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7年12月10日

【專題籽】一句「你不是醫生」調音師被壓價嘆努力無人知

【專題籽:有種職業】
「平時都是自己一個人工作的。基本上不會有閒人出入,所以無論你多努力,多用心工作都沒人知的。」江偉業(江Sir)是位鋼琴調音師,已做了14年,他常出入演奏廳與錄音室,不過當演奏家出場,他就退場。不被看見的匠人,卻是演奏家重要的支柱。

早幾日有客人找他調琴,$450的調音費對方殺價到$350,江Sir拒絕,「你去看醫生時,會跟對方講價嗎?」對方回:「抱歉,你不是醫生。」平時好少發火的江Sir將對答貼上自家facebook,「是否醫生以外的其他行業就可以任由壓價!?!? 這到底是甚麼道理!?!?」怨念post一日就有45萬個views,五千多個回應。但留言裏越多人爭論,「醫生救急扶危你點同佢比。」越凸顯「原來一門專業的尊嚴都要分階級」的問題。
工科出生者如攝影、設計、插畫、木匠等,在香港市場總面對一條刺——壓價。客人想要優惠的,江Sir不介意「做多少少」,但大手殺價者背後心理,先令人後腦標煙,「問佢覺得應該幾錢,又話『唔清楚』。佢哋對眼前師傅所花的時間、技術、背景都不太想知道同了解。只係想你『平畀佢』。」

長期調音患肩周炎 淨係想調靚個音

江Sir小時候住七層高公屋,覺得別人彈琴好型,成個王子咁,發現有鋼琴調音學徒一職,感覺神秘又美麗,「第一年考不到『通利琴行』調音學徒,諗住申請埋做sales賣書,入咗大公司先搵機會調職啦!都入唔到!(笑)等咗三年終於考到!」除了食飯的半個鐘,他一星期六天,一手舉着握着調音桿,一手按琴鍵,每日八小時一直叮,一直叮。曾回大陸培訓半年,百來呎的房間三個人三把琴一把風扇,又熱又焗,「汗一直滴,嗰幾個月我冇着過上衫。咁難得考到入去梗係搏命練。」長期姿勢問題右手好快肩周炎,整隻手都抬不起來,手指變成彈弓指。西醫說那是抽餸抽了幾十年才有的婦女手,雖要扎針治療,卻難掩自豪感,「唔諗乜有型王子㗎啦!目標唔同咗,淨係想調靚個音。」
「我諗阿爸阿媽都唔知我做緊乜,淨知同鋼琴有關,維修吓咁。識唔到女仔啦!」人人以為他識好多女鋼琴老師、演奏師,近水樓台,但他真係要好專心,身邊乜嘢都睇唔到。好耐以前又有個女仔知他是調琴師,淨問他:「會唔會轉工?」,佢嬲咗。生活中,他對聲音特別敏感,「最怕吸塵機聲,呼呼呼的,唏!(打冷震)。」最愛聽Rock and Roll、Metal、爵士樂同女歌聲,但有調音工作的前一天,他會保持穩定平靜的心境,回家電視也不看,又從不用耳筒,怕影響聽覺。搭巴士永遠坐最後排,避開大聲講電話或開大喇叭打機睇戲的聲音。左閃右避,直至小學同學聚會時赫然發現同學拖住兩個女,有車有樓有事業,才驚覺時間過得好快!「我仲覺得自己好年輕咋喎!原來過咗咁耐,好似喺第二個時空返到現實咁,有啲失落。不過冇計,咪又走返入自己時空囉!」

視障人士學調音 調完耳痛要瞓覺休息

除了日日埋首工作室外,他還教視障人士學調音。學生佃小帆(Calvin)現在一星期五日,朝九晚五地練了年半。本讀生物科技,讀書好叻的他一開口就呼救:「好難!非常難!(笑)我覺得調音係一門藝術,調得準與調得好,與音色靚之間,差別可能好細好細,但感覺就大不同。」88個琴鍵,每個3條琴弦,個半鐘調完264條弦(仲要佢哋和弦得好),調完第一件事係瞓覺休息,「太專心,有時因為靠近琴弦聽,調完耳仔會痛。」
他與江Sir都認為,匠人不被尊重,是因為人們不了解,「有啲人同我學,學咗四堂就話想接Job!有啲則下載個app,調準或差不多,就是了。」江Sir更說,好多人買琴就是購物,朋友說好、大牌子,就買。「佢哋未必因為鍾意乜嘢音質,而揀乜嘢牌子嘅琴,所以出現14年才調一次琴,或者個琴走晒音都唔知嘅情況。」然後,就是各式各樣的標籤,如見Calvin視障,就想壓價;傳媒訪問又鍾意揀他皺眉的相片,拍到他落泊陰功又無奈,都是無形標籤作祟。江Sir說:「始終工字不出頭五字已經根深柢固。但明明除了術科外,工科在外國都很受重視,有專門的學校,可以做一世的職人匠人。」被邊沿化,但他仍覺得,「你要先有自豪感,相信自己做的事,不自貶;負責任做到最好,才可影響身邊的人。」

記者:陳慧敏
攝影:劉永發(部份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編輯:施明慧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