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果日報 | APPLE DAILY
›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2016年08月26日
馬上成為壹會員

【讀書好×果籽】反智校園禁獨 讀《湖南人與現代中國》 - 劉細良

青年毛澤東是湖獨支持者及鼓吹者。

香港正刮起一陣文革式反智政治運動,幾個學生組織本土關注組,被689盯上,立即上綱上線搞一場校園禁獨運動,指派吳克儉北上向內地教育部「請旨」,689將校園討論港獨視為校規禁止講粗口,甚至話學生屢勸不改要趕出校云云,比喻不倫兼反智。更愚蠢是有人大代表將討論香港前途視為強姦、吸毒等刑事罪行,他們好像忘了當年港人五十萬人上街反廿三條,正是反對這種「以言入罪」。

大一統民族主義,在香港本來就大有市場,根本不應對港獨小題大做,由官方去間接協助宣傳分離思潮。在一片聲討港獨聲中,我翻看了歷史學家Stephen R. Platt作品《Provincial Patriots》一書的中文版《湖南人與現代中國》,去年由台灣繙譯成繁體中文,Stephen Platt 何許人也?我認識他是來自另一本作品《太平天國之秋》,寫人類近代史上最慘酷的一場內戰:太平天國,他受老師中國史學者史景遷所影響,注重歷史敍事技巧,看中國史如看小說。

盲目愛國主義者出現

作者問了一個簡單問題,究竟在中國人眼中,民族主義是否只有一款:國族認同?他通過對湖南由清到民國的知識人、官員、革命派、獨立派的研究,得出一個觀察,認為在中國人心中,民族主義是個多元靈活的概念,既可表現為追求強大民族國家,也可以是通過相對國族而言較小的地方群體認同表現出來,例如省籍認同。作者認為一個人可以效忠多個對象,正如一位愛國的美國人也可以深深忠於德克薩斯州,一位英國人也可以強烈認同蘇格蘭。認同中國人身份也可更強烈地認同香港,本來就不應視為矛盾對立,偏偏某些盲目愛國主義者就是看不順眼。
究竟湖南地方主義有甚麼基礎呢?作者追述晚清湖南人重新發現了湖南大學者王夫之的作品,重新刊行《船山遺書》,建立自己的「文化英雄」,而參與的多是湘軍領導,曾國藩以湖南人為本位,組織效忠於其個人的地方軍隊,打敗太平軍,挽救了大清帝國,大湖南主義開始抬頭。另一個湖南重要人物是郭嵩燾,他主張西化,曾任駐英大使,認識John Stuart Mill,英文Civil Right一詞繙譯成「民權」,最早就是出現在郭嵩燾日記。他回國後在湖南推動新式教育,郭對譚嗣同有深遠影響,也啟動了湖南維新運動。

曾發表「湖南共和國」

當時梁啟超受聘湖南新式學校「時務學堂」,在《湘報》定期撰稿,指湖南乃日本維新的推手薩摩及長州藩,他甚至認為如果中國與列強關係持續惡化,湖南就應準備獨立,那時的湖廣總督張之洞,當然沒有禁止討論湖獨運動,湖南自治、湖獨思潮抬頭,楊毓麟發表《新湖南》,視湖南人為一個「民族」,受楊影響至深的,是革命黨領導黃興。湖獨思潮中另一個人物是毛澤東,他受老師及外父楊昌濟影響,在湖南第一師範組織「本土關注組」:新民學會,強調行動主義,他主張:「吾人主張湘人自決主義,其意義並非部落主義,又非割據主義,乃以在湖南一塊地域之文明,湖南人應自負其創造之責任。」1920年9月3日毛在《大公報》發表「湖南共和國」,文章開首寫:「我是反對大中華民國的,我是主張湖南共和國」。
這段湖南自治及獨立運動的歷史,在國族史觀下已被刪除!

撰文:劉細良
編輯:劉曉丹
美術:黃創泰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