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7年11月05日

【專題籽】媽媽一句話:江山不能失 孝順仔花幾十萬修古屋

【專題籽:一樓一故】
「(媽媽)在生前就說了最重要不要拆她屋,她認為江山不能失。我做仔的,就盡能力囉。」這條乾涸的深圳河對面就是深圳。2015年禁區開放,帶起了一陣子「邊境遊」風潮。舊青磚屋倒的倒,拆的拆,有人來投資建房,老村屋變成三層式別墅。偏偏有人不願,還用數十萬積蓄將古屋重修,變成三級歷史建築。

鳳凰湖村,位於新界打鼓嶺,是六約村落之一。那時候打鼓嶺居民跟對岸黃貝嶺張氏村民常有衝突,他們在簡頭圍設置皮製大鼓,遇事,鄰近村落包括週田、鳳凰湖、打鼓嶺、簡頭圍、塘坑……等的村民,就會執起武器農具來助陣,所以起名打鼓嶺。1951年,港英政府決定封閉邊境,沿深圳河南岸建起鐵絲網,隔絕南北。
吳永安先生的青磚屋,位於村落北面第一排,建於1920年。蓋金字瓦頂,面闊三間,內有一進一院。因為風水問題,三個門口,特別是家祠的入口都稍為偏東,正正望着對岸。吳先生說:「周時看到對岸的人游水偷渡過來。他們避過警衞跑到後面山林。村民不敢幫忙,怕被抓,就遠遠丟麵包給他們醫肚。」

保留原貌 列三級歷史建築

吳先生在鳳凰湖村出生,與村長聊起舊陣時,都是搞鬼快樂的回憶。禾塘外就是廣闊農地,夏天就睡禾塘,玩陀螺;閒來到棺材坑裏抓棺材蟀:「嗰啲最好打!總之好打!冇得解。」下雨,簷前雨水如水簾傾瀉,大家一字排開,乘勢洗頭玩水;水浸了就游水,蛙式、狗仔式不亦樂乎。長到十八、九歲,想出國打工賺錢,就全村湊錢。袋住兩百蚊張的機票,幾十蚊生活費,就乘小型飛機,30小時飛到英國。幾時還?「冇講㗎!嗰陣啲人欠單都唔使,啲人一到埗就搏命做嘢還錢,冇諗咁多㗎!」賺了錢,就寄回來起屋修樓,許多老房子門上還有褪色的精緻雕花,記錄村民在外的努力。
其實八、九年前已有古蹟辦人員發現了他家保持完好的青磚房,在2003年深圳河整頓以前,每逢大雨,禁區的小村都會水浸,濕度太高,質地不太好,或日久失修的老青磚,多多少少都會剝落,或倒塌。然而吳先生的家,青磚還像是新修的一樣,方方正正結構緊密。除了屋頂的木樑柱都被白蟻蛀了,打風落雨,屋頂瓦片都仍鋪得滴水不漏。政府說要幫忙修葺,但久久未見時間表。吳先生心急,索性花幾十萬積蓄自己整,現屋子被列為三級歷史建築。磚房三間相連,中間住宅,左右兩邊是祠堂及牛欄房。每間二、三百呎,有個小小的閣樓。祠堂依舊,穿過大麻石鑿的大門就是天井。新換的橫樑,跟以前一樣寫着「百子千孫」字樣。牛欄房牆身與地板鋪上磁磚,入門口右手邊有個小灶頭,是原來栓牛的地方,為了保持原本的間隔,廚房搬到門口。所謂寸金尺土,吳先生大可以將房子擴大改裝成兩層,但他沒有,「我不會改,要保留屋的形狀,那是我的回憶嘛。只是我要住,磁磚牆身地板方便打理,其他的盡量跟以前一樣。沒法子,自己在這裏長大,對屋有感情,會有滿足感。」

優質青磚抗5呎水淹 電鑽都鑽唔穿

2003年深圳河整治之前,雨季一到,就河水氾濫,一水浸就是半層樓高,全村忙着拉牛上山,趕豬上閣樓,屋子外牆有個紅色記號,「1997年最高浸到5呎,打鼓嶺警署派人用橡皮艇載媽媽到警署度宿。」常遭水淹,青磚卻沒特別腐爛或變色,雨後甚至有工程師特意來摸摸牆磚,竟還是乾的;裝修師傅則抱怨說牆磚太硬,花盡九牛二虎之力才鑽開一個洞。屋頂上的瓦片組裝緊密,多年來打風落雨,都沒有漏水。 吳先生請師傅們將舊瓦片搬下來,一片片洗淨重新裝回後,反而有一點漏水。香港大學建築文物保護課程學部主任李浩然博士說:「19世紀本地燒的青磚質地好差,那時候,高密度高硬度的優質青磚都來自廣州,能承受長期風吹雨打,而不會因為被水滲蝕而導致磚身鬆散剝落及結構性損壞。至於這些磚是否來自廣州,還待專家們進一步研究。」

記者:陳慧敏
攝影:劉永發
(部份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編輯:陳慧玲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