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7年11月01日

【專題籽】零件打磨逐件裝嵌 鐘錶匠:製錶過程似人生  

【專題籽:胚芽故事】
講起手錶,相信絕大多數人都會第一時間想起瑞士這個鐘錶大國,卻未必有人想過香港都有人製作手錶。「你會做手錶嗎?你是做維修的吧?」大部份人聽過不願透露真實姓名的「史高」介紹自己的工作後,必定有這樣的疑問,但他確是個如假包換的本地獨立鐘錶匠。

三十五歲的史高愛上手錶逾廿年,當初只因一份禮物,「媽媽送了一隻手錶給我,我睡覺時也會戴着,有一晚醒了,看見它還在動,在我休息時還在工作,很偉大似的。」到中二那年,《名錶論壇》創刊,「還記得一九九九年創刊號是紅色的,用卡地亞做封面」,搶眼的封面令他成為此雜誌的忠實讀者,「兩個月一期,我讀了一年才看得懂。」自此就對手錶越來越有興趣,認識也更加深入,但卻從來沒想過日後要以此為生,「當時還是跟其他小孩一樣,說要當警察甚麼的。」中學畢業後,史高去了讀平面設計,雖然也有興趣,但程度遠遠不及手錶,「經常會問同學有沒有手錶要維修和清潔,總之就要弄弄手錶才安樂。」到了二年級,IVE開辦鐘錶高級文憑課程,他二話不說轉科重讀,開展鐘錶生涯。
讀手錶文憑的第三年,他跟另外九個同學合力參賽,製作錶殼和改裝機芯,最後贏取冠軍,更得到震雄工業獎學金。畢業後,他參與中大錶芯研發項目,又跟其他研究人員一同到大陸一所錶廠受訓三個月,接觸更多關於機芯設計的知識,認識不同鐘錶界學者。四年後,鐘錶研發計劃結束,他踏足社會,去了某知名瑞士手錶品牌工作,主力做維修,其間到瑞士受訓。然後他做過手錶研發、物料測試等工作,對手錶認識得更深入。今年中他與兩名同樣愛錶的朋友自立門戶,做手錶、辦工作坊。

開班教授 自己手錶自己做顯個性

史高坦言這行業在香港絕對算得上冷門,因為香港人對自製手錶根本毫無概念,「大多視鐘錶為潮流和身份象徵,你擁有某品牌的手錶,就等於你是某階層的人,但這就忽略了自己的個性。我戴着自己製造的手錶,可以代表到自己。」 因此,他和兩名拍檔都希望令自製手錶變得親民,舉辦各類課程。由最基本的自行設計錶面,到認識機械錶運行原理的課程都有,適合不同年齡人士,「在香港推廣這文化是要一段長時間,但我們都希望可以由零開始,或者是像拋磚引玉,將這件很冷門的事物,帶給香港人認識。」

智能手錶 難取代傳統機械錶地位

即使是瑞士名錶,不少也是用機器量產,真正人手製作的寥寥可數。但史高製作的手錶,除了錶殼購自廠商外,內裏的零件全部由他一手包辦。說的不是少至百餘件,或多至數百件的零件裝嵌在一起,而是連「零部件」都親手由一件件銅板等原材料切割打磨而成。他甚至連設計草圖也不用電腦繪製,堅持用人手一筆一筆地畫,這全因他相信手錶不只是一件普通飾物,而是一件工藝品,「每一隻都是獨有的,就算我再做同一個類似款式,兩隻都有分別。」這種堅持,令他每隻手錶最少要用上兩、三個月製造,有些設計較複雜的,甚至要用上半年時間。入行十一年,接觸無數手錶,他形容製錶過程就像人生一樣,「我做到某個零部件或者某些調校,好像怎樣也弄不好,這是經常發生又令我很灰心的事。但如果你沒有耐性、沒有決心去克服,問題便一直存在,但再堅持多一兩日,去面對問題,這樣就會解決到了。」
近年智能手錶興起,便宜的還不到二百元,已經能連接手機,有短訊通知、量度心跳、計步器等不同功能,不過史高認為它們對傳統鐘錶並不會帶來大影響。「它們有很多特別功能,是以前傳統手錶沒那麼容易有的。不過現在很多智能手錶是潮流,一但過氣,人們就不會再戴,我覺得傳統機械錶的地位是不會因此動搖。」他認為,傳統機械錶的價值在於「傳承」,「例如一百年前的機械錶現在壞了,拿去維修或者做個新零件,它還是可以再走動,可能可以再多用一百年。」


facebook:s3workshop
三匠間 S3 Workshop
上環啟煌商業大廈2樓202A室

記者:李煒汯
攝影:潘志恆(部份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編輯:翟純恩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