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7年09月25日

【專題籽】青少年機械人世界盃奪冠 何南金靠師生「動手做」

【專題籽:一周突襲】
屢次代表香港出戰青少年機械人世界盃(RoboCup Junior)世界總決賽的「佛教何南金中學」機械人研發隊,何以能夠設計出自己的機械人,多次於世界大賽奪得佳績?他們努力的成果,見證視為次等的「職業先修學校」教育傳統,在今日流行的STEM、Maker文化下成為優勢。與此同時,今屆賽事主席陸智聰先生談及香港搞科普活動的難處。從這兩個故事,我們可以看到香港機械人科普教育的現況。

相關新聞:【專題籽】科普不易為 場地難搵老師欠技能

「何南金」機械人隊的負責老師李志宏(Tim Sir),帶領機械人隊已十多年。本科念化學,原是機械人門外漢。某年,有幾個學生熱衷製作機械人,找Tim Sir一起鑽研,「還記得當年和同學製作一套頗複雜的人形機械人。豈料打開包裝,全是日文。於是我們就用Google繙譯、親自電郵廠商,詢問各樣組裝問題。」那怕初期是土法煉鋼,師生們興致越來越濃,甚至動手設計機械人。整天在工場裏裁切鋁片、寫程式、做實驗,後來更在國際機械人比賽奪獎。2012年,他們在墨西哥主辦的RoboCup Junior總決賽,獲得舞蹈組的世界冠軍。Tim Sir說,他最高興的是同學的改變,「有一位同學,無心向學,放學煲煙交損友。猶幸他愛砌模型,我就讓他參加機械人隊。漸漸,他找到自己在工程方面的興趣,現在更於電力公司工作。」
機械人隊成績優異,贏得海外參賽資格,把許多同學帶到從未踏足的巴西、墨西哥、德國、日本。2014年,他們在中國區賽事出線,取得資格到巴西參與總決賽,與全球青少年較量。然而巴西旅費高昂,人均成本高達4萬元,同學無法負擔。那年,Tim Sir與學校同事動用所有人脈找贊助。比賽在7月進行,到5月仍欠30萬元,「最後,我們聯絡上人稱『基金之父』的雷賢達先生,把狀況告之石鏡泉先生。他很有心,在報章專欄談及我們,向各界募捐。專欄出街那天,善長的反應奇佳,校長室電話響個不停。」那時,更有一位年邁老婆婆不曉得如何聯絡學校,熱心得把錢交給區議員轉交學校。這樣東拼西湊,同學最後成功到巴西出賽,亦贏到「最佳傳感器大獎」而歸。當年同學笑說,「阿Sir,快把錢還給阿婆啦。」勵志故事的大團圓結局,其實是靠一班師生一步一步走出來,一點也不容易。
機械人隊的好成績,除了因為師生無比努力外,也跟他們早年作為一家「職先」有關。早年香港工業起飛,社會大量缺乏技術勞工,「學門手藝」是不錯的選擇,政府也成立了「職業先修學校」,着重應用技巧。然而,90年代工業凋零,經濟轉型,金工、木工等應用科目被視為陳舊過時。「工字無出頭」的想法在社會根深柢固,這類學校等同「飛仔學校」。於是政府希望職業培訓的重點由工藝轉向服務業、商業和高科技,鼓勵職先學校改革課程,又容許學校將「工業學校」和「職業先修」等字樣刪除。

職先 + STEM 基層學生的優勢

轉型後的「何南金」仍以招收成績較弱的基層學生為主。然而潮流起起落落,像從前的「鬥木佬」,今天尊稱Maker。近年香港政府要再工業化,強調紙上談兵是不足夠,要推動「動手做」的STEM學習(即科學(Science)、科技(Technology)、工程(Engineering)、數學 (Mathematics)的跨學科實踐學習,方能迎上世界創科潮流。機械人活動,成為香港學校的熱門課外活動。
這校的「職先」傳統,配合STEM學習,形成一種優勢。「當年的『職先』與今天講的STEM,有一種精神是相通的——就是鼓勵人落手落腳構建實物,解決生活問題。」另一位機械人隊負責老師陳國和說。事實上,當今的出色隊伍,不少都是學業成績不頂尖,擁有「工業中學」背景,它們會開辦應用科目,設特別室;相反,沒有相關設施的學校,那怕有心響應STEM風潮,就只能使用現成的套裝編寫程式,難以從零到一構建機械人。「何南金」機械人隊的發展故事,不只勵志,更讓我們看到,不合時宜或趨時,只是一線之差。

採訪:李寶怡
攝影:潘志恆
部份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編輯:翟純恩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