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6年11月27日

【午夜馬路】摸黑趕工寫大字「慢駛」筆劃多最考功夫

馬路是都市人生活的一部份,根據路政署資料,單是香港的道路都有約二千一百公里長,而馬路上的「慢駛」、「巴士站」、「望左 」、「望右」,其實全靠一班馬路劃線員逐筆逐筆劃畫。林志偉(阿偉)就是其中一個老師傅,最自豪自己在馬路上寫得一手靚字:「我是一個書法家,不過是馬路上的書法家。」

阿偉中三畢業後升讀IVE,一向不喜歡讀書:「我以前做汽車維修,但小時候貪玩就沒有做了。 後來有親戚介紹,十八歲入行一做便做了廿年。幾好的,起碼無太陽曬住。」阿偉最常晚上工作,平常和數個同事約夜晚八點出動,直至翌日六點,趕及完成令車路通車。有次工程因機器壞了而令道路未趕及鋪好,延後劃線時間,由一個小時縮減至半小時,他如此看:「劃線是道路工程最後一個步驟,所以多是趕急完成,但即使遇上突發情況只好照做,同自己講盡快做,唔好急。」結果他順利完成,連同事都讚嘆快手,功力可見一斑。

相關新聞:【午夜馬路】路燈醫生on call 24小時 唔怕鬼最怕野豬出沒

三年學寫一手字 寫靚「慢駛」最開心

你以為劃幾隻字好簡單,但其實很講究師傅功夫。阿偉直言寫白線、黃線、英文字駕輕就熟,但最考功夫一定是寫中文字:「因為字不論字型、大小、間距,路政署都有嚴格規定。我花了足足三年才學成,因為太多數字要記!」例如我們最常見的「慢駛」的「馬」字下的四點規定只有45毫米距離,少點經驗都手震下不到筆:「因為數目比較細太難記,剛入行會專程落車捉科文教我寫。以前讀書數學不合格,但入了行之後,日日面對數字,現在數口不知多好!」如何克服數學?阿偉說:「通常自己帶本簿用筆記低,寫好所有標記的大小間距尺寸,之後記入腦。」但訪問一直不見他拿着任何簿,他解釋:「筆記簿已經給了其他人,自己學識都希望其他人學識,一個傳一個,現在都不知道傳了去哪裏。」

遇醉酒佬有驚無險 最想遇賞識之士

計數都難不倒他,不過經常入黑才工作害怕嗎?他就搖頭:「無得驚!指令一到,哪裡都要去。我反而怕醉酒佬多點,他們試過走近玩我的車,又拍打車又開下門,我一定會避開,等他們走才繼續做。」遇醉酒佬有驚無險,不過阿偉說偶然也會遇上欣賞他的人,令他很有滿足感:「有次在蘭桂芳附近工作,有外國人見到我正髹油覺得很好奇,跟我提議拍張照。和他拍完照後我都立刻勸喻他走回行人路。有時經過的人都讚我寫得一手靚字。」不過,他最難忘是在女兒面前炫耀:「有次在屋企附近開工,女兒剛巧見到我走過來叫爸爸,她笑住話覺得很得意,我話『咪我畫囉』!不過我之後都叫她讀多點書,不然將來學我劃馬路。」

「梗係做,我好自豪自己份工!」

不少人會覺得夜班工作難免會影響人際關係,但阿偉就不認同:「太太偶爾一兩句微言說我少陪她,但她都很體諒,我都會盡量放假抽空陪家人。有時我都會送子女返學。(不怕其他家長笑嗎?)點會呢!囡囡夜晚掛着我,咪視頻囉,科技那麼發達,無大影響。」雖然有滿足感,但每天重複一模一樣的工作,總會悶吧?阿偉就半開玩笑說:「我讀書不多,如果肯努力讀書,寫字樓肯請就無所謂。但自己又沒有學識學歷,轉行要由低做起,那有那麼多時間再捱過?(一刻都無想過?) 無喎,到這刻都未想過。」還會打算繼續做落去嗎?「梗係做,我好自豪自己份工!」

馬路劃線過程:

記者:鍾藹寧
攝影:林麖鈞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20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