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7年12月11日

【專題籽】仆崩鼻險毀容冇有怕 90後港女心願踩板踩到老

【文化籽:九十後話】
踩板港女的自白:「點解其他國家嘅女仔得,我哋就唔得?」「港女做甚麼都錯?港女做甚麼都不用心去做。」潘梓穎(阿芷)這樣形容香港女生。「港女」 、「90後」,兩個本屬中性的界別稱呼,近年都成了貶義詞。阿芷就是集這兩個身份於一身的典型香港女孩。閒時活動?踩板。

踩板,是極限運動的一種。最為人熟悉的是skateboard(滑板),在U型滑板場上做出各樣高難度動作,是挑戰自己的創舉,以男士獨領風騷,近年卻多了女士踩板,還穿上短裙在滑板上隨意起舞,是skateboard的變種嗎?其實這就是longboard(長板)。Longboard風潮在外國流行已久。為何近兩年才在香港興起?似乎要歸功於韓國「長板女神」高孝周。高孝周由YouTube踩到上電視拍廣告,當然成為不少女生的學習對象,迅速把longboard發揚光大。在香港,平時不做運動的女生都開始拿起長板,卻沒有換來高孝周所擁有的掌聲。

旁人鄙視家人反對 堅持用心踩

阿芷就是一個換來噓聲的「港女」。你以為拿起長板走在街上能換優越感?並沒有。更多的是旁人的鄙視目光。「沒甚麼,他們覺得我抄襲韓妹!我知我肥,沒有長腿,但我只是想踩板。」如果換上一個真韓妹,鄙視目光便頓時變成讚嘆目光。香港人常把支持本土掛在嘴邊,那本土人呢?似乎沒有。到底錯的是手上的longboard,還是她本人?「我踩咗兩年,我依家都唔知。」阿芷說:「港女做甚麼都錯?港女只是做甚麼都不用心去做。」阿芷這樣形容香港女生。近年的確看過很多女生,花數千元買一塊longboard,不踩,只拍照。「拍照讓人知道你有塊longboard,跟拍片與大家分享你有甚麼突破,是兩碼子的事。」所以,難怪有人對踩longboard的女生特別鄙視。問題不是出在longboard身上,而是出在踩longboard的人身上。對於這個現象,她不想評論,只能慨嘆:「踩板,要跌要痛,不是只有嘻嘻哈哈,用心踩的人,真的非常用心。有些事情,為何其他國家的女生做得到,我們就做不到?其實香港女生一樣可以的。」
反叛,就是踩滑板的形象?她不反對。踩了板兩年,家人依然堅決反對,怕她粗魯,怕她受傷,最怕就是她學壞。「踩板都有好人,圖書館都有壞人,怎樣避?最後都是看你自己。」學壞能看自己,那麼受傷呢?兩年前第一次踩板,已跌到鼻下留了疤,最嚴重的是三個月前,跌到左邊面骨骨折。當時痛得撕心裂肺,不敢告訴家人,醫院也是自己一個人去的。在急症室幫自己止鼻血等醫生,醫生說不至毀容,但之後吃了整整一個月粥水。談到毀容,一個二十出頭的女孩子,不怕嗎?「毀容?又如何?由它吧。我怕斷腳,斷腳踩不了板。」
當初踩板,因為一套名為《Endless Roads》的微電影,一班女生駕着露營車到處踩,用longboard踩過每個想要到達的地方。「她們不是韓妹,是一班『好索的鬼妹』。」她笑說。雖然自己不是「好索的鬼妹」,只是「好肥的港女」;雖然在香港不用駕露營車,只須乘地鐵,她亦想踩着longboard,用相機記錄低香港每個地方,一個真正屬於「港女」的地方。「我想在添馬艦踩板,但不可能。」

想踩遍港九 板仔板女常被驅趕

香港街頭,行李箱的輪子很多。滑板?只能到處躲藏。尖沙嘴、天星碼頭、中環,這些最能代表香港的地方,通通不能踩板。被管理員驅趕,基本上是「板仔板女」的日常事。「我們不是想挑戰那個地方,只想簡簡單單地踩板,奈何它有這個規限,我們只有屢敗屢試,屢試屢敗地踩。」
夢想本無分貴賤,無論遠大或微小,份量依然。她說:「踩到老都仲有得踩已經是我心願,我人生,沒甚麼比踩板更重要,沒甚麼比踩板更令我開心。」也許旁人看來她一事無成、浪費人生;但在阿芷心中,每天活得自在、樂在其中,就是對自己負上了最大責任。高孝周曾經說:「就算做自己喜歡的事,也是可以生活下來的。」這句話簡單而響亮。在這個充滿壓力及重擔的社會,實在非常受用。

採訪:文雯
攝影:黃健峰@Fixer Production
編輯:陳慧玲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