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6年07月28日

【點五步】港少棒球隊打贏日本 要多得一個前特首

每逢暑假總有一齣青春片給大家回味那些年。去年有《哪一天我們會飛》,今年就有講述香港少年棒球隊的《點五步》。運動電影離不開兩個字──熱血,今年這套多一個字──真熱血。因為戲中講述香港首支華人少年棒球隊「沙燕」在1983年傳奇地擊敗日本隊,得到香港少棒聯盟公開賽冠軍這件事珍珠都冇咁真!

雖然電影把本為小學生的隊員改為中學生以配合劇情需要,不過這段未必很多人知道的歷史,卻總算在30多年後重見天日。想當年,這場大勝6比0的棒球大戰令棒球這項運動一時間遍地開花,而橫越城門河的一條行車橋,還因此改名為「沙燕橋」紀念此事,都咪話唔威水。這支只是成立一年便闖出佳績的球隊,原來要多得前特首曾蔭權當年通過撥款,支持組隊。那時他是沙田區政務專員。「曾蔭權願意一筆過撥63萬給我用,但區議員意見多多,話『搞一支棒球隊,30個細路,就要使63萬咁多?棒球當年响香港真係冇乜人識。』創辦沙燕隊的教練盧光輝,也是沙田基覺小學校長,戲中由廖啟智飾演。七十多歲的他對於當年成立球隊的經過,仍然記憶猶新。「63萬嗰陣係好多錢,可以買到千幾呎單位。但其實要組織一隊棒球隊係唔夠,我同曾蔭權講『不能只支持我一年,最少三年,但如果我三年都做唔出成績,你可以不再撥款給我。』」結果1982年成軍,1983年就能奪冠,如果這是一項投資,回報率的確相當可觀。不過校長搞棒球隊不為揚名,只為把頑皮學生教好。「我從不標籤學生,『呢個冇用,呢個冇希望』。冇可能教不好的我想佢哋學體育精神,人哋打得好,我要佢哋拍手掌。隊友彼此扶持,互相掩護。一個擁有棒球精神的人,一定係個好主管。」

盧校長小時候從爸爸身上學會打棒球,由最初不感興趣,到為棒球而狂。「先父讀廣州嶺南大學,嗰度好多教授都識得打棒球,所以佢識打。後來走難來到香港,佢帶我去睇棒球比賽。嗰陣覺得有乜好睇喎,咪攞支掍扑下扑下。」爸爸於是用場內售賣的春卷引誘他到場。「諗一諗,係喎,要食春卷,於是就去睇。睇睇下就上癮,越睇越不得了。」從此棒球就入了血,變成DNA。

眼見香港沒全華人棒球隊,有華籍小孩的隊伍又總是「包尾」,他很想組一支。「我早就講到明,我一係唔組隊,一組一定要全華人。」訓練他們,他奉行一個字──「嚴」。「根本就似軍訓。」30幾度的天氣,一班小學生要由早練習到晚,不能隨便飲水,不能隨便上洗手間。「有學生問我『今日使唔使練習』,我答『你問自己今日使唔使食飯,如果要食,就係要練波』。」

當年有份擊敗日本隊的第一代沙燕隊隊員陳嘉駿提到,比賽時集中到完場都不知道。「永遠把視線放响個波上,校長教的。直至完場後有漢堡包食,先知道比賽結束。我要食三四個。」身旁的校長笑謂:「佢食三個巨無霸,仲响度舔嘴。」大食細路難養也。

「沙燕」的光輝,曾牽起棒球熱,但香港至今仍未能容納職業棒球教練及運動員。「其實依家發展已比我30多年前進步很多,但出路的問題,令球員卻步。」第一代沙燕隊隊員區穎良,乃現任香港棒球總會董事,說時也有些感慨。「成人棒球場暫時只得一個,適合小朋友的場地有多一些。」又係土地問題!

到底香港何時才會重視運動員的貢獻呢?

記者:葉青霞
攝影:劉永發、受訪者提供
場地提供:余振強紀念第二中學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