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7年05月07日

【山旮旯不是伏】我係中大髮型師「唔想有人話呢度唔得」

「之前學生都比較怕來光顧,一般他們都覺得『伏』,覺得會剪到他們冇面目見人。我覺得最困難是這件事,因為一個形象做壞了,你要再將它變好,是需要很多很多時間。」入行逾30年、中大唯一一所髮型屋的老闊兼髮型師李鐵剛(Danny)如是說。

Danny在17歲入行,「我們的年代很清晰,讀不了書就找門手藝做。」碰巧有朋友做髮型,他便很順理成章地一同入行。由洗頭仔做起,做了三年才做到師傅,其間身邊的朋友都曾勸他轉行,「但我性格較好勝,我一定要做到師傅,我才考慮轉行。」做了師傅一年,Danny轉行,在酒店做了文職兩年,「髮型這行自由度較大,做酒店始終有較多不同意見,還要跟從上司指示行事,最後還是覺得髮型這行較適合自己。」

相關新聞:【老而彌in】日本髮型師操刀 71歲婆婆即變型女

選擇在中大山旮旯的髮型屋工作,原來跟假期有關。「我是教徒,一直都想找一家能星期日放假的髮型屋,剛巧看到報紙有中大的招聘廣告,就決定試試,怎料一做就是22年。」25歲開始在中大髮型屋工作,做了10年,決定離開,「因為工作模式有分歧,所以我離開了一年左右。」至於後來重返中大,原來也是一個偶然又似曾相識的機會,「我在報紙看到中大髮型屋重新招標,我就忽發奇想,做了這麼多年,不如試試將自己的一套放到中大,試試是否可行。」Danny坦言,當年離開中大,並沒有想過要回來,「由我走那日開始,我就想着在出面打拼,不過外面有點辛苦,因為在中大太久了,習慣了中大的節奏。」

Danny形容,中大髮型屋跟外面的,是兩個世界。「中大始終是按學校放假和考試時間,去分旺季還是淡季,而中大的客人比較偏向實際型,就是頭髮長了便要剪,而出面就比較多玩家,就是一般突然想染髮和電髮之類的。」在一般上學日子的旺季,這裏一日有大約二、三十人光顧,放假就大約只有平日的五至六成。客人以學生為主,佔七成左右,亦有不少教授甚至是校長是座上客。「學生一般是內地研究生,他們來港真的是要拼搏、讀書,剪頭髮這些日常需要,最重要是方便就腳。」要用普通話跟這些客人溝通,會否有阻滯?Danny笑言:「其實多說就自然會熟練,而最重要是明白他們的文化、對美感的標準都跟香港人有很大不同,這就不怕溝通出問題。」

要是身邊有中大人,該會聽過圍繞這所髮型屋而來的笑話。「取笑中大髮型屋,其實已經很多年了,由我剛剛入來做的時候,已經在取笑。」在Danny接手前的上海舖年代,他甚至聽過不少學生玩遊戲輸了,要到中大髮型屋剪髮,「他們覺得來剪頭髮是一個懲罰。」接手12年,由上海舖到今日的Comer,髮型屋形象開始轉好,全因Danny用心經營,「我想人知道甚麼才是真正的髮型設計,所以第一步要讓客人了解自己的面形,再為他們的髮型提供意見。」記者採訪當天,不時都有本地學生特意前來剪髮,可是髮型屋在公眾假期休息,他們只能摸門釘,「一般來試過都說『OK,不差』,我覺得算是有交代,我不想有人再說『中大嘅髮型屋唔得』。」

記者請Danny用任何事物比喻自己入行至今的經歷,他思量一番後還是說:「我真的想不到。」他覺得每個人都不同,人人都有自己的特質、長處和短處。Danny認為他的長處是可以將天馬行空的想法在現實實現,「這份滿足感是很大的」,至於短處,他就笑言自己是個沒有耐性的人,做事較急,「但這跟我髮型師的工作沒有衝突,急不等於馬虎,我的急,是一定要完成手頭的工作,才肯放手,我不會拖長來做。」

今年48歲,Danny仍未想到退休和撤離中大的問題,「問我會在這裏做多少年,我真的無法答你。我只可以答你,我只要我能活動,我都會繼續工作。或者人生最好玩的,就是你永遠都不知道下一刻會是怎樣。」

Comer Hair Salon
香港中文大學富爾敦樓地下G05

記者:李煒汯
攝影:張志孟、蕭志南

2017果籽繼續認真知味。識買惜用。行以求知。好事多為。重修舊好。
緊貼果籽報道,即like: http://fb.me/AS.AppleDaily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