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7年12月10日

【專題籽】三日瘋狂上落斜 山上嘆可樂嚇親鬼妹

【專題籽:港情講趣】
「辛苦上山為了甚麼?當然是為了下山。」這句話看似自討苦吃,卻是貼切地形容了這三天走過的起伏。早前記者Phoebe和運動型藝人余曉彤(Hidy)參加由戶外品牌Fjallraven舉辦的Fjallraven Classic的瑞典北極圈徒步之旅。這活動在2012年起源於瑞典,先後在瑞典北極圈等地舉行,目的是鼓勵更多人接觸大自然。首個亞熱帶站來到香港,今次記者Sa與Hidy同行,在三日內走完大上大落的45公里。

早上八時由麥理浩徑第三段5號場起步,途經雞公山、牛耳石山、大浪坳等,終點設於北潭涌渡假營。圍繞西貢的崎嶇山路日日行足12小時,朝八晚八經歷暴曬,跌岩起伏的山路,還有無盡的樓梯級。對於像記者這樣的新手,三天實在是吃力,每當體力透支時,惟有靠意志繼續;對於行山經驗豐富的Hidy來說,三天步伐也是相當的緊湊。
Hidy巧遇一位在瑞典行山認識的美國朋友,「香港的山路很艱辛,經常需要攀登,而且不容易爬。」Jeremiah是個前美軍,他覺得雖然這次路線較短,但不斷的上山下山,難度不比瑞典低。「瑞典那個很經典,營地很好,你可以隨時隨地露營,兩地各有不同之處,所以我都喜歡。」香港不同外國可以隨地紮營,所以要爭取時間,趕在日落前到達指定營地,否則就要摸黑紮營了。兩晚的營地分別在灣仔和鹽田灣,雖然人在野,不及家中床鋪舒服,但都無礙勞累的身軀與大自然同眠。
「我相信這是最後一條天梯,整個旅程三天不斷上天梯、落天梯,上上落落。」從山下看見遠方高處的叢林中,有一排螞蟻般細小的身影列隊分佈在342級的樓梯上慢慢移動,刻劃出港式山野特色。最後一天在烈日當空之下,背着沉重的裝備和腳步,時而發力,時而靜止,無論動與不動都感受到肌肉痠痛。當踏上最後一級,隨即有如蟲子般癱軟在地上,鏡頭後是一眾行山者由心而發的歡呼聲。比我們早幾步達陣的James來自新加坡,遠道而來全因新加坡只有一座約150米高的山,他覺得香港比新加坡乾燥,要多些時間去適應天氣。惟沿途望到的山和海,互相扶持鼓勵,也值回票價了。
除了長命斜,還有些香港山頭獨有的東西。「在瑞典那次,你要背上所有裝備,到集合點再取物資,如班戟、食物。這裏有趣的是竟然有士多,人人都很興奮,是可樂呀!」德國來的鬼妹Friederike在旅程中最難忘,是竟然能在山上喝着冰凍的可樂,吃熱騰騰的餐蛋麵,這可是在德國從沒有見過的。

習慣取溪水飲用 堅持帶走垃圾

有可樂自然連水也是能買到,但他們大部份人都習慣在溪邊取水,過濾後直接飲用,「台灣的水源點都是在溪流,在溪流取水、雨水或取水池,都沒有這種販賣部。」當然也沒有垃圾桶,遠至北歐或是近至台灣,行山者都堅守山野無痕、自己垃圾自己帶走的信念。像台灣人Jimmy所說:「我覺得把垃圾桶收起來,大家就可以自己把垃圾帶下山去。」
不過亦有不少人貪方便,索性把垃圾棄在士多,老闆許先生多年來都是把垃圾收集回收後,搬到山下的垃圾站待漁護署處理。「希望行山人士自己帶來的垃圾自己帶走,如果每次到士多才掉垃圾,很多膠樽都不是這裏的,順手放下,那我要做多些工作。」
三天兩夜的山野生活中,偶爾會發現山徑還有少許紙屑垃圾,海岸邊更是五花八門的膠袋、膠樽、發泡膠。漁護署年底前會移走郊外公園的垃圾桶,到時候垃圾又會何去何從?這三天的所見所聞,讓我們學會取之自然,也試着尊重大自然。

查詢: http://classic.fjallraven.com/

記者:黎婉婷
攝影:張志孟
編輯:施明慧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