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8年01月20日

【詠物誌】大隱隱於街市的孤獨之吻

【文化籽:詠物誌】
作為「無飯主婦」,逛街市屬於歷奇活動,在肉檔看見一個被劈開兩邊的生豬頭,猛地想起對我衝擊極大的病態攝影師Joel-Peter Witkin,及其賴以成名的話題作品《Kiss》。早陣子Damien Hirst在香港開個展,其動物標本作品再度引起爭議,其實談重口味藝術,Witkin認第二邊個敢認第一?

相關新聞:【文化籽】本土紀實攝影師 道盡回歸前眾生相

現年78歲的Witkin回憶6歲時,與母親在往教堂的路上目睹了車禍,眼見一位小女孩的頭顱被切斷滾到他的腳跟前,那是對死亡的初體驗,之後他當過越戰攝影師,切身經歷最殘酷的生死時刻。及後,他開始拍攝屍體、探索暴力、死亡和病態,用其慣用的monotone、西方古典繪畫的構圖,以人體殘肢配搭唯美的佈置,拍攝出甚有宗教氣氛的作品。
當然他也有拍在生的人,但大都是外形或內心殘缺的邊緣人,例如陰陽人、侏儒、駝背、連體嬰、毛孩等等,把他們變成神話故事的主角,Witkin稱他們為具有「肉體的奇蹟」之人。「我希望我的照片,能夠像一個人死前看到或記得的最後影像一樣震撼。」視西方繪畫之父Giotto為偶像的Witkin如是說。

一生人兩次的innocent時刻

Witkin也曾經抗拒抓拍已逝之人,那是他還未創作血腥作品之前。有關他的紀錄片《An Objective Eye》便記載,經常出入殮房的他有次在墨西哥的法證醫院冷冰冰的手術床上,看到一位不到20歲的美少女屍體,她的遺容是如此鮮活猶如在生,他彷彿還嗅到她的洗頭水淡香。醫生允許他拍照,但他覺得舉機對逝者不恭,他不忍心。後來,「innocent」一詞讓他轉念。「每個人一生有兩次完全innocent時刻,一次是剛出生,一次是死亡時。」大家爭相替初生之犢留倩影,為何不能替逝者也留記錄?
講番Witkin最具爭議作品《Kiss》,創作於1982年。驟眼看是一對孿生老人在接吻,其實那是一個割開兩邊的人頭,拼合時營造了接吻的假象。當時墨西哥的醫學院朋友借出這頭顱24小時讓Witkin拍照私藏。「當我打開見到人頭,我並不知道它被切開一半做醫學研究,我嘗試把兩邊頭合在一起時,他的嘴唇竟叠起來像接吻。」於是他拍了這幀經典照片,連累朋友被炒、自己也被醫學院列入黑名單,從此不讓他踏足半步。此作如今仍是Witkin最標誌性又最具爭議的作品,沒有之一。
許多觀眾和收藏家最初對Witkin「所作所為」極度反感,也有被他的影像震撼腦袋久久未能忘懷,最後忍不住成為他伯樂的。為Witkin寫過自傳的Eugenia Parry曾形容Witkin是精神革命家(Spiritual Reformer),因他的作品除引起外界眼目的震撼外,更會讓人自省。Parry嘗試解讀怪人Witkin:「他希望打開恐懼的入口,將光明帶進黑暗裏(brings light to that kind of darkness)。」
曾有記者問過Witkin重口味夠未?他回話:「賞心悅目的事情很易做,但就像用儍瓜機拍照,滿足不到我。我的作品趨向光明前,必先經過黑暗。」

撰文、攝影:鄭天儀
編輯:彭錦明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20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