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7年03月31日

【西遊記】我想我是《真的戀愛了》 - 方俊傑

事隔14年,《真的戀愛了》(Love Actually)為慈善推出延續篇《Red Nose Day Actually》。

【文化籽:西遊記】
已經忘記在多久之前,才會被一齣愛情電影打動。近幾年,所謂的愛情電影,都很《吸血新世紀》(Twilight),男主角靚仔有才華有錢有空閒有品味有學識又專一仲要只愛平凡女主角,即係《格雷的五十道色戒》(Fifty Shades of Grey)入面位格雷。否則,必定與絕症與死亡有關,例如《生命中的美好缺憾》(The Fault in Our Stars)。再唔係,就雙劍合璧囉,似《遇見你之前》(Me Before You)。既離地又沉重。

愛情沒有喜劇了嗎?太遠古的不說,在我踏入青春期的九十年代,至少有Meg Ryan,《90男歡女愛》(When Harry Met Sally)、《緣份的天空》(Sleepless in Seattle),又好笑又感人,差極,都有《網上情緣》(You've Got Mail)的水平。同一年代,還有《風月俏佳人》(Pretty Woman)、《摘星奇緣》(Notting Hills)的Julia Roberts,還有《暗戀你暗戀妳》(While You Were Sleeping)的Sandra Bullock,愛情喜劇一樣可以勁賣座。不用電腦特技加持。活在那個年代的話,Scarlett Johansson大概不用做完黑寡婦,轉頭即演《攻殼機動隊》(Ghost in the Shell)的草薙素子,永劫輪迴。
所以,很明白《真的戀愛了》(Love Actually)為慈善推出延續篇,即使只是短片,為何也惹來極大迴響。2003年的出品,已是最後一套愛情喜劇的經典吧。遲幾年面世,東施效顰的《緣滿情人節》(Valentine's Day)或者《緣滿除夕夜》(New Year's Eve),還有人記得嗎?
關於《真的戀愛了》,勁係勁在,錯綜複雜的感情線下,不同的觀眾在不同的時期欣賞同一齣電影,總會引起不同的感觸。第一次觀看,在戲院,還年輕,很自然便把自己代入成未打喪屍的Andrew Lincoln,揭開一張張紙板,在大門前向朋友妻Keira Knightley示愛,不是奢求會有甚麼發展,只為坦白,那份苦戀的淒美,是自虐,也自high,我便以為是浪漫的一種。幾年後,某一晚,一個人無聊地在電影台重溫,竟然有新的體會。開始覺得被蒙在鼓裏的人夫Chiwetel Ejiofor有點可憐。假如我是Andrew Lincoln,我無法控制慾念,至少可以控制行為。有些秘密,適合永遠放在心裏,不用自私而冒險地訴諸於口。假如,Keira Knightley被撩動得春心蕩漾,下場會是如何?害好朋友戴上綠帽吧。當然,在現實世界,友誼和道德永遠比性慾脆弱,我都看得太多了。自此,每次看《The Walking Dead》,看到Andrew Lincoln死完朋友死老婆再死朋友,慘事不斷發生,我總會白癡地自我安慰一句:「他是抵死的。」
無奈揭紙板示愛一幕,已被打造為全片靈魂。事隔14年,為Red Nose Day而拍攝的續集《Red Nose Day Actually》,Andrew Lincoln更獲安排娶了名模Kate Moss,再用紙板,向Keira Knightley介紹老婆。預告片中,Andrew Lincoln大佬一樣首尾呼應,率領其他角色重現人間。最大遺憾,相信是Alan Rickman不在,讓人無法得知他跟Emma Thompson的沉悶婚姻?係,捱得過一次暗湧,但在穿過多年後,究竟雨過天青,還是繼續腐化。以前,你只會為愛上一個人但得不到而覺得蕩氣迴腸;今日,我只會為如何讓一段關係保持歷久常新而費煞思量。愛一個人,太易;愛一個人愛到老去,才困難。不信?看看林生與林太那種生硬的擁抱,便會明白到,世界上有太多東西,不是必然。

撰文:方俊傑

觀塘長大,壹仔打滾,偏愛西片、西劇、中日韓美女。利物浦悲慘球迷,非西人一個。facebook:方俊傑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