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6年07月05日

【不是粗口】鳩/喂/呀/乜/喎 主婦製廣東話擺設

「我手寫我口」,是清末文化人推動以白話文代替文言文的口號。到了今時今日,這句口號卻被挪用作普敎中的優點,更聲稱能藉以提升寫作能力。幸好聽完「吓」一聲的不止我一個,眼前「香港字療」的創作者羅嘉媛(Karena)直呼:「我覺得普通話教學係瓦解香港文化嘅一種手段 」,令身為家長的她更想為廣東話口語字做些事,「不想下一代對我們自己的文化,對自己的語言是零」。

相關新聞:【粗口諧音】八十後專雕口語圖章 篆刻撐廣東話

這位本身唸臨床心理學的家庭主婦Karena,原本專心在家相夫教女,最近卻設計了一套叫「香港字療」的座枱廣東話字擺設。這套文字擺設全是「喂」、「呀」、「囉」、「喎」、「嘅」等我們每天說了很多,看似沒意思卻帶着情感的助語單字,另外還有一堆被借代、出得街的粗口字,例如「班鳩」個「鳩」字、「撚手小菜」個「撚」字等。Karena笑說:「廣東話正在一個字可以有好多層次,例如個撚字,用在撚手小菜中無事嘅,但又可以係一個好勁嘅粗鄙助語詞!」

Karena指,意念來自日本武藏野美術大學美術系學生Kanezawa Yoshikaze和另外三位同學的畢業作品,造了一系列座枱日本字擺設,今年到台北看正體字展覽亦有類似擺設,「當時諗如果香港都有屬於香港人嘅文字擺設就好」。於是她回港後便立即聯絡日本4位美術系學生,得到他們同意後便開始研究,膽粗粗找招牌師傅逐粒字造出來,再加上自己拼貼、打磨。Karena會帶着這堆字擺市集,同時於網上接受訂購。心機手作,成本不低但每粒只售30元,皆因她根本不為賺大錢,「我們是想用一個有型、好玩的方法,去提醒大家香港字、廣東話的獨有之處。」

初擺市集那天,記者也在場,駐足的多訂購的少,Karena已經非常知足:「其實這堆字能令來行市集的人諗一諗香港話點講、點寫、形體係點,我覺得已達到最基本目的。」為測試現在的青年識唔識寫口語字,記者後來到大專走了一趟,原來簡單如個「囉」字都寫唔出的真是大有人在,突然明白Karena用心。

笑言女兒長大了會教她廣東話粗口點用的Karena在facebook專頁上寫了一句:「建立香港人嘅身份,來自生活文化,來自語言。香港嘅語言特色除咗係正體字,就係香港人獨有嘅口語化字詞。」這一句,我睇完想like十次。

記者:陳穎欣
攝影:黃子偉、劉永發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