一個人撐起頭家,生性獨立,所以她也從小訓練女兒獨立,小三便要求她獨自由沙田住所坐巴士到她位於灣仔的工作地方。SiSi中學時試過失戀𠝹手,喊到坼天,吳媽媽也只會用激將法去安慰女兒,「以前住17樓,佢見我喊成咁仲叫我跳落去,佢知我一定唔會咁做先咁講,激將法呀。」SiSi說。媽媽年輕又開通,二人的關係似朋友多於母女。
SiSi幾乎每年新增一個紋身,由原先耳背小小的一個,再紋一行字、一個小扣針、一排蘑菇、一隻雀、幾隻北極熊和企鵝,再加一堆宇宙太空船圖案……紋身也越來越大,原本白皙的雙手,已逐漸被紋身覆蓋。女兒紋一個時覺得沒問題,但現在越紋越多,還接受到嗎?吳媽媽瞄瞄身旁那位頸部、左右手、背脊、腰間,甚至整隻右腳都是紋身的女紋身師Cash說:「唔好誇張到佢咁就得。」SiSi身上紋的不是龍虎豹,也不是書法字,全部走可愛路線,吳媽媽後補了一句:「老實講,如果佢紋龍虎豹嗰啲就唔接受。」

唔怕老闆白眼 只怕男友家人嫌棄

做媽媽的不介意,但殘酷的現實社會是以貌取人,女仔紋身出街遭白眼是等閒事,SiSi樂於活在自己世界,不加理會,反而媽媽替她緊張,「喺街見有人眼甘甘望住佢,我咪睥番佢囉,紋身有乜問題先?」帶着紋身去見工,總有點輸蝕,不是個個老闆都能接受,雖然任職帽子設計師的SiSi現在有自己生意,但難保將來有外出打工的一日,吳媽媽擔心過這方面嗎?「唔擔心嘅,我知寫字樓嗰類工都唔啱佢做,冇乜影響,反而擔心佢將來的另一半家人點睇佢,始終係女仔,紋咁多公仔上身。」幸好SiSi的男友同樣是紋身癡,比她還要多「戰績」,SiSi的未來奶奶亦已表示不介意。
吳媽媽接受程度大,以為她沒有底線,她卻說:「惟獨最接受唔到佢以前細個去釘耳窿,耳骨釘到成排都係!」自認衰女的SiSi,反叛期早在小學開始,小六時貪靚去穿耳窿,在耳骨耳門位置穿了十多個,那是吳媽媽唯一一次向女兒訓話幾句,「佢咁細個未識顧掂耳珠個傷口,發晒炎,所以唔想佢釘咁多,唉,但唔釘都釘咗,都管唔到佢,惟有叫佢小心處理傷口囉。」
SiSi早幾個月還將紋身伸延到小腿。記得在訪問前與她通電話,她說:「早排我紋咗媽咪個樣落小腿。」吓?紋阿媽個樣咁激?我聽後驚訝得瞪大眼睛。「人越大越驚失去,人大咗,一定會經歷生老病死,有日突然有個念頭,想紋媽咪個樣,就去做囉。紋之前同媽咪提起,佢仲好雀躍叫我快啲去。」訪問時終於看到紋身,電曲髮、戴黑超和headband、還有珍珠耳環和頸鏈,和吳媽媽真人有幾分相似,甚至更型格,「其實紋呢個樣,係我幻想佢未生我之前好有型,由細到大都係佢一個人湊我,揸車帶我周圍去,其他人可能係爸爸照顧成頭家,但我媽咪一個人做晒兩個角色,我真係覺得佢好有型。」
這次紋身,SiSi還帶怕痛的媽媽一起去,「想畀佢體驗紋身係點,痛唔痛,紋佢個樣嘛,俾佢監吓場,令佢放心啲,俾我紋多啲。」內斂的吳媽媽,看到自己的樣子在女兒小腿出現,甜絲絲得來又帶點靦腆地說:「幾好幾似吖,靚呀。」SiSi更踢爆吳媽媽即時拍照放上facebook呃like。此外,兩母女都是狗癡,家中養了五隻狗,最近又領養多一隻,吳媽媽說:「紋身會上癮,同養狗一樣。」SiSi便在周邊紋了家中五隻小狗的樣子,六個cutie圖案在左邊小腿外側,其實幾突兀,但有幾分稚氣。

兩代女強人 互相欣賞

如今SiSi是帽子設計師,六年前創辦自己的品牌「無所事事」,擁有自己的工作室,做得有聲有色,吳媽媽則是業餘花藝師,二人不是同住,但每天都會一起在工作室工作。然而,兩人平日溝通不多,正好趁今次訪問來個真情對話,SiSi覺得自己在媽媽眼中,是個三分鐘熱度的人,而且周身刀冇張利,但原來對方並非這樣想,「我好欣賞阿女咁細個就自己創業,我喺佢呢個年紀時都係生完冇耐,渾渾噩噩,佢咁快做到自己品牌,靠做帽搵到食,真係好叻女。」
SiSi則覺得媽媽是女強人,「我好依賴,佢超獨立,有乜都自己攬晒上身,唔會靠男人。」她自小便跟着媽媽周圍去,習慣在大人堆中生活,「細細個佢已經帶我去玩去唱K,好細個已經經歷咗呢啲嘢,大個反而冇學壞,其他同學嘅家人可能覺得我曳,但我唔會理佢哋嘅睇法,我有我生活嘛,媽咪俾自由我,令我可以睇吓自己潛力去到邊,冇人管住會發揮得好啲。」看着吳媽媽在訪問期間不斷細看女兒的紋身,一邊好奇的問這問那,又甜絲絲看着女兒小腿上自己的樣子,就知道她以這個紋身女兒為驕傲。

記者:黃子配
攝影:徐振國
編輯:李寶筠
美術:利英豪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