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7年10月04日

【專題籽】從火場到舞台 前女消防隊長變文武生

【專題籽:果籽人話】
上好妝,縛上頭帶,站在虎度門之時,她,就會變身。她叫李曄,藝名文華。2014年以前,曾是香港少有九位女消防隊長的其中一位。以往的七年都在行動組,不是站在外面聲大大得個講字那隻,就是上山下海、衝入火場、走在前線那種,「雖然我不夠你們大力可以搬重物,但我有自己的過人之處,可以給大家信心。」完成學業安好家,超額完成父母的期望,女人四十,係時候走返轉頭,做她最愛的粵劇。

萬綠叢中一點紅,那時當消防員最困難的,是如何讓下屬信任你,「你得唔得㗎,唔係入到火場我揹番你出嚟?上到山又要揹你番落嚟?」由細個睇《新紮師兄》覺得八十下掌上壓是「黐線!做戲啫?」由操練操到雙手痠痛,衫都換唔到,操到八十下、一百下掌上壓濕濕碎,到半夜跑山搜索失蹤人士,她都帶在前頭。體能,沒得說。目的是要在男人叢中,不成為負累,不被比下去,「我成日話,捱得過,我人生冇乜嘢過唔到。」

男同事做人辦 變臉話咁易

2014年李曄不再當消防員,全職投身粵劇表演。做粵劇最講究演員功架,有一定的體力要求。以往當消防員的經驗,使到李曄駕輕就熟,體能不成問題,「一般女士做不到的,如一隻手抱起一個人轉身,我都做得到。」舞台上,這一秒她文質彬彬執住劇本成個才子款,下一秒執起纓槍厲眼man爆。因為長期生活在大班男人之間,粗獷的、大大隻但斯文的、讀好多書的的長官與同事,甚麼類型都有。要演繹不同性格風格的才子與武將,有晒參考人辦,要她變臉話咁易。
咁你心中男神係邊個?「男神?」武將隨即睩大眼笑晒口說:「周世顯呀!哈哈哈哈!」唐滌生劇本下的《帝女花》,改編自清朝黃燮清的版本。裏面的周世顯,國家風雨飄搖仍去應徵做駙馬,守着先帝遺體,尋找公主下落。本可與公主隱姓埋名雙宿雙棲,卻說服公主降清,埋葬先帝遺體同釋放太子,最後殉情。「雖然戲名叫《帝女花》,但我覺得是一個男人在背後默默幫她成就這件事,這個男神我覺得真係沒人能替代了。」少女心突然飄晒出嚟。 
她覺得每一個劇種都是地方、社會、歷史和民情的濃縮體,她隨手指指身旁的配樂組,「原來廣東人是喜歡熱鬧的民族,你睇茶樓幾嘈,對比上海式茶樓的幽靜就知。粵劇的配樂特別響亮熱鬧,你不會見到其他劇會同時用這麼多的鼓。」望望,真係成套大中小鑼鼓、銅鑼、木魚,甚至有西洋的大小定音鼓一字排開。「我們的文化就是海納百川,甚麼鼓都有!舞台服飾望落都是濃墨的,金銀線較多,望落夠重,配合鼓音。我成日形容佢係Heavy Metal!」腦裏帝女花與Punk頭同台,我都係第一次聽。

一周五日教學生 加入現代人角度

我們的粵劇更保留重要的歷史文化,「昆劇逐步復興,但沒我們保存得這麼好。因為我們用文字、工尺記譜,而且一代代流傳得很好;到要勵戲、排場戲或宮廷戲時,就會用四、五百年前的官話(即「中州話」或「中原音韻」)來唱。如「擺駕」(皇室人員出行),好好保留了幾百年的中原語言。「從開頭覺得我是香港人,只想學自己本土的藝術,慢慢覺得肩上有種承擔,需要去繼承、延續。所以我現在就培養觀眾去延續囉。」
現在,她一星期五天都給中學和大學生上粵劇課,讓學生從粵劇了解各種中國文化,將故事以現代角度重新分析。2014年,她寫了《獅子山下紅梅艷》,是「獅子仙」為我們化解災難的故事;演了千百回的《梁山伯與祝英台》,「少男因被女飛而死,啲同學會覺得好難投入,會說:『唔係啩!搵過囉!』」於是她強調,祝英台到底都抵不過社會和階級的壓力,放棄了愛情。咁就唔同,「有些大學生去看都說很有感受。現在的社會讀了書出來,為何我永遠在社會底層上不去?你說我沒學問嗎?又不是。為何我的起步點來來去去都沒前進過?」當大家還怕粵劇無人繼承之時,學生其實聽得津津樂道,她的目標是培養觀眾的繼承人。能演繹男神,梗係好;而能夠創作自己的、貼近現代人生活和思想解讀的粵劇劇本,是她的心願。


Facebook:天馬菁莪粵劇團


記者:陳慧敏
攝影:張志孟、蕭志南、許先煜
編輯:翟純恩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