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7年07月21日

【讀書好】盛世監獄

《飢餓的盛世》一書有內地版及台灣版,圖為繁體字版本。

【文化籽:讀書好】
劉曉波在最後自白中說:「我期待我的國家是一片可以自由表達的土地,在這裏,每一位國民的發言都會得到同等的善待;在這裏,不同的價值、思想、信仰、政見……既相互競爭又和平共處;在這裏,多數的意見和少數的意見都會得到平等的保障,特別是那些不同於當權者的政見將得到充份的尊重和保護;在這裏,所有的政見都將攤在陽光下接受民眾的選擇,每個國民都能毫無恐懼地發表政見,決不會因發表不同政見而遭受政治迫害。我期待,我將是中國綿綿不絕的文字獄的最後一個受害者,從此之後不再有人因言獲罪。」

香港人心裏會疑惑,如果今天習近平真正帶領中華民族偉大復興,何以會對一個知識分子如此嚴苛?只因要求憲法賦予的權利,就被重判十一年、囚禁直至死亡、軟禁家人、極速火化揚灰。強國盛世,為何對人民如此恐懼?

乾隆翻版

我們可自行從歷史中找尋答案,由劉曉波悲劇、習近平聖君、以至這強國的未來,都可以在十八世紀的乾隆盛世看出端倪。今天要介紹正是一本關於乾隆的著作:《飢餓的盛世:乾隆時代的得與失》,作者是張宏杰,此書打破中國人迷戀的「康雍乾」神話,張宏杰以大量史實指出乾隆盛世是逆人類文明主流的產物。盛世聖君之所以嚴苛,是因為這是個虛假的盛世,害怕人民妄議朝政,揭穿聖君真面目。乾隆時期因人口增加,農業技術沒有改變,形成農民人均糧食下降,人民根本食不飽。但為了建立盛世形象,惟有提高政府行政能力,一方面整頓朝政,以權術和政治恐怖手段把官僚控制在自己的股掌之間,確保君主個人意志在任何時候、任何領域都暢通無阻。
飢餓可以摧毀人的肉體,而文字獄則摧毀整個民族的靈魂!乾隆對於讀書人,如臨大敵,以防他們妄議中央,用超恐怖手段掃除一切可能危及統治的思想萌芽。乾隆年間大型文字獄就出現了130件。張宏杰認為「三十餘年的文字獄運動,如同把整個社會放入一個高壓鍋裏進行滅菌處理,完成了從外到裏的全面清潔,消滅了一切異端思想萌芽,打造了一個他自認為萬代無虞的鐵打江山。」
乾隆打下了今天中共的版圖,但這時代給中華民族精神上造成的永久性創傷,遠大於其武功成就。「橫向對比十八世紀世界文明的發展,乾隆時代是一個只有生存權沒有發展權的盛世。縱向對比中國歷史,乾隆時代也是中國歷史上民眾權利被剝奪得最乾淨、意志被壓制得最靡弱的時代。乾隆盛世是一個飢餓的盛世、恐怖的盛世、僵化的盛世,是基於少數統治者利益最大化而設計出來的盛世。乾隆時代的中國人,是『做穩了的奴隸』,只許有胃腸,不許有頭腦。只有這樣,大清江山才能億萬斯年。乾隆的盛世監獄精心塑造出來的國民,固然是馴服、聽話、忍耐力極強,卻無法挺起腰板,擦亮眼睛,迎接撲面而來的世界大潮。」這段文字既是乾隆盛世的客觀評鑑,也適用於描繪2017年習大帝的偉大民族復興。

屈辱自招

劉曉波所指中國人種問題,也是乾隆三十多年文字獄所造成,中國人成為盛世監獄內的囚徒,而在這監獄之外的,卻是劉曉波。書中提到乾隆時期英國1793年馬戛爾尼使團所觀察中國真實的一面,英國人接觸過東南亞海外中國人,「他們的發明創造和聰敏似乎也跟學習模仿的精確一樣出色。」然而來到中國,才發現內陸中國人與海外中國人大相逕庭,他們失去了活潑自然,也缺乏創造力。「他們比世界上其他國家的人更膽小,也普遍缺乏自尊心,自私、冷漠、對公眾事務漠不關心。」這就是乾隆盛世下的囚徒!英國人分析說,這種畸形的民族性格是中國統治者以高壓手段馴服整個民族的結果,專制主義摧毀一切進步元素。英國使團被乾隆拒絕通商,五十年不到鴉片戰爭爆發,割讓香港,百年恥辱開始。這屈辱,其實是自招的。
1780年廣西秀才吳英攔途送交「政策建議」予布政使朱椿,建議減稅及禁煙,官員上報乾隆,認為妄議朝政,大逆不道,審查後判「大逆」罪,吳英凌遲處死,女人及未成年者一律發配為奴,乾隆與大學士九卿反覆研究這樁「特大案件」,親批吳英弟弟及子姪秋後處決。

撰文:劉細良
編輯:馮秀珍
美術:孔文彬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