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7年01月06日

【讀書好】政治現實主義者的忠告 讀克萊格回憶錄

Nick Clegg的回憶錄剖白做務實妥協者的得與失。

【文化籽:讀書好】
香港政局變化在即,對於梁振英不能連任,港澳辦及中聯辦一連串人事調整,想信不少香港人都有山雨欲來之感。由於操盤手遠在北京,香港人只能如瞎子摸象,憑一兩個所謂消息人士的放風作推敲,當然估錯機會好大。梁振英陣營及幕後支持勢力猶如百足之蟲,死而不僵,希望換人之後仍繼續主宰香港政局,於是大力宣傳甚麼「換人不換路線」。如果中央對梁的管治手法是滿意,理應排除萬難支持他幹多五年,徹底誅滅港獨分子。所謂梁振英路線,不是反港獨或八三一框架,眾所皆知這是中央的旨意,梁管治手法一言以蔽之:「鬥爭為綱」,凡視為反對政府政策者,一概視為敵我矛盾,用盡政治方法消滅對方。整治傳媒、知識分子、學生、法律界,四方樹敵,八面威風,結果終於釀成港獨及分離意識抬頭,此乃香港自八四年中英聯合聲明後所未見之敗局,試問北京如何容忍?

北京先有治港政策改變,才有放棄梁振英之舉,那麼究竟會如何改變?香港從政者又如何應對呢?梁因鬥爭為綱政治掛帥而下台,因此估計治港政策會由左擺向右,由強硬調整成溫和。張德江七月來港時,會見泛民代表,容許泛民當面數落梁振英。當時泛民提出兩點要求:梁下台及發還回鄉證,北京某程度上已經做了,下一步就是拉攏溫和派,將激進派邊緣化。在政治鬥爭為綱的局勢下,泛民是比較容易定位,只要逢梁必反、站在政治原則道德高地就成,但當局面改變,像當年董下曾上,泛民就會搖擺於反對派與支持建制之間,對是否加入成為建制猶豫不定,心怕失去原本支持者,於是出現了否決2005政改的情況,而曾蔭權最後也全面倒向親北京政黨。

對抗民粹的現實主義者

今天同樣面對這個選擇,要麼站在政治道德高地,堅持公民提名,寧願投白票或投給沒機會當選者,以保持政治純潔性,要麼支持一個北京接受,但又距離梁振英路線最遠的候選人,換取影響下屆政府組成及政策綱領,甚至爭取加入下屆政府。
今天我介紹一本英國政壇新鮮出爐的回憶錄,香港人不愛寫,也不愛讀政治人物的回憶錄,我建議大家有機會看看英國前副首相及自由民主黨Nick Clegg克萊格最近出版的《Politics Between the Extremes》。2010年他帶領小黨自由民主黨與保守黨組成聯合執政內閣,卡梅倫出任首相,他當副首相。這次經歷在政治上是以失敗告終,去年五月大選,自由民主黨失去了四十九個議席,只餘下八席,克萊格問責辭去黨內職務。這本回憶錄正是回顧2010-2015年聯合執政期間的得與失,他首先肯定從政者要掌握權力的重要性,當自由民主黨不把握聯合執政機會,選民反會質疑他們是否認真從政,而這五年間重大的決定最後都是由他與卡梅倫二人拍板。但自由民主黨也為此付出重大政治代價,就是無止境的政治交易與妥協,例如黨議員都曾向全國學生組織承諾反對任何增加大學學費措施,但最後政府照樣推行,小黨聯合執政也要為大黨決策背書,受到千夫所指,而小黨因本身立場多靠近社運及壓力團體,一旦出現違反承諾,會比大黨受到更激烈指摘。雖然如此,克萊格認為在民粹政治當道的時代,要用理性對抗煽動怨憤的政治潮流,就如脫歐公投一役,贊成留歐者被誣陷為不愛國,造成嚴重傷害。
社交媒體興起,傳統政黨碎片化乃大勢所趨,未來會出現更多聯合執政,但同時追求意識形態純潔性的民粹組織也更多,如何以務實妥協的方式,建立政治聯盟,堅守自由主義者立場,推動政治理性,正是全球政治的挑戰。

撰文:劉細良

編輯:劉曉丹
美術:孔文彬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