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6年12月11日

【德川家忍者隊】鬼佬受訓做真忍者 月薪萬二仲要戒口

晨早,金鐘站。有個全副忍者武裝,但頭頂有執「幸運超人」金毛的忍者,Z形極速閃過由荃灣線到中環線的人潮,五秒衝咗上荃灣線。

他叫小天,原名Chris O’Neill,年齡話係忍者的秘密,是來自日本德川家康與服部半藏忍者隊的忍者。
忍者的工作是刺殺、做卧底同搜集情報。平時沒甚麼事時,他只是個晨早起來拉筋、練詠春、打籃球會無啦啦紮馬以太極拳手勢射波,熱愛東方武術的外國人。跟他聊天,你會覺得他有點儍,忍不住諗「有冇咁鍾意做忍者呀!?包裝咋嘛!」

16歲隻身來港學功夫

小天生於哥倫比亞,輾轉住過英國倫敦、法國康城,同好多外國人一樣,八、九十年代,透過電影、動畫,從成龍的電影,認識「東方」的香港,「《蛇形刁手》……最鍾意看《警察故事》。」第一句學識的廣東話是卡通片《成龍歷險記》中老師傅常講的:「妖魔鬼怪快啲走!」講得比好多國家版本的廣東話還標準!又迷上《忍者龜。變種世代》,「真係好鍾意啲忍者,又叻,又好笑,又識保護人。好想好似佢哋咁。」16歲那年,袋住3,000蚊美金,一個人先到日本,再跑來香港,諗住拜師學藝。那時他腦裏面只得功夫、詠春同太極,「心想來到,會像個僧人般受訓。真係諗住啲人着唐裝,有人喺街練功夫。」唉,可能同我哋細個覺得哈林區的黑人,個個都識饒舌一樣啩。
因為簽證問題,他每隔數月就要出境續簽簽證,如此,他索性周遊列國,遊遍歐美,然後日本、香港、韓國、中國到處走。他只有一台舊款小相機,見靚景就擺起小腳架,聽住自拍倒數的嘟嘟聲,自拍前後空翻與飛躍,「有時要拍一百次先影到。」但就練就打觔斗的功力同敏捷身手,「無論到哪裏,我一直跟人說我想做忍者。他們都笑:『你不可以做忍者。現在沒忍者了!』」未說完,去年日本名古屋就真有忍者招聘廣告,膽粗粗應徵,又俾佢入選,日本各大傳媒都訪問過他,變了名古屋紅人,即是做part time一定穿煲。

忍者大忌:榴槤咖啡

他繼承的,除了東方幾個武術派系的功夫、日本忍者的知識,還有,自古以來忍者偏低的人工,約一萬二千港元,「我入職時好多日本媒體來訪問我,而家起碼成個名古屋都知我月薪。」他說他的衣服,都是參加活動時或做模特兒時,大會或客戶送的Tshirt。「我好少出街食嘢,有時想買杯雪糕都唔得,日本啲雪糕真係好正㗎(學着日本人誇張的握拳哦~依~詩!咁叫)!但忍者要學的,就係要一無所有地生活,你要盡力求生存。不過有時入到餐廳,啲人會請我食飯!真係好多謝好開心!」
開始正式入讀忍者課程之時,興奮的他以為他將會晨早四點起來晨練,跑去深山爬樹、光着身去瀑布底冥想、看着雲海揮拳,誰知他要讀好多書,「我要讀忍者的歷史、日本的歷史。還要學地理、學醫術,如藥草的使用法等。不過暫時我只學如何不弄傷自己。」
每天自煮簡單飯菜,一方面維持輕盈體態,一點肉,配薯仔、白飯,很多很多的菜,就是了。還不能吃濃味的食物,蒜、咖喱、咖啡均是大忌,來自哥倫比亞的他,沒喝過世界知名的哥倫比亞咖啡,來港見到榴槤更耍手擰頭爆埋廣東話,「榴槤唔得!榴槤真係唔得!」因為吃了濃味的食物、香草,身體會發出氣味,潛伏時要是被敵人或動物嗅到體味,都能召至行動失敗。被抓後除了被迫供、虐待外,甚至設陷阱反擊,所以,清淡飲食是唯一選擇。

藏鐵片忍者鞋 翻牆有用

因為一日到黑周圍跳,小天的黑色運動鞋,像《少林足球》周星馳果對咁,左右穿了兩個大洞,可塞入兩隻手指:「我三個月就要換一對波鞋,好貴呀!」換上全副忍者武裝,看似單薄的忍者鞋,倒是乾淨企理冇穿窿,原來鞋頭鑲了鐵片,被踢一腳就真係拜拜。忍者鞋中間的腳趾位,不只「得個款」,而是用來卡在刀柄上,借力翻上高牆時用的。而護腕裏,則會收起毒針,用來攻擊敵人,甚至被抓住時,極速放出毒液,讓敵人鬆手脫逃。然而他說:「真正的忍者,平時絕不會穿忍者服啦!他們除武術外,唱歌、搞笑、耕田、醫術樣樣精通,方便易容,扮別的身份接近目標。這只是表演服啦!」

喂,忍者都做到,幻想都可以成真,但現代忍者,除了身手敏捷做表演,還有啥用,他說:「忍者要學的,不只是掟飛標、翻觔斗,卻做任何事都要專心一致。軟弱無力的拳,都可以變得有模有樣。這樣,我覺得我成為忍者的第一日起,這一生都已經是忍者。」

Chris O’Neill facebook:Chrisacrosstheworld

記者:陳慧敏
攝影:黃子偉、林麖鈞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