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7年10月06日

【寵物籽】三年照顧四隻導盲幼犬 寄養家庭:真係唔捨得分離

【寵物籽:寵愛生命】
「佢哋要走嘅時候,高高興興咁着晒制服,同啲訓練員一齊踏出我哋個門口,我哋都真係唔捨得。」 李江明說道,手中不忘捉緊狗帶,腳旁的Cha Cha乖巧地趴着。今年62歲的李江明是導盲犬寄養家庭的義工,一家三口至今已經接養過四隻導盲幼犬,最初女兒在導盲犬中心網站上看到申請寄養家庭的資訊,加上一家人本身喜歡小狗,三年前就決定申請成為寄養家庭。

李生在大陸生活時養過狗,那時的方式是天生天養,與養一隻將要肩負重任的導盲犬截然不同,「要教佢嘢啦,樣樣嘢都要教,初初細細隻乜都唔識,要教佢一啲生活上嘅規矩。」Cha Cha是一隻黃色拉布拉多犬,剛剛才過四個月的生日,是一個徹頭徹尾的小孩子,在家要教牠大小便、不亂咬東西這些不在話下,最重要的是要帶牠融入社區,稱為「社會化訓練」,當小狗穿上制服走到街上的時候,牠便要學習成為一隻工作犬,主人等地鐵、坐巴士、搭電梯、在餐廳坐下吃飯時,牠不能蹦蹦跳跳,只可安靜地趴在腳旁,也要學會服從基本的指令。
想養狗的人有很多,有人選擇去寵物店買,有人選擇領養,而李生一家選擇接養那些要成為導盲犬的幼犬,他們並沒有接觸過視障人士,只是覺得這樣做更有意義,「自己冇諗過真係要領養一隻狗仔喎,養導盲犬有個意義喺到,可以照顧到視障人士,等佢哋將來帶啲視障人士出街。」三年以來,有四隻導盲犬在他們家裏長住過,由Coby、Fraser、Almore到Cha Cha,都是普遍的導盲犬品種拉布拉多,兩黑兩黃。李生退了休,由朝到晚都與小狗相伴,「我同佢接觸得最多㗎,要湊佢啦,日日同佢大小便,要餵佢,成日都對住佢,又要帶佢出街啦。」照顧小狗的責任落在李生身上,但他從不嫌辛苦,「鍾意嘅就唔覺得煩,而且佢聽話,我要出去嗰時放佢入籠,佢都會好聽話自己瞓覺。」為了保護幼犬的髖關節,李生每次都會抱起Cha Cha上落樓梯,但他一點也不介意,「值得嘅,為咗佢嘅健康好啲冇乜所謂啦!」
快樂的時光一閃即逝,小狗在李家生活到約一、兩歲,由當初的小孩長大成「狗」,便要離家接受專業的訓練,正式成為一隻導盲犬,成為視障人的眼睛。寄養家庭義工不可私下接觸使用者與狗相聚,即使在街碰到也不能接觸牠,免得令導盲犬分心而影響牠的工作表現。經歷過三次分離,不捨得是在所離免,可是也欣慰。「佢哋走咗之後,又未養第二隻嘅時候,我都覺得屋企寧靜咗㗎,有啲唔慣。」可幸的是,偶爾回到中心參與大型活動時,有機會碰上時,不捨已不再,而是滿滿的自豪。

第一隻服役中 視障主人最忠心朋友

回想第一隻在李家成長的小狗Coby,感受猶深,「我見到佢服務嘉濠,我都好開心㗎,佢哋行得咁有默契同自信,我都戥佢哋開心。」Coby是一隻黑色的拉布拉多犬,在台灣出生,李家是牠的第二個寄養家庭,「佢真係好聽話,佢去廁所自己識行去門口,佢行過去之後就擰轉面,好似用身體語言講嘢,邊個帶我去廁所呀?」睡覺時會反肚,做些趣怪的表情,打鼻鼾打得特別大聲,微小的舉動依然藏於李生一家人的心坎。Coby兩歲時離開寄養家庭,與使用者黃嘉濠(Alex)一起接受訓練半年後,正式畢業成為一隻導盲犬。畢業禮當天,李生一家出席,沒有合照,但見證着Coby自信地展開其工作生涯,已心滿意足。現在Coby已四歲,陪在嘉濠身邊有一年半的時間,嘉濠說:「Coby係一隻好關心我嘅導盲犬嚟㗎,佢係一個好敏感嘅小朋友。」那時候嘉濠剛使用導盲犬,要由自己最熟悉的工具手杖轉用導盲犬,經歷了一段十分沮喪的時間,「我覺得自己有好多嘢都唔識,所有嘢都做得唔好,記得有一次我好唔開心,甚至喊咗,Coby行咗過嚟,做咗好多嘢想引我笑,又好親近咁挨埋我度。」
又有一次,嘉濠腸胃很不舒服,所以由工作地點走往地鐵站的路上走得很辛苦,由原本十分鐘的路程,花了雙倍時間。聰明的Coby感應到嘉濠的不妥後,主動放慢腳步,「我好肯定咁話你知,佢係知你諗緊乜嘢。」Coby是一隻稱職的導盲犬,每天引領嘉濠的生活;回家下班,就做回嘉濠最忠心的朋友,豐富他的生命。導盲犬一出生就注定身負重任,工作八至十年會退休,牠也許會回到寄養家庭度晚年,如果不會,天各一方之時但願人長久。

查詢: http://seeingeyedog.org.hk

記者:鄧天蔚
攝影:鄭明川(部份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編輯:施明慧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