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6年09月04日

【專題籽】港產手遊劇透傘運 鄭立:香港結局任君自決

【專題籽:胚芽故事】
「公屋毒男」鄭立做事很離地。棄教師之職轉而開發網絡遊戲,不為發達,卻為說教。2009年開發《民國無雙》成「網紅」,他最近推出以本土為背景的互動遊戲電影(AVG)《光輝歲月1988》,本來更離地,甚至離譜,警察放催淚彈、大街大巷設路障攔路、暗角打人,所有虛構的劇情,一場雨傘革命,全部在現實世界上演,沒有最誇只有更誇。

「很邪很邪,結果隻game原本重口味變成淡口味,我畫了十個催淚彈,傘運928當日放了八十多個,逼我改劇本,最終虛構的遊戲電影,變成了紀錄片。我用常識去寫劇本,卻預言了很多事,我不停問自己是預言,還是推演?」鄭立坦言:「香港若沒有崩壞,就沒有這個遊戲。」看到某位玩家在面書的留言,他百感交集,「《光輝歲月1988》99%真人真事作場景。」鄭立聳聳肩無奈說:「遊戲劇本在傘運前已寫好,劇情絕非抽水。最抵死原本想加坦克車情節,但我怕開口中,所以不敢亂說。」
1980年出生、在香港土生土長的鄭立,2003年理大電子計算學系畢業,隨即遇上沙士,畢業生月薪僅6,000元,當時聽長輩之言,指北上發展有前途,於是加入北漂行列,在廣東做過無數工作,最後回流。「搵6,000蚊都被人拖糧是導火線,香港人當時還有優勢,但我覺得是虛幻的,內地生存要靠裙帶關係,港人長遠難以發展。」
喜歡歷史的他後來去了教書,令他印象深刻的一次是與學生閒聊時,談到自己的技能是開發遊戲程式,學生的雀躍反應讓他開竅。「遊戲設計者是新生代仰慕的職業,遊戲自然是最好的教育工具,影響絕對大於教師。」於是,2009年他獨力開發了網絡遊戲《民國無雙》,以軍閥割據時代為背景、蔣毛代替劉關張,逐鹿中原,在台灣捲起過熱潮,鄭立也因為遊戲在內地成了禁game而一夜成名。

對抗地產霸權 集體回憶滿瀉

2014年,鄭立開始寫手機遊戲《光輝歲月》系列,向八十及九十年代港產片借鑑,以二次創作描寫一眾電影主角於昔日香港發生的種種。電影遊戲新作《光輝歲月1988》是原創故事,講述1988年香港被「黑紫荊集團」控制,女主角王一心與她的夥伴們挺身對抗地產霸權,當中除了有佔領情節,也穿插社會不同價值觀與衝突。場景有九龍城寨、士多、辦館及舊式戲院等香港元素,經典人物有戴卓爾夫人、長毛、賭聖、龍五甚至陳浩南,還有雞蛋仔、菠蘿包、經典鹹書《龍虎豹》等香港集體回憶,在手遊電影裏一一展現,玩家要在不同場景作出決策,自決不同結局。
電影中那位熱血老師國雄是看漫畫《小流氓》長大,鄭立卻坦言影響他最深的,是牛佬的《古惑仔》。「我看了20年,最喜歡的人物是藍鯨,因為他懂得生存之道。」他坦言,人家大費周章宣傳遊戲,他是反其道,以遊戲做宣傳工具,講三權分立、民主制度、愛爾蘭消滅本土語言的歷史。「其實都是Google找到的舊料,但沒有人講,我用專欄、書,甚至遊戲去講。法治不只是說公民守法,也是政府守法,這些基本概念,應該由政府和學校去做,不是由我去做。」最有趣是,遊戲的面書群組明明是遊戲專頁,發表的資訊卻不講遊戲,而是評論社會時政,是他始料未及的。
「像政府以行政手段令梁天琦不能參選本屆立法會,問題於1997年已存在,只是2016年才引爆,之前我們不相信這件事會發生。這概念大家要明白,以為問題這幾年才產生,之前沒有?只要有能之士來管理香港便沒有問題,這是個錯的想法。」鄭立解釋,年輕人要讀香港歷史的重要性。此外,何以電影故事的時間線落於1988年呢?「因為過了1989年,香港是另一個世界,雖然說是同一個香港同一班人,但1989年六四事件我們被兜巴掌摑,對世界的認知全轉變,之前許多美好想像瞬間蒸發掉,人人渴望移民,令九十年代初氣氛如此紙醉金迷。」150萬人上街的壯觀場面,鄭立銘記於心。
還在小學念書的鄭立已觀察到,六四事件令港人轉變,街上行人會互相點頭,車裏的司機會向路人做勝利手勢,《文匯報》開天窗。「你想不到北京發生這件大事,香港人可以變成這樣團結,相反在我故事的視點,整個香港是分裂的。」今時今日的香港,按鄭立所說:「港人可能很快便沒有中立的自由。」非我族類,其心必誅,這樣的兩極化對香港未來有利嗎?鄭立說,希望藉電影表達的核心思想,是社會需要理解,不是排斥。的確香港撕裂,大家都輸,道不同不相為謀,但道何以不同,應該找出原因。

「一個理念,等於一個生存方法」

「先別說能否團結,如果不理解對方,是不能團結的。若想解決問題,先要理解與你不同的想法。」他舉例,《光輝歲月1988》裏有一位堅守社會穩定的女警,她於1967年香港暴動期間被弄盲了右眼。「何以五六十年代出生的人會如此執着於穩定?因為我們沒有經歷六七暴動,不知道原來社會不穩定會如此恐怖。但反過來,這班人又有去理解八九十後何以上街嗎?他們經歷過新生代無論多努力也無法找到自己居所、成家立室嗎?」
鄭立自命絕不鋤強,但一定扶弱。「每一個弱者成長了,都給香港提供多一個生存方法,一個理念,等於一個生存方法,要令香港有多元理念,也需要有多種不同技能存在。」他特別提到「雞鳴狗盜」這成語,指的原本是「微不足道的本領」,「當香港有危難時,我相信他們都可以發揮作用。」到底「負心多是讀書人」是否成立,鄭立這位讀書人也答不上,但「仗義半從屠狗輩」 歷史告訴我們大有前科,草根都可以是城寨英雄,所以社會上的小眾聲音不應該被滅聲。
很多人都說"Hong Kong is dying",社會上甚至呈現新階段移民潮,對於成長於九七陰霾下的八十後,不會感受不到移民的影響。我問處身香港大時代、被無力感籠罩的鄭立,有沒有想過移民?「移民的確是香港人生活不能脫離的一部份,是一個宗教,很多人相信移民可以得救。事實是,移民後問題沒解決,港人在外國仍光顧茶餐廳、睇TVB,很多人回流工作,他們在文化感情上無法脫離香港。」
既然移民不能解決問題,選擇留守自己土壤的香港人,日子仍是要過,要怎麼過?這是鄭立不斷在叩問和挑戰香港人的問題。「你對大環境的確沒辦法有即時的影響,我希望把我的思想與意識形態放進故事和遊戲,希望每個人都可以作小影響,加起來可以有很大影響。」鄭立說得一臉堅定。

記者:鄭天儀
攝影:伍慶泉
編輯:李寶筠
美術:楊永昌
部份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