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7年10月20日

【文化籽】走過傳媒業高山低谷 攝記轉行做訓犬師

【文化籽:胚芽故事】
恐龍於白堊紀時代滅絕了,2017年,傳統傳媒人也正走向絕種。《忽然一周》結束、《飲食男女》放棄印刷版、《東方新地》裁員、新傳媒裁員、《壹週刊》賣盤,很多編採人員都不由自主地要另覓出路。黃大立是其中一個過來人,當了逾二十年的攝影記者,一個大信封,便離開了傳媒行業。不過,路是人走出來的,他為自己的人生再找一條路——轉行做訓犬師。

黃大立曾經是位攝影記者,在傳媒行業做了二十年有多,做過的刊物包括《忽然一周》、《壹週刊》、《明報周刊》、《東方新地》等等。他在讀書的時候已經對攝影很有興趣,把自己的零用錢都拿來買器材,畢業以後索性以攝影為生,加入傳媒當起攝影記者。
他說自己是在傳媒最風光的時候入行。九十年代《壹週刊》創刊,老闆黎智英當日用最好的人工搶最好的人回來,三千、五千、七千……大把大把鈔票不怕花,就只怕你不來,行頭內跳槽機會處處。除了hard cash,還有懷柔。90年代電話尚未流行,公司卻一人出一部電話,還代繳電話費;中午飯是有飯盒吃的,每日派張點飯紙讓你選飯盒,飯後還有生果,關心你的健康。此外公司還有盲人按摩、生日餅卡、中秋果籃,福利之好是冠絕全行。
大立的攝影範疇主要是副刊,多影時裝、美容,有時也會拍明星專訪。回顧過去的傳媒生涯,他這樣形容,「以前的生活多姿多采,每一日都面對明星、新的產品、好吃的食肆,生活好開心,而且見識很多很多。」攝影記者這份工,他本來是想做一輩子的。可惜襄王的夢,不是神女的心。大立說,自己在傳媒最風光的時候入行,也在傳媒最黯然的時候跟着黯然離去。 

自己安排工作時間 收入穩定

2016年9月,新傳媒大規模裁員,當時已轉職《東方新地》的大立收到了大信封。他看着身邊曾經的戰友一一轉行,有文字記者轉行做PR,有攝影記者去了影婚紗相,有的去了開遊艇,有的去賣花,有的轉行揸的士……大立呢?在失業的日子,作為獨仔的大立不敢告訴雙親,有車牌的他有想過開Uber,但到最後他決定要成為一個訓犬師。「我本來對訓犬已經很有興趣,一直都有研究,從前放狗也是我最好的減壓方法。」大立說道。慶幸自己有點積蓄,大立花了幾萬元和半年時間,讀了一個訓犬課程,最後更自立門戶,上門教狗。
今天隨他去上堂,教的是一隻洛威拿「甩皮」。甩皮是大型狗,從前出街常常吠別的狗,而且因為體形大,常常連主人都拉不住。主人考慮到不想影響其他人,於是請了大立來幫忙,大立教甩皮,已經超過半年。現在的甩皮好醒!識得跟住人行,heel、sit、down、stay、eat、back樣樣都識!大立用的是正向訓練,狗狗天生都喜歡食和玩,大立就利用這點,重複教狗狗一些動作,狗狗做得正確的時候就以玩具和食物去獎勵。
攝影師和訓犬師,是兩個截然不同的工作,令生活也變得不一樣。從前當攝影師,攝影器材重得像鐵一樣,揹得人周身骨痛,現在做dog training拿一個袋就可以出門了。從前返工時間不能選擇,記者說要開工就開工,能收工才收工,現在就按自己的能力和身體狀況安排工作,收入也穩定。還有從前做攝影師有些性格有些脾氣,會堅持己見,現在對客人說話就會婉轉多了。大立說,從前影相的滿足感來自掌聲,現在的滿足感來自看到狗狗的進步。傳媒之後,還有一條天無絕人之路。我在傳媒白堊紀時代寫這篇稿,與各位同業共勉之。

採訪:陳詠敏
攝影:黃健峰
編輯:翟純恩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